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以酒遣伤(一)
作者:檀木香      更新:2015-06-26 17:48      字数:0
  黄昏日影,薄暮西山。最后的霞光透着薄弱的未被剪裁的美。柳叶被微风吹得飒飒作响,梨花被余辉照耀的有些慵懒,白净如雪。

  安然闲闲的依坐在秋千下,绣着那方未完的帕子。像是合了眼前的景色,锦帕上的梨花栩栩如生,竟有着股清香。梨花瓣扬扬洒洒的落了一发丝,安然随意的拂了拂,抬眼见庞统傻愣在不远处。

  “秀色掩今古,梨花羞玉颜。我竟如身在画中一般。”

  庞统眉角带着笑意,僵硬的脸部线条活灵活现起来。安然对着他便要甩帕子,庞统慌忙躲开:“在下知错了,唐突了美人,在下失礼了。”

  安然嘻嘻一笑:“贫嘴。”说完,不理庞统,颔首便要补上最后几针。

  庞统看着这微暗的天空,闻见屋内一股饭食的香味,心爱的女子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她身上的幽香隐隐的传来,他的心突然安详平和了。这样真好。

  “这天黑了,仔细伤了眼睛。”

  安然微微一愣,心口微疼,依稀记得那个男子也曾说过如此的话。声音隐隐传来仿若在耳边,心头荡漾,挥之不去。指尖一丝疼痛,安然默然回神,低头一看,一滴鲜血滴落在素白的帕子上。刺目的红啊,刺心的红啊!

  庞统怔怔的看着那方帕子,已有月余了。即使水镜先生有意撮合着他们,她虽与他笑如鲜花,可是,那不动声色的疏离是这样明显。庞统细细的抚着她的指尖,指尖冰凉凉的触觉传来,他几乎能感息着她的心跳,她的疼痛。

  “疼吗?”安然听见这话下意识的摇摇头,突然她撞见他的眼睛,那双眼眸写满怜惜。安然撇开头,将手不动声色的从庞统手中抽了出来,笑道:

  “我可不是什么娇贵人家的千金小姐……”话未完,只听屋子里传来轻唤:

  “士元,安然,快进屋,饭做好了。”母亲的声音传来,安然松了口气,这气氛让人不自在。庞统看着那抹倩影,微微有些失落。

  细弱的风伴着丝丝的梨花香透过镂空窗户飘入,沁人心脾。夜有些昏沉,有些茫然的数着心事。突然忆起今日看的《终风》,天下男子如是一般,那如风的男子,甚至无法指责他的自私。恋上这样的人怕是注定,心会一生漂泊无期。不论你是候在原地,还是相伴在旁,注定是辛苦的,时刻准备着独身返回那万里路。迷迷糊糊中,安然的心也起起伏伏,不知沉浮。

  铜镜中,安然轻轻的梳着着青丝,随手用梳妆台上的梨花檀木簪将头发挽起,那泛着绿色荧光的簪子理所当然的别在头上,安然失神的看着它,有那么一刻,她竟有毁了它的冲动。轻叹出声,安然温柔的将簪子取了下来,放进桌下的珍珠匣中。角落处,琵琶落满灰尘,仿似不曾有过生命。收拾自己的心情,安然扯了扯嘴角,露出清淡的笑容。

  清晨,空气格外的新鲜,庞统换了一身崭新的青衣布裳,倒显得无比精神。司马徽见了他,面上一喜,心里对他极是满意。庞统坐在院中细细的品着茶,微风拂面,树上的梨花瓣飘落下来,不偏不倚,几片飘在茶水上,白绿相间,倒是别致。庞统不觉茶水被污,饮了少许含在口中,微苦的茶水有着一股梨花清香,不觉新奇。安然着了一身黄绿襦裙,裙外覆着一白纱,青丝齐腰,头戴一根珍珠珠花步摇,束着一根绿丝飘绸带,施施然走出门外,如涉水仙子一般。庞统怔在原地,他看着她,未预见她之前,他从未想过世上有如此的女子。若是他能与她在一起,哪怕万劫不复,也在所不辞。

  庞统伸手将手面纱遮住她美好的容颜,安然静静地,不动声色。

  “真是害怕……这样的你会被人看见……若是能娶你……”

  安然笑道:“走吧,再迟些,这街上怕只有你我二人了。”

  庞统心道,若是真的只有我们,那该多好?

  这是安然第一次进城。可是此时,她的心如此平静。往日总是吵着去城里,父亲总说,一个女儿家抛头露面岂不失了体统。师兄却总是安慰她,等过了你十五岁生辰,师兄便带你出城。安然掀开车帘,外面的吆喝声传来,各色各样的说词。庞统指着就近的一家店铺:

  “安然,这是襄阳城有名的美食苑,这里做得清水桂花鱼,可有十分滋味。你可想品尝?”

  安然看着庞统的眼睛,闪着希冀的光彩,她肚子也饿了,便点点头。

  庞统寻了一处阁楼的雅间,等一切布置好,方将安然从马车上迎了下来,安然看着庞统自然而然伸过来的手,愣了愣,却越过他的手扶着马车棱角边,轻轻地迈了下来。街上的人看着这个女子,像极了出淤泥不染的莲花,像极了严冬盛放的雪梅。不。不。都不是。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想看看那面纱下的容颜。

  安然坐了下来,菜很快上齐了,店里的伙计将门关上。安然将面纱摘了下来,举箸极不文雅的指着满桌的菜;

  “我要吃了,嗯?先吃哪样呢?看起来都极好吃哎?”安然不去看庞统的神色,对着店里的招牌——清水桂花鱼便下手了。肉质油而不腻,鲜嫩,鱼刺都已被剔除,肚里塞着鸽肉,汤汁润滑鲜美,有着淡淡甜丝丝的桂花香。安然见庞统瞧着自己,突然,他猛地前倾,安然下意识的便要后退,却见他的手指已经触到她的唇角,庞统轻柔的拂下那枚桂花瓣,举起手笑道:

  “从未见过这样贪吃,不顾形象的女子。”

  安然吐了吐舌头:“民以食为天。”

  店里的伙计恰好推门而入,撞见安然如此风姿。竟直愣愣的站在了原地。安然有些不自然的擦了擦嘴角,将面纱戴上。庞统见此情形,心中顿时不悦:

  “进门为何不先敲门询问?”

  那伙计反应过来,面色顿时通红,有些无措的低着头,支吾个半天也没说出意思,抬头却见安然那双含笑清亮的眼眸,更加说不出话来。

  却听屋外一阵急促脚步声朝这边走来。

  “好小子!几日不见,你倒是会享福,来这里怎不知会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