第六章 同诛妖蛇
作者:易纵横      更新:2015-06-26 18:03      字数:0
  封剑冢中封印着一把剑,剑名斩情丝,是欧铸神铸造的,剑成之日,人莫近之百步,便铸造它的欧铸神也只得以身相殉。

  它在铸成的它台案上,待了数百年,直到天机和厉雪嫣建成封剑冢,它才远离人世,近千年的时间,封剑冢百步之内无人能近!

  四十一年之前,从惊魂谷回来的孤月一步一步的走向封剑冢,这个天剑门传说中最神秘的,也是最恐惧的地方!百米的距离他用了两个时辰,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进入禁地,生死不知!

  四十一年后的今天,柳风痕因挚爱献身于此,再次独任其难,孤身前往封剑冢!

  天机峰,寒月望着封剑冢,似乎又看到当年的景象,一个人,一步步的走向死亡,浑身是血,一步三停,他重重的叹口气,抓起郭斐诗,驾剑前往。

  他这一动,余人纷纷仿效,一时间,本就热闹的天机峰,变得冷冷清清!便带来的弟子,也多被各自的师兄带走!

  本是诛除狰麟的,现在却集中赶往封剑冢!现在的天机峰,只剩下天机峰的几个弟子和繁星!

  紫清峰,赏雪台,尽管现在无雪可赏,闵紫竹还是待在那台上,她忽然感觉一阵悸动,原本紧闭的眸子也猛的睁开,望向封剑冢方向,并仔细的感应,那抹悸动却再也没有出现!

  她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放下,继续在那台上打坐!

  寒月望着下面的封剑冢,那里有一条明显的血迹,延续不过三十米,却没有柳风痕的影子,他回首,却没有发现繁星,倒是看到可道望向封剑冢,目中流露出一抹伤痛之色。他缓缓的靠近封剑冢,每一步都走的异常艰难,最终在百步处停下,似乎已经没有勇气再走近一步。

  方晴浩也抬腿向前,她望着可道,没有丝毫犹豫的迈步踏近封剑冢的百米范围,在踏入的瞬间,她的面色惨白,一口鲜血喷出,再也不敢前进一步,迅速的退回,洁白的衣衫上已经血迹斑斑!

  葛梦翔等首座面色也是一片惨白,可道则不由的倒退三步,寒月却向没事人一样,踏进封剑冢百米的范围,并前进了十来米,他那一身饱粘酒痕的青衫才有点点血红,一个瞬步,寒月又回到原点!

  可道看着他,眸子中寒光隐隐!“不愧是天门三雄寒星中的寒月,你什么时候突破玉清了?”寒月见他目光不善冷冷的道:“六年前,繁星、柳风痕和我先后突破、一月前我又突破太清初境!而在四十一年前,大哥孤月就已经突破太清后境!”

  可道喃喃道:“他说的都是真的了?他还没有死,我师傅当初真的是传位给你了!”

  寒月初始不语,半晌道:“当年若是我和繁星中任何一人接替掌门之位,都不可能比你做的更好,可惜近来你似乎私心太重,希望你能改下!天机峰那里还有只狰麟没有解决,我去那里了!”众人看着封剑冢,纷纷摇头,驾剑再次回转天机峰!

  寒竹林,申不辱等在外面,繁星和宁捭阖在林内,繁星看着宁捭阖:“你的修为怎么还是在炼体?难道易多闻那个傻瓜真的不会教徒弟!”

  宁捭阖摇头道:“大师傅,师傅很用心的在教我,可能是我太笨,没有领悟吧!”

  繁星问道:“炼筋的功法你说在什么地方你不懂,我来给你解释!”

  宁捭阖一怔,良久才答:“炼筋的功法和炼体的不一样吗?可师傅他只告诉我炼体的功法啊!”

  繁星气愤的骂了易多闻好久,又把筑基的功法全部告诉宁捭阖,并把御物和道的功法也传给他!才对他说:“我们去见寒竹王!”

  宁捭阖把他带到寒竹王的旁边,繁星看着寒竹王,缓缓的敲着竹身,用沙哑的声音道:“狰麟,狰麟,听见我言,速速离开,他们要杀你!”

  寒竹王内伸出一个怪怪的脑袋,大如斗,人面有角,后面是墨绿色的毛发,从毛发的空隙中,可看到一片片闪光的鳞片!

  看它的面,明显是雌的!

  繁星看着它:“四十一年之前,大哥进入封剑冢,再也没有出来,我们昔年之约,便由我来告知,你本食荤素同食,更爱荤腥,却甘愿在这寒竹林中食寒竹之笋,又将本身寒气兹养寒竹林,使得寒竹日益茂盛!我不忍杀你,速速离开吧!”

  那狰麟似是不舍,又好似有难处,繁星方欲再次劝说,那狰麟却从寒竹王中衔起八只幼兽,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繁星!

  繁星也看着它,点头,那狰麟似是懂得了繁星的意思,再次从寒竹王中衔出一只幼兽,那幼兽全部衔出交给繁星后,狰麟的眼睛望向远方,再次进入寒竹王的体内,繁星望着九只幼兽,重重的叹了口气!也不知他是怎么弄的,晃眼便把九只幼兽都装进笼子。

  而后迟疑片刻,从笼子中拿出一只幼兽,交给宁捭阖,他并没有多言!宁捭阖也无多语,繁星将他带回天机峰,又转身自去!

  寒竹林,申不辱等等的正焦急,忽见师傅和众师伯师叔联袂而来,慌忙迎上前,被问两句,便在一边去了!

  可道望着众人,缓缓道:“狰麟厉害,我们布八面锦兜金锁阵,东方我自担任,西方梦翔,南方无真,北方是个重要位置。”他看着寒月,发现寒月并没有接手打算!略一沉吟,便将北方交给花成荫,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分别由邢风流、方晴浩、南得好、易多闻把守!这才小心翼翼的由八方向寒竹林迈进!

  天机峰,八号院,宁捭阖看着繁星给他的那只幼兽,脸上露出一丝惊异,这只幼兽长的非常奇怪,它有十六只脚,浑身有着淡淡的白毛!一双眼睛注视着宁捭阖,没有丝毫的害怕。

  它的面相有些像狗,前四条腿却像猫,个头也不大,跟成年的猫差不多!现在它的前四条腿上的爪子紧紧的搭在宁捭阖身上,好像认准了宁捭阖的主人身份!又好像找到了一个安全的睡觉场所!

  寒竹林,八人缓缓的靠近寒竹王,一股阴寒的气息扑来,可道忙道:“注意,妖物要现世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颗大头从寒竹王的身腹中伸出来,它的面相有若生人,典型的绝世佳人,柳叶眉,桃花眼,玲珑鼻子,樱桃小口,更兼面色粉白!便修道数百年的邢风流也略为之色夺,但那美人的叫声,却是明显的蛇鸣!

  一向从容的葛梦翔,面色也在这一刻巨变,寒竹王的阴寒之力,便他们也不敢轻易触动,那美女张开樱桃小口,似若蛇信的舌头发出淡淡的黄雾!便在这一刻,寒月忽地叫道:“千年缥缈美人蟒!”听闻此言,围着那美人的八人面色显得异常震惊,一时间几乎呆了!

  蛇鸣依旧在持续,八方锦兜金锁阵也在缓缓的收缩!外面的申不辱却尖叫起来,虚空中的八人听闻叫声,不由的望向下方,一时间呆住。

  下方不知何时,布满了蛇,各种各样的都有,两头无尾的,三头一尾的,头戴鸡冠的,尾呈剪刀的,红色的,黑色的,紫色的,白色的,色彩灿烂的,总之,只要是蛇,无不应有尽有!

  它们俱向那条千年缥缈美人蟒驶去,在百米外就不在前进,而是从中央分开,整齐的摆在两边,露出一条宽五十余米的中间通道,而那条千年缥缈美人蟒依旧在鸣叫!这次鸣叫的声音更加凄厉,也更加持久!可道等八人也被这异景吸引,暂时忘记诛妖!

  寒月望着他们,却也没有提醒!最后还是纪韵道:“再不下手,难道还要等它召唤更多的同伴来增重我们的杀业么。”八方锦兜金锁阵的八位主持人正欲下手,却听一人道:“时机没到,不可出手!”看时,却是繁星,他话说完,却不解释!

  千年缥缈美人蟒的刺耳鸣叫声终于停止,它的头颅也向前窜出数尺。便在此时,四条蛇迅速的游到了千年缥缈美人蟒附近。

  这四条蛇的形态却是非常怪异,第一条身形巨大,九头六尾,背部还长着两对翅膀;第二条异常之小,长仅尺余,色彩异常之绚丽;三四条体型并不巨大,当然也不会小,一条无目,另一条却有四腿,这四条蛇到了那条千年缥缈美人蟒身边,便蛇鸣起来。

  片刻之后,第三四两条蛇便分左右衔住千年缥缈美人蟒的左右,而千年缥缈美人蟒则将头缠在第一条蛇的六条尾巴上,那条最小的蛇也在小心的舔着千年缥缈美人蟒的额头,在五蛇的共同用力下,千年缥缈美人蟒的全身真面目终于出现在视野中!

  身长近十丈,粗半丈!浑身皆有鳞甲包没!它一爬出来,一股浓郁的腥臭气息熏的人欲呕!便可道也受到影响!

  千年缥缈美人蟒望着空中的数十人,伸出它的蛇信,喷出一股浓浓的毒液,繁星不知从何处弄来一个白玉瓶子,指了指空中的毒液,一道纤细的光华绕着那毒液环绕一圈,没入瓶中不见,那千年缥缈美人蟒见毒液被人夺取,想是怒极,惜敌人在空中,便又长鸣一声,那条九头六尾的蛇直冲上空,似是要把敌人碎尸万断。

  繁星见冲向自己,驾剑冲入八方锦兜金锁阵!因知道阵法妙用,闪、转、腾、挪、避开重重杀机,那蛇终是寻常,在阵中更是惨鸣连连,不一会便被分成数段,坠落在锦兜之上,而那千年缥缈美人蟒则在这诛蛇的过程中,在另外三蛇的帮助下,将身上的鳞甲褪下。

  寒月和繁星见状,忙令下手,一时间光华乱闪,千年缥缈美人蟒哀鸣几声,血液四处飞溅,它见不是路,便望寒竹王所在爬去,可道等八人的八方锦兜金锁阵忙罩将下去,那千年缥缈美人蟒果然厉害,左右晃动,时上时下,更口中喷出数道毒气,竟然抵住八人的宝剑光华,竟似尚没用尽全力,不过片时,舍弃了一截尾巴,居然从八方锦兜金锁阵中逃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