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庐山(1)
作者:蓝尘lanhe      更新:2015-06-26 17:48      字数:0
  驾车出了湖南省,直接由高速进了江西省。一路行驶虽然枯燥也有些辛苦,但是天宇却似乎乐此不疲。除了夜间不行车之外,白天不停歇的行车对天宇来说简直是一种享受,沿途的风景,加上Q7非常舒适的驾驶性能,时不时的点上一根烟,天宇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自己期盼已久的生活。在无忧无虑间,游遍祖国大地,这是天宇心中最纯真的梦醒。

  一路飞驰间,到了九江市。九江市右邻鄱阳湖,左连洞庭水,有江西省北门之称,是一个全国乃至世界有名的旅游城市。

  天宇驾着车在主要街道转悠了一圈,最后决定在远洲国际大酒店下榻。舒舒服服的洗了澡,天宇不由得一头栽倒在床上,虽然这样的旅行方式天宇乐在其中,但是还是有疲劳,不管天宇有没有领悟之力。

  天宇现在可以说是难得疲劳,精神体力却恢复极快。不一会儿,天宇睁开了眼,第一时间把神识放开来,刚一放开,天宇不由得先是一愣,这神识范围怎么不知不觉间扩大了不少?难道是在一路旅游感悟间提升了能力?

  其实天宇不知道的是,他所领悟的功法不同于任何哪一种功法,力量来源于情也来源于景,在景色中,不断提炼心境修为,不断去感悟。

  神识的范围扩大到了五百米左右,神识一放开,天宇不由自主的在神识中夹上了威压,整个酒店都在天宇的神识笼罩之下,不一会儿,天宇不由得尴尬一笑收起了神识,这酒店房间里存在不少造人运动的活动。

  “师兄,你感觉到了吗?“就在这酒店的另外一个房间里,一个穿着白布衫的古怪少年向一旁的男子问道。

  “恩,我也感觉到了,好强的威压,不知道是哪一位前辈也在这酒店下榻。“略显厚重的男子答道,脸上一副严肃又带有怪异的表情,这样程度的威压只有在掌门人的身上见到过。莫非还有其他势力也发现了在庐山的东西?

  天宇不知道自己这无意识的举动会让人误会,天宇也同样想不到在这酒店内,竟然有古武势力成员的存在!

  其实也是这两师兄弟误会了,神识是不同于修习古武所练的的感应力。古武所习得的感应力,完全是靠一股精纯的内力向外散发来感应,但是神识就完全不同了。

  九江市周围附近的两个地方,庐山和鄱阳湖,是天宇决心一定要去的。现在天色已晚,天宇决定明早先去庐山游玩。

  夜晚现在对于天宇来说太长,许多时候天宇不得不打坐催动感悟之力游遍全身。收获也是很名明显的,天宇对感悟之力的运用越来越熟练。

  第二天一大早,天宇早早收拾好东西,驾车朝着庐山出发。素有“匡庐奇秀甲天下”的庐山,因其雄、奇、险、秀而闻名于世。如果说泰山的历史景观是帝王创造的,那么,庐山的历史景观则是文人创造的,与庐山相关的文人骚客实在是太多太多。

  正逢暑假期间,来往游客确实多,国内的国外的,一群群一大片。天宇跟在人群后走了一阵子,愈发感觉这样少了很多原本的趣味,这完全就是在山林间散步,而非是欣赏景色。天宇挑了个人少的地儿,纵身一跃,几个起跳间,天宇直接进入了山腹中。

  殊不知这一切,被一个国外游客无意间的拍了下来,这老外刚好在摆弄手中的DV,刚好拍下了这一幕,虽然隔得远不清晰,但是还是能看得出个大概。估计待这个视频剪辑上传,中国功夫又要红一阵子了。

  左右探了下路,天宇发现走的这片很少有人来。那就随意吧,到处走走瞧瞧正好和那一群搞“游击“的避开。

  偶尔听得几声鸟鸣,脚踩在落叶丛中沙沙的声音,越往深处走,天宇就越觉得在这一种安静的氛围中,心灵一片平和。天宇不由得把神识放开来,蓦地,天宇听闻到几声微弱的琴声响,这声音,应该是古琴?天宇心里不由得大惊,这年头谁会在深山中弹奏古琴呢?更何况是在这一个世界级旅游景点?

  天宇放开身形,朝着琴声奔去。近了,天宇神识中出现一道曼妙的白色背影。快接近的时候,天宇不由得压下步子,生怕惊动那奏琴之人。

  是个女人?一袭白纱,柔顺的头发如瀑布般倒挂在腰间。天宇虽不懂声乐,但是却能听得出这女子要表达的是什么感情,不是哀怨,不是喜悦,似乎要表达的是一种知己难觅的情绪。天宇对心里这种感觉很是奇怪,不说别的,光是说这种情绪就是奇怪所在。

  倏然,琴声节奏突变,天宇听了会儿,脸上一副极其怪异的表情,这琴声,好像是在欢迎我?这里离她相隔少说都有两百多米啊,难道她真的发现是我来了?天宇心里想道。

  正在天宇心里嘀咕着的时候,琴声停了,白衣女子站起身来,转过身朝着天宇躲藏的地方浅笑不语。

  天宇被眼前的这张脸惊住了,这是怎样的一张似乎不食人间烟火的脸蛋啊?“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看来她是发现我了,天宇干脆走了出来。

  越是走近,天宇心就跳得越厉害,凝望着那一张让人目眩神摇的脸蛋,在这时候,天宇完全忘却了所有,只记得眼前的这张脸蛋。

  逐渐的靠近,再靠近,两人都没有说话,或许在这一刻言语是多余的。当天宇还在发呆时,白衣女子捧着手中的古琴递向天宇。

  “相见或是不见,缘深或者缘浅,古琴为证。”在天宇接过古琴,白衣女子缓缓的说出这句话,在天宇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旋即闪身扑向了丛林中。

  “喂,喂,喂喂,姑娘,我还没问你名字呢?”待白衣女子扑入丛林中后,天宇才来得及反应过来,不由得大急喊道。

  “古——琴——为——证。”隐隐约约的,天宇听闻到这四个字,古琴为证?天宇急忙仔细端详起手中的古琴,这琴摸捧在手中有一种沉甸的感觉,造型古朴,整个琴身不知经过了什么处理,有一种泛白的颜色,但却没有任何花纹点缀,琴底部,刻有两个字,若琴。

  “若琴,莫非这女子叫若琴?“天宇想道,突然地,天宇到此刻才想起刚才的那一幕,这女子刚刚的表现无疑说明了她应该是古武中人,古武的力量这么强大?

  直到这时,天宇才反应过来,看来古武的确存在了,不止存在,而且古武者的力量也不可小视。

  抱着琴,天宇不由得头疼,虽然不明白白衣女子为什么会塞给自己一副琴做纪念,但是问题不是出在这,而是琴身不小,天宇觉得拿在手中颇为不方便。

  天宇苦笑了几下,看来接下来的庐山行只好抱着古琴为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