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穿越!
作者:雨小悠      更新:2015-06-26 17:51      字数:0
  “杨明,你给我站住!”苏璃儿在后面使劲的追着。

  就在前方不远处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在拼命的跑,对于苏璃儿的话耳充不闻。

  但女生的体力是有限的,这一路追过来已经让她快支撑不下去了。她和杨明交往快一年了,刚刚大学毕业双十年华的她为了找工作的事情而烦恼不堪,接受了好朋友的邀请到外地去爬山散心的,谁能想到回到男朋友租的小屋,本想弄个突然出现的惊喜逗逗男友,结果就看到两个光溜溜的身体,这可真是!真正的捉奸在床呀!

  呸!男人的意志力就这么点嘛?她不过是,拒绝了几次而已,用不用得着就这样精/虫上脑的趁着她不在就偷腥。

  人家兔子老兄都知道不吃窝边草呢!这家伙倒好,居然和隔壁家的女人勾搭上了,别以为她不知道,那个女人可是有老公的!

  男人都是大骗子,前天杨明还对她说这一辈子只会爱她一个人向她求婚呢,还信誓旦旦的发誓永远都不会变心,当时她差点感动得以身相许了,这才过了几天啊,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以前就有朋友提醒过她杨明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她完全没有平时的机灵样,傻傻的只相信杨明的话。

  看着前面的杨明越跑越远人,苏璃儿想起自己的手里还拿着旅游回来的纪念品玉石,愤怒的她立马举起玉石朝着对方的方向狠狠地扔了过去。

  咚!

  力道不对的苏璃儿打偏了,一个路人甲无辜中招。只可惜苏璃儿现在忙着讨伐负心汉,没有空去关心那位无辜的受害者,大不了等她修理完杨明再去赔礼道歉。

  一次打不中就来第二次,这次她的手中只剩下一个小玉石了,明显不够分量呀,弯腰抓起路边一块馒头大小的石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再次朝着花心的男友扔了过去。

  咚!正中目标。

  杨明踉跄了一下,摔倒在了地上,苏璃儿趁此机会赶了上去,二话不说劈头盖脸的就朝着杨明招呼了上去。这个时候刚才处于鸡肋状态装玉石的木盒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杨明这丫的皮太厚,用手打都嫌手疼,还是用木盒最顺手。

  “我叫你偷腥,我叫你偷腥,没良心的花心家伙!”苏璃儿觉得自己真是个笨蛋,居然被这个除了一张勉强过得去之外毫无优点可言的人耍得团团转。

  “疯女人,你这个疯女人!”杨明吃疼,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平时鬼马机灵讨人喜欢的苏璃儿发起火来居然这么凶。

  被揍得怒火中烧的杨明摸到刚才自己被砸中的石头,正要朝着苏璃儿的头狠狠的砸了上去。

  被揍得怒火中烧的杨明摸到刚才自己被砸中的石头,朝着苏璃儿的头狠狠的砸了上去。

  时间仿佛被静止了,苏璃儿和杨明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一滴带着体温的鲜血从苏璃儿的头上流了下来,划过她的脸颊,滴到了杨明的手上。

  “啊!我要宰了你!我敲死你敲死你,你个烂鱼木脑袋,敲死你!”苏璃儿觉得头有点晕,眼前有点花,两手无力,但是还是凭着自己的本能拼命的敲打着杨明的脑袋。

  额头上流下来的血越来越多,愤怒中的苏璃儿也顾不上擦,只是大中午的眼前的天却开始慢慢变黑,而自己的手好像变得越来越模糊,就像要消失一般

  再次睁开眼,眼前的一切谁能告诉她是不是在做梦呀,她不是因该正在教训那个劈腿的花心男友吗!突然想起来早上看新闻说中午有日全食呀,难道日全食还会让人出现幻觉吗?不是吧,第N次掐了下自己,好疼!

  “四小姐,该喝药了。”正在望着眼前榆木制的绣花屏风沉思的苏璃儿闻声抬头看向走进门的丫鬟云溪。

  “喝药?都说不喝了,我又没病喝什么药。”侧躺在床上的苏璃儿看着丫鬟托盘中那碗黑糊糊的中药汤,头都大了,她可不信喝喝这药水便能恢复记忆,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在这里生活的记忆呀!

  云溪的眼睛一下子便红了,跪在地上,哭泣道:“四小姐,呜呜如果您又要不喝药管家又会处罚云溪了。”

  苏璃儿惊讶的哦了一声,没想到呀,自己不喝药丫鬟还要被罚呀。不由自语:“啧啧,这古代的还真是独裁呀。”

  “小姐你在说什么?”云溪扬起挂着泪珠的脸疑惑的问道。

  “我是说,我喝好啦,你把药留下吧,还不快起来呀。”苏璃儿虽不是什么好心肠的超级烂好人,她觉得一会偷偷把药倒掉就行了,但先答应下,还可以买个人情,至少现在重生的她对自己的一切都没有任何记忆,多一个朋友总不多一个敌人好。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云溪破泣而笑的起身,却犹豫的拽着衣袖:“小姐云溪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苏璃儿看着眼前扭捏样的小丫鬟,不觉莞尔一笑:“你什么话你大胆说好了,我又不会迁怒你。”

  “这个这个”溪奴低着头眼神逃避了半天,这个那个的支支吾吾,在苏璃儿以为她会一直这样下去时,她抬头小心翼翼的左右看看,确定没人后低声道:“溪奴不明白,三天前我和云翘亲眼看见小姐已经断气在马蹄下,等老爷少爷赶到马场的时候,小姐却只是闪了脚而已?”

  “我当时不是说了,看见仙人对我说尘缘未了,命不该绝的嘛。难不成你把我当成妖怪了!”苏璃儿故意吓唬她道,

  “没,没有呀,小姐,云溪不敢。”溪云慌忙摇头:“云溪是觉得小姐经厉过一场意外后人变好了.”

  “你接着昨天给我讲讲以前的事吧。不是说对我恢复记忆有帮助吗?”苏璃儿无奈的说,心里却有些郁闷:什么意思难道我以前,因该说这身体的原主很坏吗,想别管这些了还是先了解这里的时代吧,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到21世纪呀。

  溪奴这三天来说了不少她的事情,原来这个女子也叫苏璃儿,和她前世的名字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她只是个平凡的小资女孩,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罢了。这一世,苏璃儿是本国宰相的嫡女。

  现在是天宇国26年,自诩历史学得还行的苏璃儿非常肯定自己穿越到了架空时代,因为这里的史记记录的完全是另一个时空的历史。

  “伤好的差不多了,今天扶我出去走走,不然你家小姐我可是快闷成病啦。”午休过后,苏璃儿招呼身边的一个丫鬟道。

  她悲哀的觉得自己来到古代后不仅被要求每天都躺床上养脚伤,还要天天面对来看望她的大姨小叔七嫂八婆,这一波又一波来看病的远方亲戚们。无一例外的希望通过这次看病的机会,让她在位居丞相的父亲面前美言几句罢了。可惜她又不是多事老儿,从小便养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过日子的她,现在只愿把穿越当旅行,怎么会去管别人的闲事。

  苏璃儿看着眼前这个有些面生的丫鬟微笑着问:“你叫什么名字呀。我以前怎么都没见过你。”

  这小丫鬟早先便听闻四小姐失忆了的,恭敬的回到:“奴婢小丫,是才调到四小姐院子的丫鬟。”

  “呃,叫小丫。”苏璃儿无意的重复了一遍,然后抬起头严肃的问了句:“你不会姓王吧。”-_-|||

  小丫对小姐的问题莫名其妙,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耶?为什么小姐知道奴婢的祖姓是王氏。”

  苏璃儿那个狂笑呀,还真让她猜对了。

  夏季已末,艳阳不再那么炙热,略带湿意的空气喂喂薄凉,天空很高远,金色艳阳光芒将院墙染上一层淡淡的黄,朦朦胧胧。像在预示着一个新的黎明。

  苏璃儿才走到后院,就见前面一堆人围在那里,貌似在吵架。“耶?吵架的那个不正是云翘和二小姐的丫鬟七巧嘛!”搀扶着苏璃儿的小丫看着人缝中,对峙的两个。

  “你,你们这些可恶的女人在说谁是贱种,二小姐才不是你们说的那样!”自幼被府中二小姐待回伺候她左右的七巧,二小姐对她恩重如山,如今听见云翘等人在背后诋毁二小姐的名声,自然是受不了,才和她们吵起来的。

  一张瓜子脸的云翘睨眼瞅着她,瞧见七巧连衣上因修剪花草被蛰了不少细碎杂草,顿时哄堂大笑:“瞧你这刚从狗窝爬回来的样子,还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你!”七巧恼羞成怒,直扑说话的那人而去。

  远处的苏璃儿皱着眉没有吭声,云翘是苏璃儿的贴身丫鬟,前天因为与她的一句话便闹起了情绪,她真的很奇怪以前的苏璃儿是怎么对待云翘的,把她惯了的一副大小姐脾气。

  “罢了。”一声淡淡叹息,苏沐雪拽住正要上前的七巧。

  云翘却得寸进尺,不慌不忙的面上客气客气的行了个礼:“哟,二小姐呀,不好意思现在才看到你,还不快见过二小姐。”虽是客气,眼中全无尊敬之色。

  那个苏沐雪仿佛习惯了他们的言行举止,不动声色的微微一笑:“小七年纪小不懂事,你们又何必和她计较。”

  不过是姨娘生下的不得宠的二小姐罢了,云翘傲慢的冷哼着从苏沐雪身边走过,故意跌倒撞向她。

  一抹飘逸的身影闪过,揽着苏沐雪的腰闪在一边。云翘很难看的摔倒在地上,弄的满身泥土,周围围观的下人人们捂着嘴偷笑了起来。

  “不许笑!那个该死的东西尽然敢在四小姐的后院放肆!”云翘气恼的边骂边爬了起来,但在看清对方的脸时吓得一时忘了疼痛瞪大了眼:“太太子殿下!”刚才骂的人原来是?她心知闯了祸,立刻跪下身,惊慌请罪:“奴婢该死,奴婢罪该万死,无意冒犯,请太子殿下饶了奴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