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与君有约 风雨不改
作者:檀木香      更新:2015-06-26 17:48      字数:0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他仿佛真的见着了那样的女子,素色罗裙,静幽水畔,若有若无,轻若烟云,仿似一场风花雪月的梦,下一刻,便消散开去。风轻扬,柳丝妖娆纷飞,那一双朦胧水眸,隔着斑驳竹影,望过来,只一眼,他听见心口有着轻微的声响。

  绿茵茵芳草,白茫茫霜露。他看见那个女子等着他,命中注定的等着他。

  一池碧水,陌上杨柳,踏下春花。那道清渠,将他二人的倒影痴痴纠缠,他,竟是她的良人。若有一日白发染满双鬓,她不曾忘记,不敢忘记,不愿忘记,那样的他。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意绵绵,情切切。他轻唱,她随舞。他作曲,她填词。

  对人如对花,多喜又忧愁。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她仰起翦水双瞳,将他的样子映在心田,他低头,嗅着她发间梨花的气息。

  两个人,心有灵犀。如同这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两相望,便如痴如醉。

  春天才刚刚开始啊。

  可是,爱情,有时候输给的不只是生死,时间,还有抱负与欲望。

  她似乎已经忘了,却又如此清晰的记得,在桃花盛开的时候,他的誓言。

  苍天为证,我愿与你相知,相爱。永不衰绝。

  他指点江山,金戈铁马。将儿女情长化作山河秀美。他以为她是愿意的,他有在乱世中扬名的抱负,他要不朽的垂名,流传千古。他要做让她骄傲的良人。他以为她是懂他的。而她不是不懂,只是不愿去懂,她不想他挣扎在乱世之中,不要他成为他人成就野心的工具,不再清澈。她只要于青山绿水,琴瑟和鸣。她只要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他却只说天命如此,身不由己。

  君心终是淡漠了。

  白头偕老,不离不弃。如果做不到,她绝不会纠缠。男婚女嫁,两不相干。还你青丝,形同陌路。

  白日将尽,只留下一缕苦涩。

  很多年后,她含着盈盈泪花吟唱着当初他许诺的诗。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一切尚未开始,怎能就此结束?

  他耿耿于怀是当年,那件伤她至深的事,这辈子欠了她这样多,战争繁乱,颠沛流离。这辈子怕是再也无法偿还了。

  来生吧。我将来生许给你。若是,你还能信我。

  他仿佛看见她乘舟涉水而来。裙裾飞舞,悠悠荡荡,柳絮似雪花点缀她乌黑的头发,轻舞飞扬。

  闭上双眼,感觉不到死亡的疼痛。只有,如潮水般涌入脑海的全是她的笑靥,她的甜美眷恋。

  现在,他已做不到对她的承诺。生与死的距离太过遥远,不是他不遵守约定,而是,他一生路尽。他如此难舍着尘世,其实死亡是多么简单的事。他只是舍不得,将她一个人留在这孤零零的尘世之中。上苍,若是可以,便让她爱上另一个男子,与之相守,他要疼她,惜她,怜她,倾尽所有来爱她。哪怕来生她已忘了他,与那个男子允诺了来生。只要,她能幸福,只要,我记得她。这样就好。

  安然。

  他用尽最后的声音唤她。

  这静谧的夜啊。

  曾经的细语呢喃,当初的指天为誓。不复存在。真的,永远不在了。

  她真的错了。哪怕青丝白发,哪怕伤心决裂,哪怕心痛如割,她都应该学会默默承受,不应该任性的离了他。她不该哭,她甚至没有泪水。他不在了。那个温文如玉,和他对立的男子已经消失在天地山水之间。是永远的离开了,决裂的消失了。不,不。她从来都不曾相信,他还在她的身边,痛惜的轻抚她的伤口,任由她不可理喻的发泄情绪。

  天地漆黑,他却失了踪迹。好,好。他走的这样洒脱,他以为就可以摆脱她,不负责任的离开。她偏不如他意。她不要被人爱,这些人……都不是他。这一生,下一世,都不能让他安生。他生时,他们错过,他死时,便再难以逃脱。

  嫁给你,是我司马安然最不悔的决定。

  直至今朝,忆起他的时候,那奔腾不息的赤壁长河,那羽扇纶巾的潇洒风姿,那两岸隐隐的青山白云。从开始到现在,好似不曾分开。只要她愿意,那些记忆瞬间袭来。

  烙印在眉间的朱砂痣已幻化成心血。

  或许她已看淡生死,或许他以获得安宁。他曾说活着比死要好,活着至少有希望。可是,她过的不好,她会被思恋折腾的体无完肤,生不如死。她已失去等待的勇气,她再不愿与他相隔太久。

  亮儿。

  等我。我这就来。

  写在前面

  三国,虽说是男人的天下,却始终少不了女子的身影。自古有疑,江山美人,孰轻孰重?三国中的女子不得不说,当时的民谣有传,江南有二乔,河北甄宓俏。三个女人,倒是也有三国鼎立的局面。自古女子以容貌相较高下,暂不说这三人才情如何,若论相貌,怕是也要输于貂蝉,只可惜貂蝉逝去的早。这貌美惑人的女子,在那样的世界里怕是和她前几次的命运一样,交易。一旦涉及到政治利益,江山社稷,这样的女子或许会如原始部落的奴隶交易,死了到也好,一了百了,总不用再受这羞辱,倒是自在。二乔,都是文人笔下不可或缺的女子,或是这样的女子不媚不俗,富有才情,端庄贤德才是众多男子心中的伊人,可以放心拥在怀里。只是二人的开始是绚烂的,结局却是空有遗憾,孙策与周瑜逝世的都早,留下她二人,我不知她们的心思如何,悲伤或是绝望,古时的女子都是依附男人而活。若是知道这样的结局,她们当初会选择不如不见还是义无反顾的走下去?甄宓,虽不如貂蝉妖娆妩媚,却有着脱俗出尘的风华。且不论曹氏父子对她的爱意有多少可信度,但曹植的《洛神赋》却是真真存在的,我相信曹植与甄宓的爱情真实存在过,那样的动人心弦,恋上自己的嫂嫂注定是没有结果的,好在他们曾经相扶相知,也许知足了。再说的便是黄月英,是个貌陋却聪慧贤淑的女子,总要有所长吧,不然诸葛亮怎么会娶她,且不论以貌娶人会不会被人说成低俗,但是,诸葛亮也是才貌双全的男子吧,美好的事物谁人不爱?黄月英注定有着一颗七窍玲珑的心,才能站在诸葛亮的身后。他们之间或许是有爱的,相敬如宾,举案齐眉,不也是多数女子想要的生活。蔡文姬我亦不得不提,那让我悲伤心疼的女子,写下胡笳十八拍绝唱的女子,一生流离。但愿在经历了那些苦痛之后,最后的结局是幸福的。会幸福吗?我真的不敢说,她的心怕是遗落在那荒无得西凉之地,那里有她的孩子,有她多年悲哀的青春。

  我写的只是一份爱情,简单执着的爱情。可是这群雄争霸的乱世中,爱情与政治,交易,背叛注定相遇竞争。或许这不是很好的故事,却是我所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