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桃之夭夭(二)
作者:檀木香      更新:2015-06-26 17:48      字数:0
  庞统一愣,黄家小姐?就连他这个不管闲事的人也曾听过黄家小姐的事,听说那女子发如黄枯草,肤似黑木炭,心道即便是个学富五车,满腹才情的女子,那相貌怕是也难以接受,自古谁人不爱美?转念一想,心中了然,那水镜先生的女儿怕是更难见人。只是孔明怎么这样糊涂?娶妻并不急于一时,想他面如颜玉,风姿灼灼,怎么就要娶这样一个女人?真是替他可惜了,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水镜先生尚未说话,他女儿倒是急了,那女子隔着湘帘问道,你为何不守信用?黄家小姐哪里胜于我?”庞山青突然顿了顿,靠近庞统笑容有些古怪的问道:

  “士元,你与诸葛亮交好,可曾见过他这个师妹?”

  庞统心中倒是感叹,这女子倒也是个直言不讳的奇女子,诸葛亮与他在一起从来是谈论学术上的问题,从不曾听说水镜先生的女儿。想到此,不觉更相信自己先前的想法,见庞统问他,不觉道出心中所惑:

  “倒不曾见过,孔明也不曾提过,难道那水镜先生之女当真丑若无盐?”

  庞山青露出一丝了然的神态,自己当日便也是这样想的,突然他指着身旁的桃花,笑问道:“士元,这桃花美吗?”

  庞统不知他有何意,却见身前桃花娇媚艳丽,柔弱可人,便点头道:“自是美的。”

  “可是有人却不爱桃花,诸葛亮真是个怪痞。水镜先生的女儿丑若无盐?用诸葛亮的话来说,他的师妹貌比西施,艳若桃花。可他不喜欢香艳的桃花,他更不敢娶这样的女子为妻,这样的女子娶至家中,流言轻薄,这不是师妹的错,只是他无福消受。他还说亮要娶的女子,无关相貌,她要贤良淑德,她要止于流言,她还要宜其家室,黄家小姐便是他意中之人。诸葛亮真是……”庞山青越说越激动,这样的好事那诸葛小儿怎么这么不识趣?那样的女子,他倒是想见一见。

  “孔明是何意?他这不是说他师妹品性不佳,行为不端吗?他若是不喜欢那女子,也不必那样说话,这女子以后还有人敢娶吗?况且,当时在场的都是襄阳的才俊啊!”庞山民心中惋惜,这孔明怎能这样说话,他不是毁了人家姑娘的名声吗?庞山青见自己老实弟弟都这样说,不觉赞同,道:

  “岂不是?水镜先生听了这话直哆嗦,好在气度不减,对着诸葛亮只骂了句孽徒。那姑娘倒还冷静,不曾啼哭,些许,却说了句:子之不淑,云如之何?众人脸色大变,她这话不是承认诸葛亮所言乃实?”那庞山民听了一头雾水,慌忙问道:

  “那‘子之不淑,云如之何’是何意?”

  庞山青瞪了瞪他,火气顿时冒了上来:“没见你少用功,《诗经》读了百八十遍,怎么这句话都不知,罢,罢,你向来不开窍。齐国的姜姓公主与卫国太子联姻,二人倒也是佳偶天成,不想卫国使臣见卫宣公身子硬朗,太子不知何时才能掌权,便与卫宣公使了一偷梁换柱,移花接木之计,将自己的儿媳变为自己的女人。等太子知道这事,木早已成舟,无可奈何。这诗便是卫人说她德行秽恶,不遵礼仪,说她贪恋荣华,纵然她再貌美,不过是众人耻笑的对象。”

  那庞山民脸色铁青,不顾大哥对自己的不满,急急的问道:“这姑娘岂不是自毁名声?”庞山青摇了摇头,心中生出悲悯之情:“那女子怕是被诸葛亮伤的极深,才会那样说吧,自那日起水镜先生那院落里每日都有大夫出进,这自古都是情字最伤人,那女子怕

  是……”

  庞统静静的立在桃树下,听不见任何声音,心中百感纠结,怅然若失。如幻影般存在过

  的女子,那女子,那女子。抬头看着不远处亭子,亭梁题名‘桃花坞’,旁边又刻一栏:‘桃

  之夭夭’。那主题字,雄劲有力,笔触棱角分明,这字异常熟悉,现在想来,分明是诸葛亮

  的字迹。那下面的四个字,俊逸秀美,用笔行云流水。定是女子的字迹,桃花般的女子,原

  来她真的存在过,不是自己的幻象,只是她已心有所属了,可是,为何?孔明为何如此对她?桃之夭夭,宜其家室。明明如此,他怎忍伤她至此?

  庞统见庞山青二人突然不说话,四周静寂。抬头看去,却见他二人盯着同一处发愣。庞

  统顺着他二人的目光看去,诸葛亮立在不远处,脸色苍白,一手扶着树干,一手背在身后,

  眼神却是极清澈的看着他们,他们刚刚说的话,他定是听见了,可为何他还那样的镇定,那个女子因他病了,他为何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心中气愤,不甘夹杂着多种复杂莫名的情绪,庞统第一次对孔明这样愤怒。他气冲冲的走了过去,只一瞬,他停住了脚步,他从未见过如此疲惫的孔明,原本神采飞扬的他似乎老了好几岁,须发未理,随意的束着。眼神中的悲伤一闪而过,让庞统误以为是幻觉。下一秒,却被诸葛亮一把抱住:

  “士元,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久得自己都丧失了理智,无论何时,他都是自己的好兄弟,他与她的事,也只能让他们自己解决,自己无力也无权插手,他,根本从未出现在他二人之间,她根本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他这么一个人,心中顿觉酸涩万分。庞统用力的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膀,像极了小时候一样:

  “好小子,快成亲了。竟不与我说?该罚,今日不醉不归!”

  诸葛亮的眼眸低垂,眼神微暗,抬眸已满是笑意:“士元,你忘了,酒只可浅尝,不可豪饮……不过,今日,我二人不品酒,只拼醉,如何?”

  庞统哈哈一笑,拽起诸葛亮往镇上走去:

  “这次你竟不拒绝,好生意外…好生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