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钻石卡
作者:蓝尘lanhe      更新:2015-06-26 17:48      字数:0
  回到酒店时很晚了,待天宇刚洗漱完躺在床上,竟然电话响起来了,不是天宇的手机在响,而是房间里的座机。想了想,莫非是什么特殊服务?

  “喂,你好”天宇迟疑了下还是拿起电话、

  “哈哈,游兄弟,可还记得老夫啊?”

  古老?听他口气好像是认输了啊,还有事不成?天宇心里想着,嘴上说道:“岂敢岂敢,小子对古老的声音熟悉的很。不知这么晚了古老找小子有什么事?”

  “也没多大的事,就是想明天约小兄弟吃个饭,游兄弟意下如何?”电话那头古老的声音颇为客气。

  吃饭?对这些饭桌上得应酬天宇陌生的很,也不懂这些里面的行道,随即说道:“古老太客气了,古老的邀请小子会来的。”

  又多客套了几句,说好了明儿见面的时间地点。天宇呼了口气,直感到才刚踏入这个社会就觉得心累了。

  想想没自由控制身上这股力量之前,对这样的豪赌生活,天宇仅仅只敢无人的时候浮想下,转眼间,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身价上亿的富豪,似乎还没有从以前的心态中转变过来。同样的,每一个刚从贫困中暴富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如果这时候有人注意的话,天宇的胸口处,有一些淡淡的光华——

  当清晨的第一丝阳光透光窗帘映在天宇脸上的时候,天宇已经睁开了眼睛。天宇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需要睡眠的时间好像越来越少,精神恢复的越来越快,有时候精力旺盛的时候,睡觉都是一种形式。

  拉开窗帘,迎着朝阳,天宇不自禁的伸了伸懒腰。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流行人,天宇突然觉得有必要好好地完成实现学生时代的梦想。以前在上课期间,经常开小差遐想,某一天自己要游遍祖国的大好河山,某一天自己要在某一个地方遇上能让自己一见钟情的女子。后来到了大学,逐渐的开始知道现实,慢慢的就把梦想埋在了心底。

  而现在,突然而然的,天宇觉得自己离这些梦想如此的近,心底突然泛起一阵激动,天宇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结束这一次港澳之游了。港澳再繁华也是都市的繁华,天宇更喜欢山水,更喜欢小桥流水的细腻。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可以去赴古老的约了。

  古老约的地点还是在赌场内部,但是却是在顶层。白天时候赌场人数还是不多的,天宇刚一进赌场,就有人上来迎接:“游先生您好,古老吩咐我们在这等您,您请跟我来。”

  天宇被领进专门设立的电梯,升往顶层。赌场的顶层是不允许游客进入的,就连一般的工作人员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也是不得私自使用该电梯。

  “哈哈哈,游兄弟来了,你们都退下吧,老夫要和游兄弟单独谈话。”天宇刚踏进门,就听闻古老的声音。

  “让古老久等了”天宇拱了拱手歉意的说道。

  一番客套话之后,古老终于问到正事了:“请恕老夫冒昧,敢问游小兄弟是内地哪个门派或者哪个家族之人?”

  被古老这么突然一问,天宇倒是怔住了,这到底是哪跟哪啊?

  古老见天宇一阵子没开口说话还以为是天宇不愿意道出,抿了口茶,古老心里不禁也泛起嘀咕,虽然少年时候得过高人的指点才习得这么一点古武的皮毛,但是对于内地那些隐藏上千年的门派家族来说,自己在澳门的这点根基显得太渺小了。或许有可能那些势力中随便来一个就可以横扫澳门的这些赌场了,虽然每一个赌场的后面或多或小的有一些隐藏的势力在撑腰,但是对这方面,古老可能还真的不甚了解,毕竟只有每一个赌场的话事人才知道这些情况。

  其实古老不仅是误会天宇的背景身份了,还误会了古武界的能力,像天宇这样直接用神识探查的,古武界除非有几个专门修炼精神力的,不然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互相沉默了一阵子,天宇忍不住开口了:“古老,我想你是不是对小子有点误会,你所说的什么门派家族势力我真不懂,我就是一个孤儿。”

  古老被天宇所说的惊讶住了,想开口说话,但是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口,古老对天宇所说的话不敢说全信,但是至少相信天宇是一个孤儿。至于天宇究竟有没有那些隐藏势力的背景,古老不敢确定,但是结识这么一个古武的人才对自己可是相当有利。

  “游兄弟,这是老夫向威尼斯总部推荐特意为你准备的卡,就当做是老夫的一点点心意吧。“古老从口袋掏出了一张黑色的卡,”游兄弟,这张卡可不只是在澳门有用,等你回内地只要是规模名气大的酒店,都会看在这张卡上卖你面子的。“古老神情显得颇是自豪。

  天宇呆了半响还是接过了卡:“呵呵,小子先谢谢古老了。”这时候天宇倒有点想不通了,不就是一张会员卡么,看才扫了一眼,貌似是威尼斯的什么钻石卡,一张卡有必要这么郑重的给自己么,还说的这么神乎其神。

  古老要是知道天宇心里这么想得,估计会直接犯心脏,但是有可能古老不会是在想天宇不知道这卡的价值,而是在想天宇可能还瞧不上这卡了。

  一番不疼不痒的谈话之后,天宇随即告辞了。走在大街上,想着来澳门之前,本来想每一个规模大的赌场都去扫一遍赢一大笔钱,现在看来,还是没必要了,天宇不想去惹那么多关系人情在身上。特别是自己又不好意思直接去闹场子,别人客客气气的对自己没理由去踩别人啊?

  算了,见好就收吧,好歹自己也是身家三亿了。突然神识一动,下意识的领悟之力一运起,直接往左横移了半米多。吱!尖锐的一声刹车声响!刚好停在天宇没横移前的位置。

  呼,好险,要不是我下意识的横移半米估计得挂彩了。天宇心里后怕的想到,其实天宇倒是白担心了,危机时候,一般的车速撞到天宇身上估计受伤的不是天宇。这是一辆法拉利599,估计还是改装了的。喜欢看汽车杂志的天宇一眼就瞧出了汽车型号。

  车门打开,只见一位穿着非常性感暴露的辣妹从车上走了下来,头发染成了红色,眼线涂的像贞子,细细的耳朵上至少打了5个孔!一开口就骂道:“会不会走路啊,没看到本小姐过来了啊,瞪什么瞪,再瞪挖了你的眼。”天宇在这辣妹一开口就横了她几眼,谁知道这骂的还不停歇了。

  “也不看看自己是哪根葱,你还看,找死呀你。“这小辣妹估计是哪家的千金吧,天宇一向对这样的女的懒的理会,再怎么着也犯不着真得对一女的下手。

  天宇想转身就走,岂料那钻石卡从口袋里掉了出来。正想拾起来着,谁知道那辣妹竟然喊道:“不准动,喂,你别动,哼,这卡是不是你偷来的?”

  天宇实在不想和这辣妹纠缠下去,也懒得理她,直接捡起来就走。

  谁知道这辣妹竟然一挥手顿时数十穿着黑衣服的男子围了上来,天宇顿时脑袋都大了,还是古人说的好,唯小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你不把这卡的来历说清楚了,你就不准走,哼,看来小姐我还真没撞错人。”这辣妹得意的说道,嘴角满是不屑。

  看见这女子脸上的表情,天宇觉得有丝火气。天宇是一个最不喜欢主动惹女子的人,同样也是一个最讨厌女人给他脸色看的人。

  “喂喂,我说你这人真不要脸,都被本小姐抓住赃物了,你还不打算交代啊,现在看你怎么跑?“辣妹继续喝着:”你们还愣着干啥啊,上啊,把他揍的趴下了他就老实了。“

  二十多个黑衣汉子直接把天宇围了一个圈圈。

  噼里啪啦,啊呀声的一通乱叫,直到声音渐渐弱下去之后,辣妹才潇洒得吐出几个烟圈圈,扔掉手中的烟施施然的回过头来,额——二十多个人躺了一地,刚刚那男的却不见了。辣妹楞了半响,才叫喊:“废物,你们都没用,二十多个人竟然还让那小偷放倒跑了,气死我了!哼!”辣妹气呼呼跺了跺脚上了车绝尘而去。

  说实话,这辣妹如果卸下那些古怪的妆,应该也是一个难得的美女,但是天宇对这样的女子只有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