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桃之夭夭(一)
作者:檀木香      更新:2015-06-26 17:48      字数:0
  二月初六日。

  春草重生,院中墙头透过一枝嫩红和着新绿。正是好日子,桃花苞粉粉似羞,映着无限的春意。今年的桃花开的比往年早,这可是个好兆头。才子们便相伴出游,偶尔也能邂逅小姐姑娘,心中暗自计较,谁家公子俊俏才气,哪家小姐秀丽端庄。这春日当头,心事便如春花繁杂,猜不透,摸不着。

  一片茵茵青草地,露水沉沉,却丝毫阻挡不了三个青年男子的雅兴,长袍尾端被露水打的透湿,其中一人拍了拍粘在身上的断草,另一人索性将长袍系在腰间,裤腿卷至膝盖,露出结实的小腿。

  “士元啊!你怎么像田畈走卒一般,这模样待会遇见了貌美的姑娘,岂不失了形象?快快放下来。”说话之人再止不住的大笑起来,笑声空旷万分。

  庞统听了这话,倒不生气,举起手中的褶扇敲在那人头上,嘻嘻一笑,转身便向不远处的桃花林跑去。那人“哎呦”一声,脸颊通红,指着庞统发着闹骚:

  “好小子,你竟敢打我,我是你表哥。你别跑!”旁边的男子扯着他的衣袖,一脸憨厚老实的样子:“哥,别和士元闹,我们快跟上,这处地方偏僻。”

  “山民说得是,可不能让那小子拣了便宜!”

  这片桃花生长在两山中的一处夹缝僻角,若不是庞统知道这世外幽静之地,他们怎么也不能找到这地方。庞山民两兄弟一时惊在原地,映入眼中的是蔓蔓清亮,像极了浓妆艳抹的女人换下华丽的外衣,美得清淡心惊。

  庞山青摆了摆头,相对于飘渺的桃花魅力,他想的可是林中的女子,庞统在一次醉酒后曾说过,曾在此处见过那个女子,美得似仙子,似精灵。庞山青慌忙跑向林中的亭子,细细寻觅,来回几趟,走遍了,哪有美人的影子,心中便气结,却见庞统立在桃树下,花落了满地,痴痴地呆立着,满目失落。

  只一瞥,清淡空灵的女子身影缠绕在心头,久久挥之不去。只当是个梦吧,这世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女子。若是能再见一次,只一次,便知足了。唉,庞统不自觉又轻叹出声。庞山青见他如此,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有缘自能相见,不过士元,我见过的女子多如星辰,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你想的那女子?你莫不是看错了?或者……不会是个妖精吧?我可听传说有狐妖媚人的事!”

  庞统眼一横,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甩袖走向亭中。庞山青见他是真动气了,慌忙向弟弟使了使颜色,庞士民却不管这闲事,自顾寻繁茂的枝桠,见枝桠上花朵相连,朵朵争开,绿叶缠绕,庞山民露出笑容,憨实纯真,慌忙将那花枝折了下来。庞山青一愣,不觉骂道:

  “竟没见过你这样不解风情的粗人,这好好的花枝你折去做什么?若你不是我亲弟弟……唉,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弟弟。”

  庞山民呵呵傻笑,竟透着难掩的甜蜜,小声嘀咕:“我给铃儿折的,她喜欢桃花。”

  庞山青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真的没想到,你也会有这心思,这诸葛铃还没进门呢,你就这么巴巴的送几枝桃花?士元,你过来,瞧瞧山民。”

  庞统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庞山民脸膛黝黑泛红,桃花被他揉的破碎,溅了他一手的花汁。庞统伸手就近折了根满是花苞的桃枝递给庞山民:

  “这花苞未开,插在水里养两天,便都开了,你若是折盛开的花,还未送到她手上,怕是萎落了。”

  庞山青见庞统不理他,知他还因“狐妖”之事恼他。转念便扯开话题:“士元,你刚来新野,定是不知诸葛亮的事吧?”

  庞统昨日才到新野,心里只想再见那女子一面,其他事倒没顾得上,一听诸葛亮的事,心中“咯噔”一声,不禁问道:“孔明怎么了?出了何事?”

  庞山青心里一乐,知庞统必是在意诸葛亮的事,毕竟他二人从小一起长大,才情不分上下,引为知己。想到此,慢条斯理的说道:

  “前几日是水镜先生女儿十五岁的生辰,便招了些文人才子去宴席,听说都是新野这边的青年才俊,说是生辰,看那样子八成是给他女儿选个人家。结果,他女儿从席后知道了这事,愿以为定羞涩万分,道一句,爹爹做主什么的,可她却说,她只心师兄诸葛亮,非君不嫁。这女子竟在那么多人面前说出这话,真不知水镜先生是怎么教养她家女儿的,竟说出这样不顾廉耻的话……”

  庞统见他越扯越远,竟说那样的话,慌忙打断:“水镜先生是前辈,你怎么越说越离谱?再者,孔明又不是丑陋无才,被女子仰慕也是再理的,那女子说话是直率了些,你也没必要说那样难听的话吧?罢了,你别说了,我自己去找孔明问去。”

  庞山民慌忙拽着他庞山青的胳膊:“大哥,是你的错。”

  庞山青虽然是庞德公的儿子,他却不敢得罪庞统。庞统自幼聪慧好学,将来定能有番作为,庞山青天赋不下庞统,却不用在正道上,整日不学无术,寻花问柳。庞山民却是资质平庸,安于现状。相对自己的两个儿子,庞德公便把希望寄托在庞统这个侄子身上,对他格外偏爱。

  庞山青见弟弟如此,心里有些不自在,自己明明是长子,在庞统面前却要畏首畏尾,心里不好受,嘴上却软了下来:

  “好表弟,是我的错。我好好说就是了,知道你是关心诸葛亮,现在你去找他,他必是不在的。”

  庞统不觉脱口问道:“为何?”

  庞山青笑道:“你听我细说,那水镜先生一听女儿的话,也不生气,当场便要指婚给诸葛亮,要我说这也是门当户对的好姻缘。那诸葛亮却不领情,当场拒绝,水镜先生怎么说也是他师父,怎么能这样拂了他的脸面?诸葛亮便解释说自己和黄家小姐爱慕多时,几日前,便已向黄家求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