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庐山(2)
作者:蓝尘lanhe      更新:2015-06-26 17:48      字数:0
  怀抱着古琴,天宇继续四处游览着。庐山山体多悬崖峭壁,其间有三叠泉瀑布最是著名,三叠泉瀑布落差达到了155米。游客一群群的就像汹涌而过的潮水般,一波接着一波。

  好在天宇走的路和旅游规划的路线不同,站在这里,虽然不是极佳位置,但是也好过于在人群喧闹声间欣赏风景。

  轰隆隆的水声响彻在这一片,天宇望着这义无反顾宣泄而出的水流,不禁的心情澎湃起来,看着看着,渐渐的呆了,曾许久以前,自己也幻想过像这样壮烈而激情的活着,或许是时间磨灭了斗志,亦或是现实改变了自己。越想天宇就越觉得不甘心,就在天宇心里无数念头起来的时候,胸口处的那团东西竟然开始自动运转起来,并且速度是越来越快。

  一霎那间,天宇觉得自己胸部快胀裂开来,胸口那团东西飞速的旋转着,感悟之力似乎是不受控制般在全身穿梭。啊!天宇不由得仰天呼啸起来——

  呼啸声一声高过一声,天宇周围范围二十米的树木几乎被强风扫过一般,哗哗的摇动着,待声音到达最顶点的时候,天宇觉得感悟之力似乎逐渐的平静下来。

  这时候,远处那些游客似乎都听到了呼啸声,他们误以为是哪位朋友忍不住激动发出的呼啸,结果,搞笑的一幕出现了,一大群的游客,一个接着一个呼啸起来,让还在山脚下的游客们,误以为上面都是群土匪。

  待身体内部平静下来,天宇突然发现在自己身边竟然形成了一个完全由感悟之力形成的气场团,由内向外扩散着劲道,再一看周边范围的树木,天宇不由得讶然,这气场劲道之强,超过了天宇的想象。

  好像,感悟之力又变强了?天宇闭上双眼,运气全部感悟之力,顿时身边的气场劲道更加的肆虐起来,当感悟之力游遍全身的时候,天宇蓦然觉得一阵哀伤,在天宇沉浸在这股哀伤中的时候,气场的劲道变了,似乎也变得哀伤起来,就像涟漪一样,一圈圈的哀伤气氛向外扩散着,直径范围五十米的树木竟然开始落叶了!

  在这一片静谧的林间,哀伤笼罩着树木和人,泛青的落叶悄悄的掉落在地,这一切,显得极为怪异。

  天宇缓缓的睁开了眼,哀伤的眼眸让人不敢与之对视。面对眼前这怪异的现象,天宇突然有些慌张,大自然有他的运行轨迹,人为的去干涉是极其错误的做法。满目的青色落叶,让天宇觉得不舍起来。天宇赶紧收起了从哀伤中收拢了心神,减弱了几分感悟之力,待一切慢慢的回复自然,天宇才呼出口气,放下心来。

  看样子,对于悲伤的感悟又有了突破,至少哀伤的感悟之力变强了许多,天宇心里想着。摇了摇头,抱着古琴决定上主峰大汉阳峰观赏云海。

  庐山另外有一个格外怪异的地方就在于他的:一山六教“。在这座云雾缭绕的灵山中,释道两教从互争雄长走向携手共勉;在这座缥缈的仙山中,移植来了基督教(新教)、天主教、东正教、伊斯兰教四颗具有极强生命力的“文化”。

  一路飞走间,天宇看到了数不胜数的寺庙、道观、教堂之类,让天宇想不明白的是,中国名山何止庐山啊,但是单单庐山的宗教派系显得极其之多,单单是因为风景秀丽怕是难以说得过去,非要扯上一个理由,无非是庐山自古以来,佛教和道教和庐山的典故以及传说是深有根源的,但是这理由估计也难以成为国外众多教派入驻庐山的原因。看来,这其中蹊跷值得研究,天宇心里头思考前后,对这现象很是感兴趣起来。

  庐山多断壁悬崖,这一点天宇算是充分领教了。也不知飞跃过了多少悬崖峭壁,眼看着山峰顶在望,天宇突然发现几道身影跟随在自己身后。天宇放开神识,蓦地发现神识似乎又有所增强,大约是之前的两倍了,一千米。身后2人似乎没发现自己,一个劲的飞走,好像有什么急事,看他们脸上表情,似乎有些吃力。虽然说天宇知道肯定有古武的存在,但是一天之内,连续在庐山见到这么多的古武中人,不由得感慨,是不是这年头古武不值钱了?

  想了想,天宇决定还是甩开他们,大大的甩开他们,只有这样才能不让他们发现自己,自己也可以好好观察他们到底要干些什么。于是脚下一用力,多运起几分感悟之力来,顿时速度快起来了。一跃一跳之间,只能隐约的看到些残影,当然,这指的是普通人去看。

  天宇没敢使出全速飞走,但是这样也飞快的和后面的人拉开距离,天宇用神识估算了下距离,后面2人少说也和自己相隔四百多米。这样的距离天宇颇为放心,随即登上了顶峰,留出些神识注意后面2人。

  按照旅游行程时间来算的话,这个时候到达封顶的游客还是少数,这样就更加方便天宇欣赏云海了。

  “东南屏翰耸崔巍,一柄芙蓉顶上栽。四面水光随地绕,万层峰色倚天开。当头红日迟迟转,俯首青云得得来。到此乾坤无障碍,遥从瀛海看蓬莱。”这就是庐山第一高峰—海拔1474米的汉阳峰。据说,在月明风清之夜,站在峰巅上,可观汉阳灯火,故名。汉阳峰峰巅上,有一方形石台,名与禹王台,为大禹治水登临处。每当晴天一碧,万里无云,登此台眺望,江汉倒悬,楚楚环供,大有“一览众山小”之慨。

  天宇微闭着双眼,在俯视眺望之间,在云海多变翻腾之间,天宇心情一片祥和平静。这样一种天地尽在眼前的感觉,让天宇觉得心胸都宽阔了许多,淡然,一切淡然了起来。人也只有在宽阔的心胸之下,才能接受更多才能忍受更多。

  天宇突然睁大了眼睛,因为神识锁定的那两人竟然不是朝着封顶而来,而是朝着封顶下面一处狭缝间而去,莫非那里才是他们的目标?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如此在意?天宇不由得猜测起来,想了想,还是决定跟上去瞧瞧,对这古武世界里面的事儿,天宇显得十分的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