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宇逝如阗
作者:宇逝如阗      更新:2015-06-26 17:31      字数:0
  天都城外荒郊林野间的一座小峰上,一身着蓝紫色长袍的青年男子立于顶上,负手而立喃喃自语道:“皇道极变啊,呵呵,嗯…该封印己身,从头来过了…”

  说罢其左手陡然一震,一口仿佛蓝色水晶铸造的半透明棺椁出现在了其面前,而后其自身的气势陡然而释,一股包含纪元始终,文明更足矣迭使得诸天臣服其下主宰万界的气息从其身上释放而出。

  而后其四极五脏丹田识海脊椎,人体十二秘境具皆闪现出一方世界的朦胧影响,而这朦胧世界之内均有一个光团镇压其中,细观,赫然各个世界内均有一口与先前一般无二的棺椁立于其心,仿佛镇压着一股可以毁灭寰宇重塑纪元的力量…

  蓝宇阗内视着自己体内的一切,眉头悄然紧锁了起来,自语道:“诸皇的力量啊,很棘手啊,还是先释放出来再说吧…”

  语毕之后,十二片朦胧的世界在其身上闪现起来,十二口如先前棺椁一般无二的蓝色半透明棺椁从中化形而出立于蓝宇阗四周,围拢在第一口棺椁之旁,虽是仿佛随意而立的棺椁,此刻却形成了一个怪异诡秘的阵势,将这片时空隔绝了出去,随后蓝宇阗在其中彻底释放开了己身的气势,而后一颗颗大如星辰的精气光团从其周身百窍喷薄而出,布满了这方时空…

  蓝宇阗望着遍布这方阵法时空的精气光团浅笑自语道:“还好神魔之棺本身便是一方世界所化,用其布阵自带时空法则,否则换做其他这精气还不撑爆阵势。”而后蓝宇阗的身侧,那十二口散发着朦胧世界影像的棺椁此时却哐啷一声,齐齐打开了,十二道如神似魔足矣汶震诸天的身影从中立身而起,站于各自棺椁之旁,蓝宇阗看着这十二道身影言道:“能否吞噬诸皇的本源便看此举了,十二始皇分身,噬道…”

  十二道身影齐齐发出一声暴吼,而后一颗颗大如星辰的精气光团接连不竭的砸入其体内,十二道身影周身具接燃起本源之火开始炼融这取之诸皇的本源精气,而蓝宇阗则在一旁默默注视着这一切…随着精气星辰的不断被十二道身影炼化,其气息也在以一个恐怖的速度增长着,而后在到达一个巅峰之后增长速度方才缓慢下来直至停止增长…而此时的精气星辰却还剩余大半,漂浮在时空内,仿佛置身于一个星团般…

  蓝宇阗望向剩余的精气星辰光团皱眉自语道:“十二万九千六百诸皇的精气都被吸收了,而始皇分身也刚好到达了极限,可这剩余的圣人本源,世界之源怎么办。”蓝宇阗望着精气星辰沉吟了起来…突然蓝宇阗转身对着十二道浸泡在皇道本源精气之中的身影大吼道:“返本归源。”而后十二道身影连同棺椁一起分别砸入到了蓝宇阗身体的十二个部位,分别对应着四极五脏丹田识海脊椎,在其体内化作了一个个鸿蒙世界,而那些棺椁刚好镇守与世界中心…

  “一境一变,皇道极变,十二始皇,融道晴天。”随着蓝宇阗语毕,其体内的十二道人影与鸿蒙世界棺椁,开始逐步融合,仿佛在追溯本源一般,最终棺椁将人影再次装入其内,而其体内的一方方世界也与棺椁彼此交融了起来…

  “我志在晴天之末,皇极超脱,区区皇者精气怎么能束缚我的脚步,念分善恶,魂有阴阳。轮回自转,逆乱阴阳。神魔离体,身化唯一。”蓝宇阗仿佛大悟般,紧接便施展开一套套诡秘绝伦的秘术大法,而其灵台也幻灭不定起来,伴随着咔咔…咔咔…的声音响起,蓝宇阗灵台之内的神识产生了不多不少的两道裂痕,随后裂痕迅速扩大,最终在一道为不可闻的撕裂声中一分为三,新分裂出来的两份神识迅速离体在虚空中重组除了两个与蓝宇阗长相一般无二的青年男子,只不过一名身着白衣面色平易近人,另一个身着黑衣散发死亡之气而已…而身着蓝紫色长袍的蓝宇阗此刻却不顾灵台的剧痛对着另两名身影喊道:“神魔位碎只为证道超脱,求那皇道极变,至此世上再无蓝魔蓝宇阗,宇逝如阗,从此吾名雪千极,雪融千极,可润泽星冥。雪封千极,能汶震诸天。”

  白衣青年蓝宇阗闻言答道:“既如此,吾名蓝宇逝,宇逝无妄,逝我如一。日后千极道友,有责定当赶赴…”蓝紫色长袍青年闻言,欣然道:“宇逝无妄,逝我如一。宿命的真谛啊…”未待其言毕,黑衣青年言道:“宇逝无妄么?吾宇恒不动,日后便为蓝宇恒。”身着蓝紫色长袍的青年男子闻言喃喃道:“轮回么?神魔位以解,便看己身造化了…龙皇噬。”身着蓝紫色长袍的雪千极语毕后,突然头颅化作龙首,冰蓝色的鳞片散发着亘古的气息,龙首张合间原本剩余不能融合的圣人精气与世界本源此时却纷纷被吸入龙首之内…

  “穴化寰宇,识塑唯一。”随着身着蓝紫色长袍的青年男子雪千极的喝声,其周身百窍陡然运转起来,吞吐起世界本源与圣人本源,而后百窍饱和之后一些平时为不可见的穴窍也显现出来,如果说百窍是大星的话,那么这些后觉之窍便是那小小沙粒,从百窍闪出拇指大小光芒,而后觉之窍仅有肉眼可见的光点大小便可见出其间差距,而此刻的雪千极眉心灵台神识所在之地,圣贤的意志本源在此与其中的棺椁对持着…雪千极己身见状,立刻调动其中镇守棺椁…“界皇道,万界皆崩,唯吾独存,万物皆逝,唯一独存。”随着雪千极的低吼,镇守其中的棺椁内突然向外散发出崩灭万古,唯一而存的气息,所有与之交触的意识尽皆被崩灭成纯粹的能量,而后被其转化吸收,导入雪千极的灵台神识之内…

  “十二万九千六百名皇者的法则力量,万界诸圣的握转能量的意识,加上诸天万界的世界本源,将会铸就出何等人物呢…”身着白衣的蓝宇逝望向雪千极自语道

  “是你多虑了吧,本体的强盛对你我只有好处而已,你秉承阳的一面,我秉承暗的一面,本体则是代表他自己的道,本体雪千极做这么多,也不过是未未来铺路而已,皇道极变的超脱啊,是飞花梦影,还是证道永生,谁又言的清呢…”一身黑衣的蓝宇恒怅然道…

  而此刻的雪千极的身体突然爆发出万丈豪芒刺破苍穹,雪千极戛然睁开了双眼,收起了龙首,可其周身的穴窍光芒却越发璀璨起来,仿佛将要开辟出混沌,造出一方鸿蒙寰宇一般…“万界附体,本源纳穴。穴衍乾坤,蜕变寰宇。”随着其喝完这道道天音,余下的本源光团一股脑的奔涌向雪千极的身体,如决堤之坝般涌入其体内…“呃啊…啊!一定要挺住,挺住,龙腾衍变,棺镇诸天…封印,幽冥噬…”随着雪千极仿佛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喊出的声音落地,仅余的那口冰蓝色仿佛水晶铸造的棺椁,迅速化小,成为一缕虹芒,射入雪千极其眉心灵台与其中的剩余棺椁一同奋力镇压,吞噬着这些精气本源…

  而就在雪千极双手指节以嵌入己身,肉身穴窍饱满开涨欲裂,身体即将崩溃之时,其体内的棺椁终于镇封住了多余的精气本源,封印在了其内…而雪千极反应过来后,迅速运转己身力量,一举将穴窍的混沌劈除,周身穴窍尽皆化作一方方鸿蒙世界大有十二小有一衍,随后其陡然捏起一个个诡异的印结,勾动起了体内的十三口棺椁的力量,然后将印结打向己身,棺椁的力量也勾动来镇封己身,最终其气息节节下落,不对视其那双仿佛隐含一方世界的眼眸的话,根本看不出与常人有何异常…

  而此刻的白衣蓝宇逝黑衣蓝宇恒见状大骇疑问同道:“你这要是干嘛,吞噬成功,为何还要封印己身,且还封印到了肉身境…到底是为何?雪千极本尊。”

  雪千极此时却淡然的说道:“重走晴天路而已。”说罢便消失在了这方时空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