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劫富济己
作者:蓝尘lanhe      更新:2015-06-26 17:48      字数:0
  回了孤儿院,天宇四处转了转,发现自己对这里真的不太留念了,尽管说起来,天宇一直把这里当作是自己的家,但是自从老院长奶奶过世后,自己对这里的感情是一年比一年淡了。不由得彷徨迷茫起来,天宇不知道自己的归宿到底在哪?

  无聊的在孤儿院呆了几天后,天宇决定出去走走。翻翻口袋,发现身上仅留有一千多元了,这么点钱去旅游的话,貌似真有些少吧。左右想了想,天宇决定利用这感悟之力去干点啥勾当,充实下自己的口袋。

  直接去明偷明抢的影响太不好了,搞不好自己就要带着一身力量在监狱过半辈子了。因为全国上下这么多人口,可能像自己这样有奇异力量的人也不在少数。

  站在门口正想着时,一辆省政府牌照的奥迪A6驶过。贪官?对,偷贪官的钱保证不会出事,哪个贪官敢去报警说自己丢了一笔来历不明的钱财?

  打了一辆的士,直接前往省政府大楼。天宇不想偷错钱,搞不好这么多官员中,还有一两位传说中的清官呢?

  到了省政府办公大楼前下了的士,直接神识开了起来。这年头查贪官容易,要真想确定一个人是否是清官那可就真难了,第一是清官可能真的人少,第二是,其实贪官和清官之间,界限也逐渐的模糊起来。

  “王书记,上次多亏了你帮忙啊,小弟真是感激不尽,小弟已经叫人带了点特产给嫂夫人送去了,还请王书记笑纳啊。”

  “哎,李老弟你这就不对啦,我这也是为人民服务嘛,这一套是要不得滴。“

  “哎唷哎唷,王书记你放心,就是点土特产,值不了几个钱,别放在心上嘛,俗话说—“

  剩下的对话,天宇都懒得去听了,这王书记摆明了不是什么好鸟,这对话太俗套了,一听就听出来了。天宇决定了,今儿晚上就照顾这王书记家了。用神识锁定了王书记,就等着他下班回家了。

  好不容易等到王书记出了政府大楼,上了车,天宇赶紧的打了一辆的士,等王书记的车走过三百米左右的时候,才叫的士跟去。一路上,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用神识盯住王书记走的方向,又要怕的士速度过慢而跟丢了,这可把天宇累的够呛。

  等那王书记终于到了家的时候,天宇不由得一阵困意犯了起来,看来神识的使用也是有一个限度的。地方找到了就好办了,就等月上三更直接下手就好了。

  找了个地方,天宇饱饱的吃了一顿,自从能自由的控制这力量的时候,食量突然变大了起来。天宇这吃的倒是把餐厅的老板吓了一跳,都他吗这样吃,老子趁早关门得了。

  天色还早,天宇干脆找了家网吧进去边玩边等。

  天宇点了根烟,优哉游哉的浏览起网页来。各类门户网站上还是那些杂七杂八的新闻消息,倒是在本市的地方网站上看到了一个旅游社团发的帖子,一个名叫且行且游的旅游社发帖子说,七月20号组织团队去香港澳门旅游观光以及报名之类的事项。

  天宇对香港的感觉不怎么样,倒是对澳门的赌场感兴趣,特别是现在自己有了神识,用神识去赌博应该是无往而不利吧。天宇不禁一阵兴奋,记住了报名地址,越发肯定今晚要凑足一笔旅游加赌博资金费用。

  夜色渐渐晚了起来,大概到了凌晨两点左右的时候,天宇结账下了机。挑了一个没人的巷子,直接展开身形朝王书记家奔去。

  这是一栋不大不小的别墅,外表看起来倒是挺普通的。门口几个保安之类的,瞌睡的瞌睡,吸烟的吸烟,压根就没在那看守。

  院子不大,天宇几个跳跃就闪到了他家二楼的窗户上。神识告诉天宇的是,整个别墅里的人都睡着了,那王书记还呼噜呼噜的打着鼾。查看了下别墅的层次分布,天宇决定先对主卧室下手。

  但是王书记夫妇都睡在主卧室,不能发出一丁点声响,不然就有吵醒他们的危险。窗户里面是反锁的,天宇不得不用一道暗劲震开了锁,用感悟之力稳住窗户慢慢地移开,移到差不多的时候,天宇一个闪身飘进了屋里。

  这卧室的床柜边上有一个保险箱,天宇不禁一喜,直接往保险箱走去。熟练的直接震开保险箱,打开一看,钱不多,也就那一万多左右,其他的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个人证件。不可能啊,这么清白?

  这的确太不正常了,一个保险箱竟然只锁了一万多块钱和一些七七八八的个人证件,更何况是在这样的权贵之家。俗话说的好,反常既为妖!

  天宇用神识仔细观察起这间卧室,每一处都不放过,地板也一块一块的搜查。果然有猫腻,在衣柜的最里面,竟然有一个夹层!打开衣柜,摸了摸夹层,竟然没啥机关存在。天宇直接打开了夹层,乖乖,这回可不得了,估摸着最少都有五十多万现钞,还不包括其他的珠宝首饰之类的,里面好像还有一个账本。

  来不及详细看账本,天宇直接找了一个大一点的袋子,把夹层里扫荡一空,账本是必须带上的,以后也有一个要挟这王书记的筹码,至于存折信用卡之类的,天宇觉得还是没必要带上了,毕竟不知道密码也白拿,干脆留给他好了。背上袋子,天宇一闪身就出了卧室,展开身形朝孤儿院奔去。

  一口气飞奔到了雨花孤儿院,进了自己的房间,反锁上门,用神识查看了下,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天宇才呼出一口浊气。虽然是劫富济自己,但是第一次做贼心里头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嘶的一声,拉开袋子,里面尽是红红的大团结。一股脑儿全部倒在床上,哗哗的一片,天宇有些傻眼了,真的,活了二十多年了,还没亲眼见过这么多钞票呢。

  暗骂一声自己没出息,止住了因为激动或许是兴奋而颤抖的手,开始点起钞票来。虽然估摸着有五十多万钞票,但是数完了确定是五十八万整的时候,天宇还是止不住心底头狂流口水,看来这王书记实足的一个典型贪官啊。估计这五十多万还是一个小数目,那些卡里面才是这贪污得来的巨款。

  首饰珠宝之类的暂时用不上了,先放一边吧,对了,还有那个账本一直忘看了。天宇翻开这本账本来,被里面的权钱交易的腐败,被里面如何搜刮民脂民膏的行为彻底震撼了。黑,太黑了,账本里涉及到的官员不下百数,估计这些还是上的了台面的,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估计都没资格上这账本。要是天宇这般想法被那些没上账本的官员知道了,会不会一头撞死!

  这账本绝对是一张筹码,和这些首饰珠宝一起,找个地方好好保存起来吧。天宇自个儿找了地方藏了起来,然后抱着一大袋的钞票和衣躺在床上睡着了——

  不得不说的是,神识虽然好用也管用,但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开着,是人都会觉得不习惯,脑袋太累了。天宇刚得到这神识,一下子还转换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