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征战第二章薛仁宗
作者:九品恋      更新:2015-06-26 17:31      字数:0
  冬日的阳光给人的感觉很是舒服,不像夏日的酷暑炎炎,有的只是淡淡的余热。

  山丘之上,凉风吹过,覆盖着薄薄水晶的枯黄小草,仿佛大海中的一缕扁舟,随风摇摆。

  “呼呼……!”一声忽高忽低的鼾声传来,此时,在这覆盖着薄冰的草坪上,正有一位精瘦的身影躺在其中。

  时间悄然流过,原本一天之中最温暖的时候也是被一丝丝冰凉所替代。

  巨大的盆地之中,仍然是那番热闹景象,说说笑笑,姿态万千。你可以想象一下,五万人聚在一起是个怎样的场景,犹如煮沸的开水,或者说吵闹的‘蛤蟆坑’更为贴切吧。

  “我说,典哥!”坐在盆地中那并不算太陡的滑坡上,一位年轻小伙子转过头来,对着身旁的申典笑着说道。

  “嗯?”闻言,申典转头。

  “这门主说半个时辰后就出发,这可都过了一个时辰了,他怎么……”不等那年轻小伙子说完,便被申典的一个抬手动作,制止住了。

  “门主不像咱们,他所要操心的,比你们想的还要多的多,你们所挥霍的仅仅是那一身蛮劲!”说着,头不自主的向上瞟了一眼正在熟睡中的孙义:“而他,却是脑力、武力并用,何况加上近日接连奔波,我想,他也是累得够呛了吧!”

  似是对着那年轻小伙子说,又好像是在对着自己说,随后,申典便摇了摇头,微微一笑。

  “对了,小斤子,让兄弟们准备好家伙,咱们马上就要动身了!”眼角余光好像察觉到了什么,随后转头对‘小斤子’说道。

  后者听后,脸上逐渐的透露出了一抹狂喜,狠狠的答应了一声便是转头跑去。

  小斤子,原名武劲,为五行门内少有的实力干将。身材虽瘦,但是其爆发后凶猛的蛮劲却是连申典都不可小觑。一双看似没有什么邪恶的眼眸之中,却是透露着丝丝冰凉的杀意。

  深吸一口气,凉意瞬间侵遍全身,伸了个舒畅的懒腰,双手举过头顶,十指交叉,随着几声噼里啪啦的声响,便是把那几丝憋在胸中的浊气排除出去。

  盯着石头上那件略有破损的外衫,孙义心中淌过一丝暖流,随后便将他拾起,转身对着申典方向轻飘飘的扔了出去。

  后者单脚一点地,带着他那略有些微胖的身材,便是飞身跃了起来,一把将其拿下。

  “……”好像刚欲说什么,却是被一道晴天霹雳的声音盖了过去。

  “兄弟们大家准备好家伙,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最让我们兴奋的时刻马上就要到来了!”

  申典转头看去,只见武劲正挥舞手脚喊的津津有味,看这样子颇有一番抗日时期举兵抗议的意思。

  话音一落,接连不断的清脆声缓缓传来,下方漆黑人群,猛地将别在腰间的血红色开山刀抽了出来,刀把黑带缠身,刀身血红。

  数万人直直挺起身来,将开山刀举过头顶,借着微弱的阳光反射,印在开山刀身上的,一个个狰狞的脸颊此时却显得有些凝重。

  “踏平薛家堡……”一声震天怒喊,由盆地中心向外扩散,直冲云霄,回荡声久久不能停息。

  站在山丘顶端的孙义,看着眼下众人那跃跃欲试的眼神,他的心里得到了满足,脸上浮现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深吸一口气,然后单手一扬,大喊道:“出发!”

  顿时,黑压压的一片人群,从盆地中闪略蹦出,向着远方那片淡淡的雪地驶去……

  现在的时间也是丑时过半,太阳的温度逐渐的在减弱,地上的雪也渐渐的停止了融化。

  距离百里坡不到六公里左右一处地所,这里已经是临近都江边界的地方了,在这里伫立着一座规模庞大的城池,城池东北方向临海,之前也说过,都江是一座面积约为九千公里的巨大岛屿,而这座城池便是建立在这座岛屿的边界处。

  要说城池占地面积,容纳一百来万人应该不是问题。

  城池规模宏伟,正门三个大字‘薛家城’就足以震慑人心。薛家,这个名字在老百姓心中犹如如雷贯耳般,家喻户晓,薛家城原著居民多达数十万,而他们在这里生活的好像也不是很太平。

  薛家城的城主名为薛仁宗,是薛家有权有势的少爷,族中排行老七,故被人称为“七少爷”

  此时城池内一片喧闹,无有什么特别之处,小商小贩摆在街道两旁,叫喝声、吆喝声此起彼伏。

  薛家堡,乃是薛仁宗的府邸,府邸面积也不小,正门足以容纳四五人并排同行,枣红色的木门上,两个由某些特殊矿石所做成的门拉手,此时还有些余热,应该不久前有人碰过它。半腿多高的门槛足以证明一些东西,那就是没有实力、权利那就没资格踏进薛家堡。

  抬头高望,匾额上正是那闪闪发光的‘薛家堡’三个大字。

  门口两侧,两尊有些怒视的玉雕麒麟盘卧两侧,让的过往的行人有些心悸,再加上一旁那虎背熊腰的大汉,更是没有人想在这里多留片刻。

  穿过大门,内院四周有很多间并排的小屋,想来这应该是他们的住所,石质的花坛内,盛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花香四溢,闻着这股香味当真是有些留恋往返了。

  此时几个少女丫环在过道来回穿梭,手中拿着各式各样的工具,看她们的表情也知道,这家的少爷此时应该不是很爽。

  正堂门口两侧,两名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男子守在两旁,面目可憎,但脸上那一丝惊恐的表情,却掩盖不住他们内心的不安。

  偶尔屋内传来几道清脆声,都不由得让他们打了个寒颤。

  厅内。

  首入眼帘的便是两个隐隐颤抖的丫环,站在那里,她们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啪!”一尊青铜所制的小酒杯被摔得四分五裂。

  一张华丽奢侈的躺椅上,此时正有一人。

  说它奢侈,便是因为躺椅本身却是由黄金打造,而且椅身还绘有二龙戏珠的图样,这样一张躺椅与周围那些由红木所质的家具,却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躺椅摇曳两下,上面的人影猛地站起身来,一身白色衣袍附于其身,一双浓眉小眼,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有些阴险狡诈。

  此时见他有些怒气冲冲,眼角扫过跪伏在地的两名男子,怒声道:“千禧城和子阳城这两个老狐狸,让你们归降竟然不听,好,那就别怪我了,是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

  “去,传我命令,今日整军,明日我亲自带人将这两个城池一并拿下,宰了这两个老狐狸!”薛仁宗大手一挥,还颇有几分风范。

  “是!”两名手下颤颤巍巍答道,随后恭敬撤出大厅。

  “气死我了!这两个老狐狸,我要不让你们知道你薛爷爷我的厉害,我就不姓薛!”薛仁宗气喘吁吁的一屁股坐在躺椅上,顿时后者发出了一声轻不可闻的‘嘎吱’声。

  忽然,一只苍老的,却颇为白炽的手掌悄无声息的搭在了薛仁宗的肩上,正在气头上的他,心里正琢磨着怎么对付那两个老家伙,浑然没有戒备的他,当场被吓得一哆嗦。

  转头一看,一位身穿金色镶边,白色长袍的老者出现在面前,苍老的面颊有着一丝淡淡的皱纹,不过从他鼻腔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判断,断然不会像普通老人那般,体弱多病。相反的,却是给人一种很踏实的感觉,也许是久经沧桑的缘故吧。

  一指长的白须自然垂下,犹如冬日披上白霜的柳枝一般百折不挠。

  当看到来人时,薛仁宗顿时重重的呼了一口气,然后有些埋怨情绪说道:“我说白老,你想吓死我啊,正想着事那,冷不丁的来一下子!弄不好再给你吓死!”

  白老脸部抖动了一下,手指在白须上捋了捋,微微一笑:“七少爷,怎么,又有人惹你不高兴?”

  说着,白老对丫环等几位下人一挥手,示意他们退出去。

  感受着老人这般慈爱的笑容,每次都忍不住将一些事情告诉他,也许已经形成一种依赖,但是薛仁宗还是很乐意的。

  因为面前的老者仿佛自己的爷爷一般疼爱自己,要说他的真实身份,其实他是一名管家,额,应该说,以前是一名管家,而现在嘛……

  “还不是那两个老狐狸精?”薛仁宗脱口而出:“要他们归降与我,他们竟然不答应,哼,非要本少爷我亲自出马教训他们一顿,他们才会知道与我们之间的差距!”

  “那你的决定是?”白老沉默霎那,追问道。

  “明日我亲自带兵先示示威,若两个老东西还不肯归降,那我就铲除他们直接抢下城池!”略带怒气的声音从薛仁宗口中传来。

  “嗯,如若出不了什么岔子应该是没问题,明日我也与你前去,我会暗中保护你!”白老微笑说道。

  薛仁宗一愣,对于白老这般慈祥的关爱,似乎在他当上城主以后,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好吧,那便依白老吧!”薛仁宗听后虽有些诧异,但是想到白老的实力,尚还有一丝担忧的他,顿时将这想法抛出九霄云外。

  薛仁宗,薛家第七位少爷,故人称其为七少爷,为人阴险、狡诈,但是对于对自己好的人,他却格外有心,几年之前的几场战役便与孙义成为了死对头。

  很快,薛仁宗带兵大战子阳城与千禧城的消息便是小面积的传了开来,这里的小面积指的是一些部队高层,以及一些有权威的人士,老百姓自然是没有知情权的,如果他们也知道了,估计会引来不小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