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纪清走了,我独自站在廊下,日头渐渐西沉,满目苍凉,我不明白我这一生到底做过些什么。以前很明确的目标,现在忽然倒塌得无声无息。一心想成就六爷的霸业,如今自己却成了首要的一个麻烦;为了燕巧,为了再见六爷,我努力活着,不放一丝一毫的机会,可如今,六爷受着非议,燕巧,却……她可会记得有一个我,五岁与她初识,嬉戏玩耍,自入师门,开启蒙学?她可还会记得,她曾烧过碗碗好菜,只为招待两拉挚友?她可还会记得,我重伤之际,她在床畔一眼不阖的十日之守?她可还记得涸辙双鱼,何以犹欢?

  或许,她活着,这个本身就是一句承诺吧……她忘记了所有都不要紧,只要她还能记得这个。时至今日,我已很难去感受当初那种绝望的悲哀了,心思很沉潜,乍惊乍喜之后的茫然,让人连愤怒与哀伤都一起茫然。是不是,求得越少,一切就容易被成全呢?

  一连三日,六爷都被朝臣给缠住,议的是自立的事宜。远逃蛮地的胤王如何了,我已不想去知道。第三日,六爷有事去神都府尹。纪清将我悄悄接到西郊一所别业,我一愣,修月居然已接到了这里?那为什么不入都呢?张烟她……

  “姜夫人自从那事之后,一直被拘禁着,十日前,她就已到了这儿。”纪清解释。

  拘禁?是为了消息不会透露出来吧?我走到院门前,这儿背山傍水,若要长久地住下去,也不失为一个好地方。

  “夫人请尽快。”

  我点头,推开门,依旧是往日藏秋园里的几个丫鬟仆役,很安分也很规矩地干着各自的活,倒并不见世态炎凉的难堪。

  “啊,平……平……”

  “她在么?”

  “在,在,夫人就在主屋里,我去……”丫鬟急着要前去通报,被我拦下。

  “不必了,我……我和她说会儿话就走。”

  “请。”

  我推开主屋的门,迎面便是一股沉闷而阴暗的气息,修月就坐在最沉闷而阴暗的那个角落,日光因门的打开而投射进来,照亮了一方天地。她抬起头,目光颓废却未茫然,她依旧是坚定而理智的。

  “他居然没瞒过你?”

  我走过去在一边坐下。

  “你又是来讨个说法的?”她吃吃地笑起来,带着一种嘲弄。

  “……我是来辞行的……今后的路你自己看着走吧。”

  她一愣,眼神有一瞬地涣散,“要走么?想不到你终究……早知你会如此,我何必这么煞费苦心!”

  “六爷会看重闳儿的,你不必再费苦心。”

  “是啊,为了闳儿。我什么都不要了。”她突然眼露精光地直朝我射来,“你对虞靖的死还有疑惑吧?呵呵,那是我做的,帮她查谌鹊,其实当时我已和谌鹊有了密计。二者谁死了都对我有好处……还有燕巧,她居然什么都知道,当初甚至还想拦住谌鹊的计划,我怎么可以让她知道这些与闳儿有牵扯呢?是不是?……怎么样?你听了有什么触动没有?”她恶毒地看着我,刻意展露着自己的阴狠与毒辣。

  我闭上眼,她何苦如此?“我走了。”站起身,我朝外走,一时竟分不清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到底还能想什么!走出主屋,外面却突响一阵马蹄声,院门随即被推开。

  我迎上六爷盈满怒气的眼,无语上前,任六爷一把扣住我的手臂,上马。

  一路上,我与他都没有说话,或许他也看到了结局吧?身子被他箍得死紧,那么紧,却是欲留无计。

  回到‘御风阁’,他立即调来了一批侍卫,不准任何人进来。

  “让我走吧……”

  “不许说!”他一手掩住我的口,“我可以的!为什么你总是不信我!”

  我轻轻拉下他的手,握在手上交叉绕住,感觉着温润中因长年征战而磨砺出来的粗糙,“你想说服我,还是想说服自己?”

  他一噎。

  “并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不相信自己。我们心中都有一样东西,比之情爱更为重要。我是,你更是。离由聚起,聚即离生。舍,其实是必然……”

  “不是。平澜,其实还可以……”

  我眉一拧,截住他的话,“别说!我不想听这样的话由你来说出口。谁都可以这么说,你不可以!”

  他沉默,只是将我揽入怀中,抱得很紧,紧到仿佛没有一丝放开的意思。我的脸靠在他的胸前,真的想就这么永远,但我与他,都有太多太多的负担,不能放下,也无从放下。

  三天了,屋子外面的侍卫没有退下的迹象,我叹气,他到底还在挣扎着什么呢?门忽然轻轻敲响,我打开,是宣霁。

  心中一黯,难道,除了死和入后宫,天下就那么容不得我?

  “平澜姑娘。”

  他如旧的称呼让人倍感亲切,但,“宣先生也当起了说客?”

  他微微苦笑,“姑娘真的不能留在六爷身边么?入宫……其实……也不是那么不能忍受……只是不立后……”

  我听着他艰涩地说着,淡淡一笑,“宣先生也乐见其成?”立不立后根本不在我的眼中心上,可是入了宫,我只是作为帝王的一个后妃留在他身边。只怕即使是这一点,也有着诸多附加条件吧?有骂名,有妥协,还有严密得动辄得咎的防忌,不能再与外界的天地有任何瓜葛,只能每日在自己的屋子里等待他的临幸!呼吸蓦地一梗,“那是监禁!让我甚至连愿望都不能拥有!宣先生很乐见平澜成为那样的人么?平澜就应该这么无止境地委屈自己直到死吗?”

  他狠狠吸了口气,许久才叹了声,“姑娘还是逃吧……就趁一切还没定下来。一旦朝廷里议定,就算六爷肯放你,朝臣也不肯放过你。姑娘就走吧,我宣霁甘冒一死也会将姑娘安全送走,只是……”

  我感激地朝她揖了揖,“先生,我已有打算。我不会呆在任何有关儒辉消息的地方来给他添麻烦……这儿有封信,只请先生送去军中骠骑营里的校尉张炳即可,他会打理的。”

  宣霁微微一愣,随即一笑,“在下还真是来巧了。姑娘放心吧。”他接过信,小心收好,便告辞去了。

  十天,我花了十天写了一道奏疏,算是呈给六爷,呈给我心中一直深埋的夙愿--天下的最后一份心力。

  “……天道无亲,惟德是兴。今圣主初膺大宝,亿兆观德,实宜咸承圣志,修身以服天下,去奢从俭,亲忠远佞。居安思危,以当今之无事,行长久之恭俭。

  自古言道:足食足兵,民信之矣。今戎机初息,国用未殷。士马疲于甲胄,舟车倦于转输,百姓更是不得安生。今至河以北,人烟断绝,江雍之间,区泽荒地,茫茫千里。而干戈未尽,农桑俱废,鸡犬不闻。民生凋蔽,饥寒重切。圣主初定乾坤,应厚养民之生息,重农桑,减徭赋。与役不夺农时,取赋不掠民生。诚观四时,夏江南北,时有霖涝;华水沿岸,多有旱灾;两厢时而有涝,时而有旱,时而两灾并发,故应在各州郡多置仓廪,引丰年之余粮,以缓灾年之饥。伏望明君忧恤黎庶,与民休息。如此百姓安则乐其生,风俗淳化,易于施教化之政,上下同心,人皆响应,则物事繁华,民生兴旺,不疾而速。

  今之天下,民多苦于征伐,望圣主勤修仁政,以威德服夷,十年之内不可轻用兵事,再加黎庶之负。突利,凶蛮之族也。与其重兵来犯,妄动干戈,不若西和羌蒙,以为我朝外阻突利之藩篱。两国交好,也利于边地百姓安居乐业。望明君慎之。

  国之纲纪,首重廉吏。治民之道尤在选吏。圣主之令出,其政行,皆在良吏,故吏治一事,尤为重显。方今百姓疲于军旅,不可不安。于各州郡府吏,诚宜使当其人,黜陟分明,刑罚体中,贞直者进,以显王道教化之功。事关社稷营生,千秋帝业,不可不慎,善人所举,当信而任之,观其所长,择而用之。用之则当信之,切不可因一人毁而弃之,因一朝疑而远之,需详审其根源,万不可轻为臧否,使仕者寒心。诚应遍开州学,使左有才相,右有才吏,阃有才将,庠序有才士,陇有才民,廛有才工,衢有才商,市有才驵,薮泽有才益。然后,于中,选才拔能,使天下有志有才者得伸,共创盛业。

  圣政维新,朝纲大举,诚宜廓开雅道,使民声达于上听。‘屋漏在上,知之在下。’圣主当使言路大开,兼听而明,砥砺名节,不私与物,唯善是与,唯德是行,亲爱君子,疏斥小人,万不可矜功自大,弃德轻邦。

  平澜持身愚钝,驽莽有余,慎思不足。伏愿圣主立淳朴而抑浮华,贵忠良而贱邪佞,绝奢靡而崇俭约,重谷帛而轻珍奇。如此,陛下必当受用宝鼎,传之万代,布政天下,眙厥孙谋!”

  六爷,愿你为一代明君,谋福天下,那平澜此生也算志愿得偿了。

  这十天,六爷依然每天都来。快走了,让我分外珍惜这种温和平静的相处。他很累,我知道,为了即行的登基大典,也为了朝廷争议的我。看着他疲惫中清隽依然的眉眼,我不止一次地细细描摹,用心把他画在眼中,刻到心上。

  八月二十晚,戌正,就在六爷还在安元殿里议事的时候,‘御风阁’突起大火,所有人都赶去救火,整个禁宫乱成一团。我跟着一名小侍秘密地转出宫门,那里早有一驾马车,燕巧,正在等我。

  跨出宫门时,我不禁回头抬眼望了望那火光冲天的阁宇。

  “平沙落日寂寂,北地两载,相思无穷已。

  寒光朔月时,空忆陈迹。

  独立高岗,望断烽火,君音我心系。

  牵念离离,伴君左,直到狼烟息。

  言笑书房曾忆,谋运乾坤,君颜初时。

  盟誓处,情动静湖波漪。征战东南,军帐筹计。

  心伤桓河相依,水苑情契。

  纵别离,心亦深深记。

  八荒合一,四宇呈平,普天迎喜。

  江山始奉英主神器。

  失群雁,忍作秋扇终见弃?

  念君怀,未若解兰舟,再归去、漱流枕石。”

  终于要走了,我在心中低喃,六爷,旻持,此生珍重!

  不再迟疑,我快步跑到马车边,却猛地发现赶车人除了张炳,居然还有左梧。

  “左梧……”他已是别将之职,为什么,为什么还要……

  “姑娘,上车吧!左梧始终都以保护姑娘为责。”他坚定地朝我一笑。

  我点了下头,上车,车厢里,一盏油灯在马车行进的颠簸中摇晃,明明灭灭。燕巧趴在座位上睡得安静而恬淡,嘴角轻轻掀起,有种疲累历尽后终见轻快的舒适满足与明净。

  舒适满足与明净……燕巧,我们这一程,终于脱得了纷争了。

  我与燕巧四处游荡了三年,终于在乌州垅县住了下来。我本有丰财,宣霁又在车中塞了十万两。于是这一路,我们也没算吃什么苦。买下了一个山头,收了些流落无依的灾民,辟田种茶,植桑养蚕。我还在山上办了个学堂,延请当地的秀才,收一些孩子来开课。

  至于燕巧,她有一个后山头来侍侯那些奇花异草。我一直不很确定燕巧到底还记不记得我。当日,我告诉她,我叫吴波,她笑得轻快而熟稔,仿佛又回到了蒙乾镇,久违的笑。我忽然觉得,记不记得又有什么关系?现在的我们,其实就是一种遗忘。

  如今已是贞平十年了,张炳也成了家,左梧虽还独身,却多有良媒上门。

  而他,也早已成为晋朝的一国之君了。十年了,但四处放榜寻我的告示却时时换新,从不见正街头那布告栏上会有缺损。

  十年了呀,当初,他并未说我已死,反而是连着那道表疏与寻人榜一同昭示天下。也之所以,我与燕巧、张炳、左梧一行在头里三年一直转来转去。直到黄州知县自称找到了我,上折奏明准备将那大抵长得像我的女子送入神都,却又遭革职查办后,我才安下了心,在乌州垅县落下脚跟,从此安逸。如今依旧每月换新告示,却已无人再会找人了。

  现在想来,那一场岁月,我与他终是擦肩而过,我犹是我,他还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