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感悟之力,悲伤
作者:蓝尘lanhe      更新:2015-06-26 17:48      字数:0
  华夏国上海市S大校门口外,停了一辆拉风的白色宝马X5,车子旁边站立着三人似乎在争吵着什么。

  “你走吧,天宇,我们是不可能的,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们结束了。”一个穿着一套今夏夏奈尔最新款的夏季套裙的女孩,神色冷漠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说道。

  “小雅,为什么?我们相爱了那么久,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天宇满脸慌张,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相信自己深爱了三年的女人会在一瞬间如此冷漠的对待自己。

  “相爱?你知道爱是需要什么来供给么?就凭我们傻傻的厮守,这样有结果吗?”莫小雅有些不耐烦了,鄙夷的看着眼前这位苦苦哀求自己的男人。

  “供给?小雅,我会拼命地来赚钱的,相信我好么?”天宇急忙说道。

  “我等不了了,要等到你能养活我的那一天,我等不了!”话一说完,莫小雅就拉开X5的车门窜了进去。

  天宇见状更是心里一急,想拉开X5的车门无奈车门已被莫小雅从里面反锁住。“喂,我说小子,知道老子这X5值多少钱么?老子现在就告诉你了,莫小雅现在是我王强的女人,你!老子就告诉你,你他吗穷小子一个,赶紧的,现在给我滚远点!”正待天宇使劲拉着车门的时候,一直叼着烟站在一旁的王强看着天宇狠声发话了。

  对于天宇这样的穷学生来说,王强确实有资格说这种牛逼哄哄的话,靠房地产发家的王氏集团,在上海市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已经有了好几栋高级的写字楼,这还不包括已经开发出来的几个成功的地盘。可以说王强就是如今名副其实的富二代!

  天宇被刺激的眼睛都红了,什么理智什么不舍统统忘记了,怒吼一声破口就大骂:“麻辣隔壁的,你他吗不就是个富二代啊,你等着,总有一天老子会让你跪在老子脚下!”一吼完,天宇侧过头看着坐在X5车内悠闲自得的莫小雅,嘲笑道:“不管你在里面听不听得到我说话,我还是要告诉你,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你现在为了金钱可以不要感情,别人也不会把你当宝一样的宠着你,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这句话,天宇转身就走,再也没回过头——

  上海市的夜晚,总是灯火璀璨无比,做为华夏国最繁华的都市,上海市近些年发展的势头越发迅猛。一位男子在傻傻的看着桥下过往的车流,手中的烟卷灭了又点。大概一米80的个子,穿着很是普通,洗的发白的牛仔裤配上一件简单的花格子衬衫,谁都不会说他很帅,但是谁都没法否定,这男子让人越看越舒服。

  游天宇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份感情要掺杂进去那么多的东西。脑海里无数次浮现起小雅对他说的话,等不了!多么残酷的字眼。

  天宇是一位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好不容易上了大学,谈了人生中的第一场恋爱。那时候他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再有了悲伤,每一天和小雅在一起是他最幸福的时候,尽管有时候为了给小雅买上一份礼物他需要省下好多好多天的饭钱。

  三年的大学生活一眨眼就过了,在第四年即将各奔前程的时候,天宇还是没能守住自己一直以为永恒的一份感情。天宇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对什么都很淡然的人,但是这一次他没法淡然下去。吸完了身上最后的一根烟,落寞的背影缓缓向学校走去。

  寝室就剩天宇一个人了,其他的要么回家要么去工作实习。手一招,书桌上的杯子唆的一下飞到了天宇手中,呵呵,天宇苦着脸嘀咕了一声,果然还是这样——

  这样的奇怪力量,在天宇记忆中,是八岁的那一年就开始有了,确切的说是从那个古怪的洞穴里出来就有了。那一次,和孤儿院的玩伴彭炜在郊外玩耍的时候,发现了这一个古怪的洞穴,两小孩子不知不觉的就闯了进去,具体在洞穴里面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天宇想不起来了。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和彭炜一起躺在洞穴口地面上,好像啥事也没发生过。

  只知道自己身上的玉佩不见了,然后偶然发现了胳膊上多了一个类似纹身之类的图案,和自己玉佩上的纹饰一摸一样,但是平时不会显露出来。后来孤儿院的院长奶奶告诉他,这玉佩是孤儿院找到天宇的时候发现戴在他脖子上的,应该是他身份的唯一凭证,玉佩的背面刻有一个游字,所以奶奶给他取名叫游天宇。

  也在八岁那年,彭炜被家里给接走了,走的时候,天宇哭的很是伤心,从小玩到大的玩伴突然就走了,只知道舍不得,两个人却没来得及留下什么联系的方式。就在彭炜走后不久,天宇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种奇怪的力量,时坏时灵的,天宇开始一直以为是自己身体某些地方不正常造成的。这么多年来,天宇一直在研究着这奇怪的力量,慢慢的发现,这力量只有在自己特别不高兴伤心的时候才用的出。

  对于这样的一种力量,天宇也只能苦笑,有什么用呢?难不成叫自己天天撕心裂肺的么?对自己这样一个对什么都淡然的人来说,悲伤太难了。

  这一次的悲伤似乎时间有些长了,距离和小雅分手都好几天过去了,天宇的心还是依旧的痛苦着。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天宇才能借着悲伤来研究身上的奇怪力量。每次运用起力量的时候,天宇感觉不到身体里有像小说里写的内力的存在,只能模糊的感觉到心窝处有一团东西在旋转着。之所以说是“那团”,这是因为天宇真的感觉不到那是啥玩意,也没听说内力还可以储存在胸口的。

  这么多年过去,每次悲伤或者不高兴的时候,天宇都能熟练地运用起这股力量,意念一动,好像有无穷的力量布满全身。现在用这股力量吸来一个水杯这样的事对天宇而言,显得简单之极。天宇最疯狂的一次时,硬是轰掉了大半个山头,直接后果是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星期才能正常活动,那一次,是孤儿院院长奶奶去世,院长奶奶是天宇认为自己唯一的一个亲人。那一年,天宇才十岁,仔细算一算,已经过去11年了——

  收拾了下东西,天宇决定乘明儿的火车回家。在天宇的意识里,家就是指的自己从小长大的孤儿院——星城雨花孤儿院。

  这些年过去,孤儿院搬迁了好几次,中间还失过一次火,导致孤儿院许多的档案资料都被烧毁。自从院长奶奶过世后,院长换了好几次人了,所以天宇对他们的感情都不怎么深。加上这些年外出上学,对孤儿院的感情,除了存在有院长奶奶的那一段,剩下的只有让天宇觉得熟悉的地方了。

  老院长葬在市区郊外,说来也巧,葬的地方和天宇发现的洞穴相隔不远。每年天宇去祭拜院长奶奶的时候,都会去洞穴口徘徊一阵子。

  “奶奶,我又回来看你了。”天宇站在老院长的墓碑前。11年过去了,连石刻的墓碑都逐渐褐色残损,何况人呢?悄然的几滴泪掉落在了墓碑上——

  天宇在墓碑前伫立了许久,回想起和院长奶奶一起生活的时候,越想,天宇就越是觉得孤单凄凉。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天宇似乎找不到了感情的皈依地。

  酷夏的天突然阴沉了起来,云层低的压着人们似乎揣不过气来。啊!啊啊——!天宇一阵发泄式的嘶喊。天宇向前疯跑起来,他心里现在只想发泄只想疯狂。奔跑的速度越跑越快,注意观察的话会发现,这种速度绝对比当今百米记录的速度还要吓人。

  不知道疯跑了多久,跑到后面,不是天宇想跑,而是天宇想停都停不下来。对这种怪异情况,天宇是淡定的多了,试了几次毫无效果之后,干脆收起心思,仔细的观察体内这种怪异的现象。

  天宇能清晰的感觉到,胸口那团东西在以特定的轨迹旋转着,从那团东西处,分出许多许多的丝线流向全身。诶,是不是总要在这样一种悲伤的时候才能激发出这种力量呢?

  天宇干脆放开了心思,不再去感慨悲伤,天宇不想老是要在这样的状态下才能激发出这种力量,于是天宇强行打断了自己的思绪,放开眼,在这一种急速的狂奔下,欣赏不断后掠的风景。在无意之间的行走或者移动,谁会去欣赏沿途的风景?

  在这样一种疯狂奔跑与欣赏交融的状态间,天宇突然觉得自己心里一片淡然,尽管还是能感觉到悲伤的余味,但是令天宇诧异的是,“伤心”都快过去了,这种力量竟然还是存在?

  嘶!天宇倒吸一口冷气,因为他发现自己狂奔的方向竟然朝着一处断崖!这,这难道是天要亡我么?这力量又不听自己的话,并且伤心状态都过去了——天宇心里嘀咕着,算了,真要是这样,可能这就是命吧。

  天宇放开了一切,淡然而然的面对即将到来的狂奔式跳崖。唰!有衣服划过空气的声音,天宇直直的向崖底落下去。

  这时候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估计会觉得怪异之极。双眼闭上,脸部表情严肃,但是嘴角有一丝淡然的笑意。天宇这时候感觉到胸口处的那团东西,似乎旋转的更快了,好像要冲破什么东西的封锁一样。

  啊!天宇不禁痛苦的呻吟了一下。不是为即将毙命的痛苦,而是胸口处的那东西现在似乎要膨胀爆炸了!

  叮!天宇突然听到一声极小的脆响,然后全身充斥力量,胸口处的疼痛也消失了。天宇心底涌出一种感觉,这种力量是属于自己的!嗨的一声,天宇用力一掌朝着坠落方向击打。果然有效,下降的速度明显减慢。掌气击打空气所造成的气体摩擦声,刺耳极了。

  呼呼,天宇深深吐了几口气,突然得到的力量救了自己一命。

  刚一落地,天宇发现断崖下面应该是一个小村落,具体是什么名儿就不清楚了。来不及多想这些,天宇此时整个心思都放在突然由自己控制的力量。找了个角落,盘腿坐在地上,开始研究这力量。

  确认自己现在不是悲伤的情绪的时候,唰的一声,不远处的一颗石头被天宇用掌吸了过来。但是天宇明显的感觉到,这股力量应该不及悲伤的时候的力量。虽然对普通人来说也是极其恐怖,但是要和院长奶奶过世的时候拥有的力量相比,明显差了一大截。砰的一声,天宇一掌击向断崖壁,嗤!断崖壁竟然现出一个半米多深的手掌印!

  天宇吸了口冷气,这一掌要是对着人使用?刚才那一掌好像还不是自己的全部力量。随即天宇又困恼起来,这力量虽然得到,但是要如何修炼呢?YY小说上不是都说需要不断的修炼么?虽然现在能清晰的感觉胸口处的那团东西在不停的旋转,也能感觉到只有自己意念一动,那团东西会迅速分出一丝丝力量涌向全身。

  至于为什么在淡然的情绪下也能使用力量,天宇还是搞不太懂。但是在使用这股力量的时候,天宇感觉到有一股淡淡的哀伤在心头泛起。

  想了想,天宇决定把这股力量称之为感悟之力,这次拥有的力量应该就是悲伤之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