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予毕业】
作者:为何有雨      更新:2019-01-26 13:55      字数:2464
  “白苏啊白苏,你搞什么?还没实习几天呢,就被医院取消了实习资格,这在我们医学院还从未有过啊!”

  近乎咆哮的声音,从青宜医科大学临床医学院的办公室里传出。

  中年男子,黑框眼镜,黑白相间的板寸头,还有那口沫横飞的态度,都给人一种威严的压迫。

  尤其是将手中钢笔拍在桌子上的动作,加上铁青的脸色,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这是白苏的导师,教授华言,能让一个教授如此失态,肯定不是小事。

  迎着华言那对怒目的,是一个穿着朴素却洁净的清秀男孩,廉价的银色金属框眼镜,让他剑眉下闪亮的双眸显得更加柔和。

  “老师,这事我没做错!都是……”白苏并不意外老师会知道,毕竟这事可不小。

  “你没错?你没错会连实习规培资格都被取消?莫非这还是我错了么?”华言冷冷地盯着白苏,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华言挺欣赏这个学生的,家庭条件不好,却十分的努力,成绩一直是院系中数一数二的。

  不过那是以前……

  现在,华言是恨白苏不识时务,竟然捅出那么大的篓子,让他这个导师也跟着担责,肯定要被扣奖金的。

  白苏剑眉轻皱:“老师,您可知道,是他们……”

  “你无须废话,我什么都知道了!你以为你做了一件好事?可是你让李主任颜面丧尽,让第一人民医院声誉扫地,犯了业内大忌!”华言沉声道:“什么都别说了,这次你的实习被取消资格,还犯下这等大错,经研究决定,不予毕业。”

  “什么?”白苏惊呼道:“不予毕业?老师,什么意思啊?”

  华言脸色阴沉:“什么意思?就是你的毕业被无限延期了……”

  “无限延期?”白苏更加惊怒:“这怎么可能?就算我实习成绩不合格,那我也可以申请再实习啊!”

  实习成绩为零,白苏能够接受,可是不予毕业算是怎么回事?

  “你有这个机会么?整个青宜市不管是市区还是下属县市,又有哪个医院会接收你?”

  “老师……”

  医科大有些学长实习成绩不理想,也有机会重新安排实习,一直到合格后再领取毕业证书,怎么到他这就不行了?

  华言不耐烦地甩手截口道:“白苏,这是院领导开会决定的……你……作为你的导师,我建议你趁早做好转行的准备吧?”

  “转行?”白苏见鬼一般看着华言。

  他十数年寒窗苦读,好不容易考上青宜医科大,又经过五年的刻苦学习,才走到今天这一步,却被告知要他转行?

  而且他这十几二十年来,还有鲜为人知的努力,这些都因为一句话就要抹杀?

  再说,在医科大学不学医,转到哪去?这算什么?

  似乎被白苏的目光灼到了,华言眸光闪烁着:“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已经帮你求过情,可是没用……反正出了这个事,你在这个圈子已经混不下去,毕不毕业已经不重要了……”

  “不重要了?老师,我这五年的青春,竟然被你说的如此轻描淡写?”白苏眼中的哀意更重,并不仅仅是为自己哀伤。

  这还是他无比敬重的恩师吗?

  “谁让你那么不识时务,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人都敢得罪。现在你在这个圈子混不下去了。完全是你个人行为造成的,你已经成年了,自然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华言回答得很冷漠,在他眼中,白苏已经从一个学业优秀的学子变成一个前途无亮的废人了,这种学生,成绩再好也没前途,没前途的学生还在他身上花什么心思?

  “混不下去?难道在老师眼中,医学事业,只是一个混迹的圈子吗?”白苏心头突然很痛,有种信仰被背叛的感觉。

  再一次被白苏的灼热的眼神刺到,华言的目光不自然地落到其他地方:“我现在没心情跟你辩论这些,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老师……”

  “出去!”

  感受到导师的不耐和冷漠,白苏的鼻子有些发酸,但是他强忍住泪水,毅然转身离去。

  在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刹那,白苏脑海中响起那个李主任的声音……

  “我李某人敢保证,从这个医院出去,整个青宜,不管市县,绝对没有医院接受你这种‘劣迹斑斑’的医生,你趁早还是改行干别的吧。”

  白苏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只有鄙夷,但是他真的没想到,那个李念仁竟然真的有这样大的能量,连学校都能影响到。

  如果真的毕不了业,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都白费。母亲辛苦的工作就是为了供自己上大学,就算他再有能力,也要有个文凭做敲门砖。

  白苏本科毕业,不打算进一步读研,就是想早点当上医生,也能够给家里减轻负担。

  “不行,我一定要毕业,一定要成为真正的医生。妈妈,妹妹,我一定要让你们过上好的生活。”白苏心中暗下誓言。

  碰到这种事,没有谁能甘心。

  白苏自然不会轻易放弃,他马不停蹄地找了教务处主任,分院院长,以及学校副校长……

  可全都没有用,学校对他的处罚依然是实习成绩为零,并且再不给他推荐实习医院,也不给他毕业,如果他强行要毕业,就只给他颁发肄业证。

  开什么玩笑?没有达到毕业年限或程度而离校停学的学生,才会获得肄业证,那玩意根本没用,跟高中毕业证有什么太大区别?

  尽管有些同学听说了事情,也为他鸣不平,可是大家也都爱莫能助。甚至于有些人故意疏远他,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埋头苦读,还经常往学校停尸房里跑的白苏,在学校里其实算是个异类,并没有什么朋友。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白苏却不敢打电话回家,枯坐在操场转角的他感觉前所未有的无助。

  夜幕垂落,耳畔的虫鸣,都似乎掩藏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悲凉。

  “嘟……”

  昏沉的白苏,因为兜里手机震动声而惊醒。

  白苏摸出电话,来电显示上的名字是……张蕊。

  张蕊,是白苏交往了好多年的女朋友。高中同学,而且还是邻居。

  原本白苏是不打算在读书期间谈恋爱的,毕竟他们家的情况并不太好,他给自己定了个目标,每年的奖学金必须拿到,而且要尽可能地学到更多的东西,为日后出来工作做万全准备。

  张蕊一直就喜欢他,而且一直以来都很热情。

  张蕊的父母也知道自家女儿一直很喜欢白苏,还有意促成他们俩,甚至还经常刻意地生活上帮衬一下白苏家。

  因为,白苏的确很优秀,他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

  女追男,隔层纱,加上白苏对张蕊父母平常很照顾他妈妈,心存感激,渐渐的也就真的在一起了。

  白苏极其重感情,一旦成为男女朋友,他就会全心全意的付出。

  在别人看来,白苏是一个非常好的男友,典型的暖男。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穷了一点,不能买太好的礼物。

  不过即便穷,一旦拿到奖学金,白苏都是第一时间给张蕊购买礼物。

  白苏很珍惜这份感情,这段时间很困难,他都没有跟张蕊说他的情况,甚至好些天了,他每次拿起手机,看着通讯录,却都没有拨通张蕊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