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温雅公子
作者:雨小悠      更新:2015-06-26 17:51      字数:0
  苏沐雪虽不得宠,总归也是名义上的二小姐嘛,而太子纵使身份不简单,也不至于不给府第主人的讥讽薄面的。

  于是他抬眼朝向苏璃儿看去,黑白分明的眸光中静若明渊,像一滩深不见底的黑洞,一转便能讲人吸进去。

  苏璃儿回视他的目光,微微一笑,这人她倒是听说了,太子穆子函,四岁名满天下。在雪白的宣纸上,工工整整的写一尺见方的大字。帝热情召见,把他抱在怀里喂水果吃。六岁时,有天穆宗帝陛下心血来潮,出了一个上联:螃蟹浑身甲胄。当时还是皇子的穆子函眼皮都不眨一下,脱口而出:蜘蛛满腹经纶。登时满场皆惊,穆宗帝当场拍案叫绝道。

  不过这人为何来到她这后院呢,苏璃儿朝他摊了摊手,无辜的笑笑:“管教不严。”

  “那惩罚好了。”他开口,声音混醇,似温厚却能察觉那份冷漠的冷,“杀了吧。”

  杀人是件很难的事吗?

  不,很简单。

  他一句话落下,手起,劲风如春风散尽。尽一瞬间,云翘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脸上因霎那的恐惧而扭曲,再无生命迹象。

  杀人,还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这看起来文雅如玉,温温润润的玉家公子没有想这么冷血。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一个人,现在却毫无生机的倒在冰冷的地上。周围的人都跪了下来,唯独苏璃儿依然站在那里,小丫拽了拽她的衣袖。“太子息怒。”

  “太子,云翘就算冒犯了您,又不是有意的,罪不至死,你怎么可以”手紧紧的握在衣袖中,压抑着的愤怒使声音带着几分颤抖。人命在他眼中算什么?蝼蚁吗?而脑海中还有一个声音在徘徊:这个封建专统的时代真是太危险了,我要回21世纪!-_-#

  棱角分明的脸庞在树荫下忽隐忽现,透着冷峻的目光让苏璃儿瞬间觉得温度下降到了零度以下。他带着几分不屑的语气:“苏璃儿,你也会有良心去在乎一个丫鬟死活?哼,罪不至死?她犯下的罪是一百条命也偿还不了。我听说那件事是你这个丫鬟出的注意,你不也是为了保住你嫡出的地位吗,那现在这结果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啥么?——大哥你话说的也太含糊了吧,苏璃儿真的不解的“你说的是那件事?还有你什么意思呀?”

  “哼!”太子穆子函眼中的不屑更深了一层,从一脸迷茫的苏璃儿身边走过时,在她的耳边薄唇轻启:“别让我再看见你,会脏了眼。”略有些暧昧的距离,苏璃儿甚至能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和他的眼睛不一样,因为他的眼里只有冷俊,当然貌似只有看见她时才有的冷峻。听见他的话后苏璃儿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种想打人的欲望了!

  “妹妹,先行别过。”始终在一旁没有言语的苏沐雪对着脸色白绿变化不断的苏璃儿行礼告别。然后不等对方回过神来回复,便款步姗姗随之离去。

  贝齿咬着朱唇,苏璃儿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你你个冷血的家伙,难道不知道对女生说这样的话很过分吗!还有本姑娘提醒你哟,半夜千万不要一个人走夜路哟,会被鬼讨命!过马路,看好车子,会被撞的!”最后几句话几乎可以称之为咬牙切齿。

  “小姐你还好吧。”虽然有些话听不懂但是她能感觉的到,四小姐很生气,非常的生气。

  “愣住干什么,还不快去禀报老爷。”苏璃儿扫了一眼依然跪在那里的仆人们,府中那个便宜老爹最大,这件事应该先告之他。“还有。”苏璃儿看了眼倒在地上的云翘,眼中一闪而过的同情和其他复杂的眼光,轻声道:“把她好好安葬了。”

  叹了口气,“小丫,你知道我以前个什么样的人吗?”苏璃儿有点木然的看着眼前忙乱一团的人问道。

  “这个(⊙o⊙)!,呵呵,奴溪姐姐不是告诉过小姐了吗,小姐您以前。”小丫低头紧张的数着地上的蚂蚁,如果蚂蚁能告诉我怎么回答就好了,天呀,四小姐为什么要问这么难为情的问题呀,忐忑不安的抬头看了眼苏璃儿,吸了口气了:“呃,小姐是好人。”

  “果然还是一样的说法,不过你们好像都没有说实话呀。”苏璃儿对于小丫的隐瞒也不生气,她歪着头眨了眨眼睛苦笑“我又不会怪你,如果你想跟着我,首先先让我信任你。”

  小丫一听,有些担忧染上眉头:“小姐你别赶我走呀,小丫是新来相爷府的,那时候就听说了一点点负面八卦,不过现在见到四小姐倒觉得也不像那种蛮不讲理的女子呀。”都是那个太子殿下,也许换作她,听见男子那样说自己还不羞愧的要死。

  拍了拍走神的小丫,苏璃儿摇摇头,笑道:“谁说我要赶你走,你可是第一个告诉我实情的人。”

  她倒是很想问问作为贴身丫鬟的溪奴到底瞒着自己些什么,她一定知道些什么。看着眼前残留一线的夕阳,风吹落数片飞叶。“走吧。”苏璃儿随手接着一片叶子然后丢在地上的尘埃上。也许以前的苏璃儿是个多么糟糕的人,还有,那个太子到底和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呢,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她就是21世纪的苏璃儿,宁愿当打不死的小强也不会退缩的苏璃儿。这一刻,苏璃儿决定了,她会努力的在穿越后活得潇洒自在,什么困难都不退缩,因为她依然是21世纪的苏璃儿。

  窗外的烟火明亮而又灿烂,仿佛繁星都要为之失色。此时万人空巷,不管贫富贵贱男女老少,只要你有时间就不容错过每年一度的巧夕节。但是现在偌大的丞相府只有四小姐苏璃儿的书房灯火通明着,她一身水绿色的印花锦缎旗袍,外一陇件银白色的兔毛风衣,头上简单的挽了个云髻,簪着支八宝翡翠菊钗,犹如朵浮云冉冉飘现。勾勒出她精致的脸廓,虽不是倾世绝美,但巧笑倩兮间,只觉玉面芙蓉,明眸生辉,也让人过目不忘。

  望着窗外的小丫一想到巧夕节不能去了还要陪小姐守法她就黯然失色的回过头来了,此时月光透过窗子照在站在书桌前认真的在渲纸写毛笔字的苏璃儿身上,龙飞凤舞的毛笔,认真的样子,颇有几分书法大师的风范。她右手执笔作休息状,左手持纸伸平远看,像是欣赏自己的书作。

  小丫露出几分欣喜,更确切的说是期盼:“小姐,你把《女戒》抄完了?“抄完就可以解除禁闭了。

  “那什么三从四德,七出之规真是让人太无语了!”无奈的耸耸肩,苏璃儿将说中的宣纸扔在了地上,淡淡的看着书桌上那本《女戒》伸了个懒腰说:“抱歉,女诫什么的,本姑娘没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