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穿越者的必经之地
作者:雨小悠      更新:2015-06-26 17:51      字数:0
  还好老爷没听见,不然想必是只罚小姐抄《女诫》这一本书了吧,还好没听见,小丫吐了口气。

  “你觉得,我这样也是错的吗?只是《女诫》我真的抄不下去。”其实这几天如果不是自己非要找那个太子理论,丞相老爹也不会一怒之下关自己禁闭了吧,那小丫也不会被连累到,苏璃儿垂眸的轻语:“抱歉。”

  看着内疚无比的苏璃儿,小丫正要开口安慰却被窗外的声音打断。类似是石子打在窗上的声音。

  现在府里除了留下来看家的家奴外就只剩自己和小姐,以前就听说过丞相府遭过盗窃,莫不是又有小偷了吧。她躲在苏璃儿背后颤颤巍巍的低声说:“小姐,莫不会有贼人吧?”

  “贼人,哈哈,大哥你别闹了,就不怕被人当小偷抓了。”苏璃儿无语的对着窗外的人影道。那人影不是别人,正是相府大公子苏衍。

  “哎,我说你这丫头怎么可以这么说你大哥我,你见过长的这么风流倜傥的小偷吗?”苏衍埋怨着,却还是老老实实的用钥匙把苏璃的门锁打开了。顺着屋内的灯光,他的样子一下子明亮起来,上好丝绸为衣服,上面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那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的佻达。下巴微微抬起,杏子形状的眼睛。

  小丫早时便听说大公子和四小姐从小关系最好果然不错,在那天小姐要去上告太子,老爷大怒,只有大少爷帮着小姐说话,四小姐才只是被罚了禁足。想到刚才误把大少爷当成来府里盗东西的小偷了,她霎时红了脸。

  苏衍坐在书桌前的一角椅子上为自己倒了杯茶笑直接开门见山道:“你何必要和太子过不去,最后还不是自讨苦吃?”

  “大哥,溪奴不见了,你知道吗。”苏璃儿有些无力,本来还想套套溪奴的话,但现在。

  “那又怎么样?”挑了挑眉,略有些不解。

  吸了一口气,苏璃儿对着目前似乎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我直觉得这一切的一切一定和那个太子有关,那个人冷血,小气,不懂得尊重人,不把人命看着眼里!”

  “咳咳。”苏衍一口茶呛在嘴了,太子的为人,他听说过也见过绝不是苏璃儿说的那样,即使在听闻云翘的死后,他觉得这背后一定有什么隐情。

  “四妹,我想你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溪奴我会派人去找,而这件事哥哥会给你查清楚的。”苏衍沉思片刻道。

  哼,误会?!这误会够深呀,苏璃儿对此说法很怀疑。不过颓废中的苏璃儿无意中瞄见苏衍手中的钥匙眼前一亮,有点得寸进尺。根据苏璃儿这些天的判断,大哥对她是很好的,和他说话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也许他们前世会是亲兄妹吧。“谢谢哥哥,如果你能救小妹出去就是天下最好的大哥了。”

  “你呀”苏衍手中的折扇在苏璃儿头上轻轻敲了下,带着几分宠溺:“说吧,除了皇宫你想去哪里玩。”

  “哥哥,我们就随便出去逛逛呗!”她拉过苏衍,往门外走去!

  “别打马虎眼,你到底想要去哪里啊?”

  “妓院啊!”苏璃儿本想吓吓对方,却被对方的一句话砸倒。

  “又去妓院!”苏衍扶额,开口道:“身体才好,就又开始天天去妓院,你不累啊!”

  “天天去?”苏璃儿看着苏衍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她怀疑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个身子的性别,她应该是个女的,没有错吧?

  “我-天-天-去妓院?”苏璃儿指着自己一字一语道。

  “是啊,有次还不是跟妓院一男人打架,最后每次打架还不是你老哥我当你的挡箭牌呀,我还想问你,你这次你怎么非要学别人骑马,还偷偷摸摸只带了云翘溪奴去马场,结果摔下马而晕厥,差点没把人给吓死!”

  苏衍这句话让风婧蓉一阵心虚,别告诉她,她这一穿越,不是附在死人身上,而是直接把别人的灵魂踹飞了,自己钻进来的啊!这也忒没道德了哇!

  不过,没办法,她也想回去呀!她耸耸肩。

  “哥哥,你不能因为我以前天天去,现在你就不让我去了!”她突然语重心长地对苏衍开口道。

  苏璃儿在心中打定注意了,本来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却有点小希望了,妓院是什么地方呀,妓院可是穿越者必经之地呀,这次趁着穿越的机会,还不去泡泡,多对不起自己穿越者的身份!

  而且,古代扮成男的,那些人不知道是视力有问题还是智商有问题,基本上都不会被发现!

  这么好的机会,怎能错过!

  “小姐你别丢下我一个人呀。”小丫望了眼身后漆黑一片的庭院,胆怯的往外苏璃儿苏衍离开的方向跑去。

  原来所谓的巧夕节和七夕很像呀,看着河中央一盏盏的许愿船和挂满街市的彩灯,真是太绚丽了。人山人海中,苏璃儿看看自己身上换上的男装对身后的小丫得瑟的笑了笑:“你家公子我是不是长的很俊呢。”

  她这个妹妹有时言行总是那么奇怪,一点没有深闺中待出格的女孩子的静默,也许以后谁娶了她怕有得头疼了,苏衍笑着摇摇头。

  “刚才听说今年在才学苑举行的比艺上,有位女子那个舞跳的叫一个绝呀。跟仙女下凡似的”一旁的一个路人赞叹道。

  “吹牛吧,你又没亲眼见着。”另一个人耻笑道。却被旁边的一个人打断:“不过天下第一舞姬之称的烟儿正要和她比试呢,咱们几个也去看看吧。”

  “你说的那个舞跳的很好的女人是不是穿冰蓝色水衫?”苏衍一脸惊讶的问道,眼中一闪而过的欣喜。

  “是呀,是呀,你怎么知道呀。”被拽着的那人满脸莫名其妙。

  “惜缘,她一定是我的惜缘。”苏衍有些失神的自语中松开了手,在那个连他都快忘记的记忆中,那刻在心中抹不掉的那抹笑颜。

  看着苏衍的背影,小丫苦笑不得的对着还在向河中放许愿船的四小姐“小姐小姐,我们还不快去追大少爷呀。”

  “你没听见路人们的话吗,老哥可能暗恋人家姑娘许久了,所以太激动了。”苏璃儿回想着刚才苏衍的表情推测道,不过后来她才知道,自己只是猜对了一半而已:“哪里可是咱们最不能去的地方了,熟人不少!要记得我们可是偷跑出来的,低调,低调ok?”

  才学苑是最去不得的地方,那里是每年巧夕节贵族们和学子们都会在此一比才艺的地方,而年年丞相都被推举为主席裁判的呀,如果现在被禁闭的女儿跑到他面前还一身男装打扮的出现在大厅广众之下?他会什么反应。所以苏璃儿的结论是:还是低调点去妓院瞧瞧吧。她刚才可是观察过了有家妓院很不错的样子。

  “真的要进去呀。”小丫看着销魂楼门口一个个穿着抹胸胭脂浓抹的女人和喝的醉醺醺男人,转头对苏璃儿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要不我们还是去放许愿船吧。”

  “不行,我可是好不容易来一趟的呀,这机会很妙漫的好不好。”

  老鸨眼尖的就看见苏璃儿身着不凡的衣料,一定是个富家公子。然后然姑娘们热情的招呼过去:“好俊俏的小公子,今天咱们销魂楼可是又来了一批美人。”

  苏璃儿的脚下丝毫不怠慢,因为她们一开始就是从妓院打完架回来,所以男装的打扮还没有换下来,也就不需要再做什么了!

  “小丫,你跟本小姐去嫖妓,你,你怎么能不带钱呢!这么被赶出来多丢人!”灰溜溜地从妓院里出来,苏璃儿喘了口气道。

  “平时不是都溪奴姐姐管钱么?”小丫气喘吁吁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丢人过,先不说被迫去妓院泡女人竟然没钱付账还被赶出来了!

  丢银也不能丢成这样啊!

  吃霸王餐还说得过去,这嫖霸王鸡说出去多丢人啊!

  “我不是失忆了嘛!”苏璃儿理直气壮地强词夺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