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装哑巴,不习惯。再次装哑巴,不习惯
作者:妖娆紫水晶      更新:2015-07-10 11:17      字数:0
  Part.30

  看着额头上面的伤疤,白冰心隐隐约约的记得,自己在那场大火中晕迷了之后,仿佛做了一个梦,可是这个梦却让人有种说不清的感觉,似梦似真实。

  这个时候,桃花端了饭碗进来,看见白冰心正在对着镜子照,心中一惊,急忙放下手中的碗筷来到了白冰心的身边,白冰心扭头也主意到了桃花的气色也不是很好。

  桃花刚要说话,可是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白冰心问:“这个?是不是那场大火的结果?”

  桃花点点头,心中忽然想起白明月那狠毒的模样,和曾经在自己的身上做过的事情,想到这里,桃花的身体就是一激灵,白冰心眼尖的问:“桃花你怎么了?”

  桃花摇摇头,看着同样苍白脸颊的白冰心说:“没事,小姐你就放心吧,对了,小姐你不是饿了吗?现在饭菜已经弄来了,您快点吃吧,要不然该凉了。”

  说着,白冰心真的觉得自己饿了,肚子里面的叫声让白冰心和桃花两个人相视一笑便走向了饭桌,到了饭桌前面,白冰心说:“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忍不住说话,桃花,你也真是的,怎么不提醒我一下呢?”

  桃花捂住嘴,笑笑说:“小姐,难得你有自知之明啊,要知道,自从你醒来之后,话就变得越来越多了呢。”

  白冰心嘿嘿一笑,赶紧往嘴里面送了一口粥。

  这就是心虚的表现啊。突然间,白冰心听见外面的脚步声,桃花往外面一看,回头告诉了白冰心:“小姐,是老爷和夫人来了。”

  之后便匆匆的上外面迎接去了,白冰心还在犹豫是站起来还是继续吃饭的时候,两位老人已经快速了走了进来,应该是很久不见了吧,白冰心忽然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位老人已经苍老了更多了,两鬓的白发,让这当朝的丞相变得不再那么的巍峨。

  白冰心忽然想说话,可是看着两位老人,还是硬生生的忍了回去,用手语表示:“爹,娘。”

  白冰心的娘泪眼婆娑的看着白冰心,急忙抱着自己的女儿哭着说道:“心心,是你吗?你真的是我的女儿吗?告诉娘亲,什么地方不舒服啊?让你爹给你找最好的大夫。”

  白冰心无奈的摇摇头。表示自己已经没事了,只是额头上面的伤疤有点难看,其余的身体状况一切都好。这个时候,丞相大人也在旁边说:“乖女儿啊,要是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告诉爹,爹一定为你办到。”

  白冰心欣然的点点头,其实当她醒来,或者说,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她就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服装店,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饭店,当然了,这离不开资金,谁有钱?

  白冰心不知道自己的私房钱放在什么地方,恐怕问桃花,又得惹来一大堆的麻烦,那么这个价最有钱的当然是这个当宰相的爹爹了,丞相忽然觉得自己的后背有阴风阵阵的吹过,还纳闷呢,忽然看见白冰心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就好像看着金子似地。这个时候,就听见外面有人在说:“哎呀,听说姐姐醒来了,是不是啊?”

  白冰心一听声音就知道是白明月,心中的厌恶也明显的表现在了脸上,白冰心看见桃花的身体一哆嗦,用眼神表示:“你怎么了?”

  桃花摇摇头,告诉她,她很好。

  今天的白明月穿着白色的尽袍,清晰的呈现了她的玲珑期限,淡妆让她显得更加的脱俗,只是眼神却是那么的浑浊不堪,起码在白冰心看来,她就是衣冠禽兽。白明月进入到了屋子,第一个看见的便是白冰心的父母,丞相看了白明月一眼说:“干嘛这么毛毛躁躁的?成何体统?”

  有一刹那,白冰心清楚的看见白明月严重一刹那的希冀,可是随着丞相的一句话,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白明月故作委屈的说:“爹,好歹我和姐姐要好,她醒来,我知道了,当然会高兴,会过了一点,女儿下次主意就是了。”

  白冰心的娘在一旁附和:“是啊,是啊,老爷,就不要说明月了,她也是好心,在说了,女儿醒来,而且身体都很好,你和我不都高兴的不得了吗?明月还小,很多事都不懂。”

  丞相微微叹气:“你啊,你啊,夫人,这孩子都让你给惯坏了。”

  丞相夫人呵呵一笑说:“好了,老爷,她们姐妹俩恐怕有很多事情要说吧?咱们就先走吧,等晚点咱们在来。”

  白冰心就算不说话,只要盯着她们,看着嘴唇就能知道,所以白冰心轻轻的点点头,然后比划:“娘,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说完冲着丞相和丞相夫人温柔一笑,丞相夫人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和丞相两个人走了出去。这个时候,白明月扭头看了下桃花说:“我和你家小姐有事要谈,你出去等着吧。”

  然后冲着她自己的丫鬟使了个眼色,她的丫鬟来到桃花的身边说:“桃花,我有个刺绣不会,你教教我好不好?”

  桃花站在原地说:“这……”

  然后看着白冰心,白冰心轻轻的挥手,让她出去。等两个丫鬟都出去,白冰心没有说什么,坐了下来,因为她真的好饿啊,也不理会站在旁边的白明月,白冰心自顾的吃着香喷喷的饭菜,白明月看着越来越冷淡的白冰心,心中也是一阵纳闷,自从十天前,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而且就是失踪了的桃花也同时出现的时候,这让她非常的惊讶,不是被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男子给救走了吗?

  为什么现在她竟然什么都没说?而且好像对她有戒备一样?

  白冰心喝完最后一碗粥,看着还在原地的白明月,表示自己惊讶了一下,然后用手语比划:“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还在我的身边。”

  白明月闭上眼睛,顺口气,依然表面淡定的说:“没事,姐姐这么久都没好好的吃东西了,大病初愈,难免会忘记一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