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征战第一章蓄势待发
作者:九品恋      更新:2015-06-26 17:31      字数:0
  这是我第一次写书,也是我突然想当个作者,我想把自己想到的东西写下来,所以我也希望能有很多人支持,第一次写可能写的不会很理想,但是我会慢慢的进步的,并且不会让大家失望的,请多多支持……谢谢大家!!!!!!!

  序

  ‘嗖……’‘嗖……’两道惨白的光影急速闪过,紧接着便是听到了一位成熟女人惨叫的声音。

  “芸儿……”歇斯底里的叫喊声响彻天空,一位身材壮硕的精壮男人脸现惊恐,向着在他不远处的那位女子极速冲了过去,从他眼睛里泛着的一抹泪珠来看,那个女子对他的重要性定然不一般。

  “大哥,你快带嫂子走,快走……!”场面一片混乱,其中一位身着淡蓝色天袍,脸色凝重的男子低声吼叫着。

  忽然,一道幽黑幻影却是在精壮男人身前拦路冲出来…………

  “不,不要……!”壮硕男子表情僵硬,奋力的大吼一声。

  第一卷征战第一章蓄势待发

  “不,不要……!”嘴中随意呼喊的少年猛地从床榻上坐了起来,眼瞳中闪烁着一抹惊恐之色,大口喘着粗气,手中死死的攥住胸前的一个项链。渐渐的,他冷静了下来,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后背以及被褥全部被他的汗水浸湿了。

  少年将被褥踹开一边,缓缓下床来到窗边,支起窗户,瞬间凉风习习,鱼贯涌尽了这温暖的卧室。

  深吸了一口凉气,情绪也逐渐冷静了下来,抬头望月,一轮美轮美奂的皎月正挂在其中,仿佛在众星捧月般的环境里显示它的尊贵与高雅。

  “又是这个梦,十几年来,几乎每一夜,这个梦都会伴随着我,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少年低头看了一眼那微微泛着银光的物品,那是一颗类似于狼的牙齿所做成的项链,“牙齿”通体白色,没有一点污垢,但是仔细看去,它的背面好像有一个模糊的人头图案,若隐若现,如果不仔细看,还真难发现。

  少年万般无奈,多年来,几乎每一夜他都会梦到一名美丽女子,被一位尖嘴猴腮的男人杀死。这些人到底是谁,与自己又有着怎样的关系,却是不得而知。

  但他知道的仅仅是这颗狼牙项链,因为这个也许是解开自己身世之谜的唯一要物。

  ————————————

  都江,位于人界天都岛的左半边,也就是西边。其陆地面积约达九千公里左右,周边临海,仿佛一座水上巨城。

  深冬之时,大雪纷飞,漫山遍野的雪白色,仿佛为这连绵不绝的小山披上了一层银沙。

  百里坡,位于都江的极东之地,顾名思义,少说面积也有数百里。

  在一片凹凸起伏的小山丘上,一位精瘦少年盘膝坐在一块山丘凸起的大石上,雪银色的头发不长却过耳,淡淡的流海下,一双出鞘的剑眉却是微微颤抖了一下,旋即,附着在上面的小雪花飘落下来。

  淡淡的牟子轻不可视的动了动,一双透着坚定,睿智的精芒爆闪而出。胸部与手臂上那精致的肌肉线条宛如雕刻一般,棱角分明,俊俏的脸庞上此时露出了一抹莫名意味的微笑。

  不知怎的,这般肌肉线条与他那俊俏的脸庞搭配起来却是有种说不出的异样美感。

  雪后的天气及其寒冷,那刺骨的寒风吹在身上犹如夹杂着刀片的绒毛一般,又疼又痒。但是眼前这位身材精瘦的少年却是只穿了一件无袖背心,看他的表情好像更是没有半分痛苦,想想也应该不是普通人,怎说也得是个练家子。

  “哥!”一道中低音的口吻缓缓传来,精瘦少年转头对着来人微微一笑。

  来人身高与那少年不分高低,微胖的身材和那一双透着老练、成熟的眼神,完美的掩盖了他的真实年龄,总体来说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不过要说其身上有什么特别之处,那便是他那一头朝气蓬勃的火红色短发,仿佛一团熊熊烈火般象征着他本人的热血与激情。

  抬头望天,少年微眯着眼。

  冬日的太阳仿佛一团即将燃烧完毕的火种一般,虽说不会像夏日那般烈火熊熊,但其也是竭尽全力的透发着那好似剩余不多的热量。

  “怎么?心急了?”俊俏少年偏过头来微笑道。

  “哥,咱们什么时候动身啊?”来人咧嘴一笑,暗中无奈,自己的每一点想法好像都逃不出眼前少年的慧眼。

  “距离薛家堡还有多远的路程?”少年沉默片刻,旋即问道。

  “还有不到五公里的路程,如果现在启程,估计到了也得午时左右!!”微胖少年掰着手指愣了愣方才答道。

  “嗯!”少年点点头,而后说道:“时间还早,让兄弟们都先休息休息,趁着这几日许久未见的阳光好好充裕一下体力,半个时辰后再出发!!”

  “嗯,好!!”微胖少年看了他一眼,眼里闪过一抹失望,然后点了点头便抬步离开。后者则是再度闭上牟子沉思起来。

  前者走进的是一块向地下凹进去的巨大盆地,盆地大的让你难以想象,一眼望去竟然都看不到尽头,四周微微耸起的小丘仿佛一座座连绵不断的大山一般,将中间的一些人团团围在其中。

  他来到了盆地中央,顿了顿脚步,四下环顾一圈,心里忍不住的蹦出一抹无名的热血,拳头也是紧紧的握在一起,暗道:“无论如何我也要同大哥完成我们共同的梦想!”

  “典哥说话啊,想什么那?”一道急切的声音响起,方才打断了他的幻想。

  “门主说了,近日赶路奔波,故借此机会让大家好好休息一番,补充体力,待半个时辰之后方可出发!!趁现在养足精神,今晚我们就把薛家打的屁滚尿流,你们说好不好?”被称之为‘典哥’的少年没有单一回答那人,而是鼓足气力,直至脸憋得通红之后方才发出一连串犹如狼嚎一般的声响。

  ‘哗……’

  “好……”“好……”“好……”

  此话一出,刚刚还安静无比的巨大盆地中,此时沸腾的仿佛将你置身于一个最繁忙、最火爆的菜市场一样,顿时像炸开了锅一般,一些在远处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人,也是连同着一块起哄嘶吼起来,整齐的声音震耳欲聋,直冲云霄,并且还有着节节高升之势。

  置身其中的‘典哥’好像也有些被惊呆了,脸色难看的暗自后悔道“没想到五万人的声势居然这般浩大,早知道我就站在上面宣布了,倒霉!”

  巨大盆地中或蹲、或躺、或休息、或聊天的人群足足五万之多,那场面将是何等壮观?

  看到每一位青年甚至少年脸上的激情,盘坐在凸石上的少年点点头,微微一笑。

  一脸清秀的精瘦少年,孙义,五行门创始人,性格冷静、机智,并且还附有人心最深处的本性,善良。他自幼便是一名无人看管的孤儿,后来被一对心地善良的老夫妇拾起,并且抚养长大,在遭遇一段悲惨的事故以后,他便决心成为一名强者,今年十九岁。

  ‘典哥’灰溜溜的跑到山丘之上,望着眼下数万人的热血激情,以及蓄势待发的凶猛战意,也是不由点点头,咧嘴一笑。

  ‘典哥’原名申典,性格开朗、幽默、火爆的性子中却不失冷静。申典与孙义是儿时玩伴,在五六岁那年同他一样经历了一场悲惨事故以后,共同流浪,随后便与孙义拜把子,结为异性兄弟,如今是五行门的火堂堂主。

  “哈哈,来吧来吧,好好干他一场!!”

  “薛家堡,哼,让我们来踏平你吧……”

  一声声宣泄自己气势的吼声缓缓自盆地内传出,悠悠的回荡在山丘之间。

  抬头望天,碧蓝的天空除了那散发着淡淡炽热的火球外,便是一片连绵成毯的柔软白云。

  感受着身边吹来的,微微刺骨的凉风,孙义缓缓的吸了一口凉气,瞬间便感到口腔清凉了许多,人也清爽了起来。

  手掌撑在巨石之上,身体一撑,顿时手臂犹如蚯蚓一般的青筋紧紧绷直起来,仿佛要破皮而出一般,随后一个凌空翻越便是缓缓落在地面。

  感受着略微暗黄的草地带来的柔软质感,和那丝丝清凉的小雪珠,孙义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双手架在后脑处,缓缓的躺在了地上,双眼一闭,脑海中摒弃了周边的喧杂与吵闹,整个人犹如漂浮在海面一般,宁静安逸,能够听到的,仅仅是那不断吹来的轻微风声,和那偶尔间响彻天际的鹰鸣……

  这种安逸的感觉好像很久没有在孙义身上产生过了,此时的他,完全放松了下来,全身的肌肉也进入了休眠状态,贪婪的侵蚀着阳光给予他的能量。一张清秀的脸庞始终浮现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想来,他此时的心情应该很是不错。

  就这般状态下,渐渐的,竟然是泛起了一丝呼噜声向,呼噜声持续了不到片刻,便是有一位人影走近过来,在阳光的照射下,漆黑的影子正巧映在了孙义那睡意香甜的脸庞上。

  人影脱下身体上那件单薄外衫,缓缓的将其盖在孙义身上,随后才缓缓起身跑向人群中,看那一头火红的短发,赫然便是孙义的结拜兄弟,申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