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脱困
作者:飞轩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秦雄气冲冲的回到他的宿舍,他需要冷静,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老大,今天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汪冲一边吃着香蕉一边问秦雄。

  此时汪冲两眼正聚精会神的盯着他那宝贝书,还没注意到秦雄此时凶神恶煞似的表情。

  “老大!”汪冲回头看向秦雄,可秦雄的面容早已僵硬。

  “小冲,刚才李耀被四班的人打了,现在躺在医院里。”秦雄让自己平静的说道。

  “李耀被人打了,老大,那你”汪冲期待着为秦雄的回答。

  “晚上放学的时候我看到7、8个人在楼道里围着打一个人。灯光很暗,我也不愿意理这种事,可里面被打的那个人突然喊我的名字,那声音虽然很小,但我总觉得听起来特别熟悉。我赶紧跑了过去,仔细一看才知道是李耀,然后我就把那几个龟孙子给打跑了。李耀昏过去了,我背着他去了校医院。”秦雄简单的叙述了刚刚这一个多小时里发生的事。

  “草,那帮该死的王八蛋居然做出来这种事。”汪冲怒骂道。

  “我要好好整整那几个王八蛋,小冲,你帮我想想有没有什么好办法。”秦雄看向汪冲。

  汪冲沉默了一会,突然瞥向秦雄。

  “老大,要不我们把这事闹大点。我就不信犯了第一大学禁条的人能有好日子过,我现在就给辅导员打电话。不过,老大,有件事得麻烦你。”

  “什么事?”秦雄问道。

  “我觉得四班班长很有可能就是幕后主使,只是他没想到这件事会让强哥你碰到,强哥,这可是个机会。把全院的部长都叫过来,然后拖住四班班长,知道这件事的人越多越好,剩下的交给我。”汪冲坏坏的笑道。

  “我明白了。”秦雄也微微一笑。

  汪冲的话一出,秦雄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四班班长胡力一直都在暗地里跟秦雄较劲,一直想办法整秦雄。

  对于胡力这块绊脚石,秦雄是想越早铲除越好,可一直没有什么机会。

  这次李耀被打,虽说是坏事,但正好给秦雄提供了一个铲除胡力的机会。

  胡力也想不到原本就想悄悄地教训一下李耀,这在他看来很小的一件事,却惹到了秦雄这头狮子。

  胡力要是知道了,恐怕哭的心都有。

  “老大,放心吧,这回有好戏看了。”汪冲对正要离开的秦雄小声说道。

  秦雄出去后,马上给他的部长打了电话。

  “部长,我这出事了,有一帮四班的同学今天晚上放学的时候打李耀,我过去阻拦,虽然把那帮人赶跑了,可李耀的伤太重,现在在医院里。”秦雄装作特别慌张的说道。

  “你别害怕,他们敢打我的干事,真是活腻歪了。这事我跟主席汇报一下。你先回宿舍待着,我一会去找你。”秦雄的部长周辉放出狠话。

  秦雄挂了电话,事情正向他预想的方向发展着。

  秦雄和胡力的矛盾大家都明白,只是两人从没有在明面上显现过。现在让秦雄逮到了这个机会,他怎么会放过!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之后。

  “秦雄,你过来,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跟主席、部长们说说,不许隐瞒。”周辉看向秦雄。

  “嗯,部长。”

  于是秦雄开始叙说今天晚上在教学楼走廊里发生的事,当然该添油加醋的地方必须得添点油加点醋。

  这些在学生会里干部听到秦雄这么一说,心里也都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同时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如果要通道学校那去,不管是谁,都会被开除。

  “秦雄,看来你功夫挺厉害!主席,既然事情这样了,咱们把胡力也找过来,当面调查清楚。”站在秦雄部长旁边的一个高挑美女说道。

  “给胡力打电话,叫他过来!”主席王涛喊道。

  五分钟后,“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进来!”主席喊道。

  这时从门外进来一个光头,身材偏胖,比秦雄矮上二十公分的胖子。

  “主席好,各位部长好。”胡力开口道。

  “胡力,你知不知道你们班的一帮同学在楼道里打了李耀和秦雄?”主席强硬的口气显得谁也不帮。

  “主席,我真的不知道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谁干的,主席,您告诉我,我一定把他带过来让秦雄狠狠教训他。”胡力抬起头看来狡猾的看向秦雄。

  “秦雄,胡力看来是不知道这件事,要不这样,你让胡力回去好好调查一下,然后给我们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这样好不好?天也不早了,大家都回去吧!”主席说道。

  主席此时的语气很平缓,可秦雄明白,这是主席想帮胡力,这件事明明就可以现在就去胡力他们班的宿舍去查,更何况被秦雄打伤的那几个人身上的伤不可能好的这么快,只要一看,就能明白,确实是胡力他班里的同学做的。

  可这时候主席偏袒着胡力,在场的这些副主席们,部长们都明白,胡力可是王涛最忠实的走狗,平时给王涛办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王涛这时候怎么得也会帮他一把。

  “看来是没希望了”就在大家心里都这么想的时候。

  “哎呀!这么多人都在这呢,主席,部长,都来了,坐坐再走,强哥,你也是的,怎么不让大家喝点水呢?”南宫玉喝的醉醺醺的走进来。

  “吆,光头小狐狸,今儿你怎么有空上我们宿舍来玩呢?稀客稀客!对了,今儿晚上你们不是揍李耀去了吗?怎么,你没去,太可惜啦!”南宫玉在众人面前像个醉鬼似的说着,可他说的这些话却让众人一惊。

  “看来这件事跟胡力脱不了干系,”这时候,在场的大部分人心里都这么想。

  让南宫玉一言惊醒的人都在看着胡力,连主席王涛想帮他说话都不好意思插嘴。

  “南宫玉,你这么说,有证据吗,你不要血口喷人。”胡力反驳道。

  “证据,别着急,一会就来。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怎么脸红啦!”南宫玉笑着说着。

  胡力让南宫玉这么一说,心里还真有点没底,他真是不知道南宫玉有什么证据,并且打李耀的那几个人今天晚上打完李耀之后根本就没回来,这是他们商量好的。

  可他并不知道,那个大个子在回去的路上被龙马截到,也是龙马告诉汪冲后,汪冲安排南宫玉搞得这么一出,目的就是为了让辅导员赶过来。因为他明白辅导员作为他的亲大舅,肯定会帮着他说话。

  可怜胡力现在只能怪那几个打李耀的人,怎么傻了吧唧的招惹到了秦雄。

  “南宫玉,如果你真的有证据,我们可以在这等,可你如果没证据,让这么多部长和我在这一直等下去,你要知道戏弄这么多人,你的罪过不比打人的那几个人轻。”主席王涛言辞激烈的说道。

  “别着急啊,主席,虽然现在李耀躺在医院里不能当场指证,可胡力他指使他们班同学大人的事早晚都会被证实。”南宫玉对道。

  胡力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南宫玉,我没空和你瞎扯,主席,我先走了。”正当胡力借口要走时,一只强壮而有力的手挡在了他前方。

  “别这么着急,怎么不等等小玉的证据,看看他是怎么证明这件事是你主使的呢?”秦雄挡在了胡力身前说道。

  “秦雄,你”胡力气的脸色发白,但他又不敢怎么着,一是因为旁边这么多的部长,主席。二是因为打架,他跟本打不过秦雄,想要来硬的,他还没那个实力。

  “胡力,你就等等,如果不是你做的,我们绝对饶不了秦雄。”高挑的美女轻柔的说道。

  大家也一起起哄让胡力在这等着。

  现在胡力只能无助的看着主席王涛,可王涛也很无奈,“我怎么帮你啊!”

  秦雄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拦着胡力不让他走,是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兄弟,绝对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突然,从门外传来一声。

  “进去,怎么你打人的时候的气势没啦”

  门口出现了一个脸上大面积淤青的大个子,他身后还有一个打扮的十分成熟的人,但脸上还是不免有着一些稚嫩。最后还跟着一个身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

  “辅导员!”大家异口同声地喊道。

  “都在这呢!正好,我也把我刚刚接到的一个关于大一四班班长胡力指使自己班同学打人的事件结果跟你们说一下。”辅导员面带笑容的看着这些在场的人,这种事他见了不知道多少次,面带微笑再正常不过。

  “胡力,你的行为严重违反了校规,鉴于你的行为,学校做出了对你予以革除所有职位,并且回家反省一年的决定,其他所有参加打架的人予以开除处分。好了,你们都回去吧!”辅导员平静的说道。

  此时胡力靠在桌子旁边,脸色煞白,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个脸上大面积淤青的大个子,他知道是这个家伙出卖了自己。可为什么他会出卖自己,他不明白,也许这个问题该去问龙马才对。

  等大部分人都走了之后,“大舅,为什么不把胡力开除啊?”汪冲疑惑的问道。

  “你这个小孩,不懂的事太多了,胡力的家里和学校的高层有些关系,但这事那个大个子都招了,你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胡力搞得鬼,如果学校不管,事情自然会移交到市安全部门,胡力的家人就是想保住胡力也保不住。我也是这么接到上面给的指示,你们闹得动静不小啊!不过你们放心好了,李耀住院的费用都由胡力的家人出,并且会给李耀一笔赔偿金。这已经是非常好的结果了,这件事到此就结束吧!”辅导员语重心长的说道。

  “小冲,你们是怎么让那个大个子供出来的?”秦雄好奇的看向汪冲。

  “这个,其实强哥,你得感谢龙马,我那时候偷摸去调查了胡力他们班的宿舍。可是他们所有的宿舍都少人,我当时就明白了这是胡力的诡计,我就赶紧去找了舅舅,希望会有所帮助。在半路上我接到了龙马的电话,他说大个子会把整个事件的所有经过都如实交代,让我把这个大个子逮到辅导员那,然后我就照做了。”汪冲解释道。

  “龙马”秦雄脑袋里现在也满是问号。

  他在想龙马是怎么做到让大个子说出实话的。这个问题以后也会一直萦绕在秦雄的脑子里,只是他一直不敢当面问龙马,即使问了也不见得会有答案。

  不过现在事情过去了,李耀的事也解决了,秦雄也就不再想那么多了。

  这件事之后,秦雄的前进之路自然显得更加平坦。

  而李耀出院之后则更是把秦雄看作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强哥,我服你了,真是想不到现在新生都这么狂了,对了,你刚才见到刘莉了吧?”南宫玉用饥渴的眼神瞄向秦雄。

  “你小子,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欠揍!”秦雄给了南宫玉一拳。

  秦雄知道南宫玉这小子心里惦记着刘莉,虽然刘莉喜欢龙马,可龙马从没有答应过她,南宫玉当然有机会。可这小子已经有女朋友了,还在想着这种美事,让人觉得他欠扁。

  “后天就是开学典礼了,小玉,到时候什么美女遍地都是,你说你怎么总惦记着刘莉啊!让人费解。”秦雄没有转过头去看南宫玉,这种话他说不止一遍了。

  “算了,不提她了,吃饭去。”南宫玉赶紧换了话题。

  黑龙市第一医院十六楼,安静的走廊里站着一个身着白色运动套装的青年,清秀的脸上显得有些憔悴,让人怜惜。

  “婉儿,你会好起来的。”龙马在心里默念道。

  “吱……”龙马身后的房间门被打开了,从里面出来了一位中年的女士,女士表情凝重。

  龙马走向前去,“医生,婉儿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龙马等待着医生的结果,与其说是结果,不如说是审判。

  “林婉的病情和之前相比,虽然稳定下来了,但总体情况却是在恶化,你要做好准备。”医生叹了口气之后走开了。

  “不会的,婉儿会没事的,为什么,为什么……”龙马脸上流下两行绝望的泪水,他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太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