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公车之争
作者:残文太子      更新:2015-06-26 19:20      字数:0
  在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后,将晨终于进城了,在进城后将晨脸上满是高兴道:“啊!——终于进城了,可把我累死了,看看有没有公交车先”。

  在等了五分钟后,一辆公交车缓缓的向将晨驶来。

  招手——上车——交钱;

  将晨向车上看了看后,发现车上除了一对老年夫妇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将晨在车右座位栏中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后,就在车窗上拿了一张报纸假装看报纸好遮脸,就这样车子缓慢的前行了几分钟后停了一下;

  一个头染黄发,双耳各耳戴五颗耳钉,身着土色背心露出那纹了身的双臂和穿着一看就是地摊货的迷彩裤,脚踏一双破凉鞋,年龄有二十一、二岁的社会青年拦抱一个小太妹打扮的青年女子上车了,青年在车上望了望后,拦抱着女子走到和将晨一排的左座位栏坐下后就和那小太妹调起情来。

  将晨还是假装看报纸,就这样过了几分钟后;

  “看!你看!有人在拌蒙面俠啊,哈哈哈!你看,那打扮,好搞笑啊!”青年在一边指着将晨向小太妹说到。

  “噢!是吗?我看看!”小太妹转过头仔细的看了看后笑道“真的耶!这年头还有人扮蒙面侠耶,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小太妹说完后就捂嘴大笑起来。

  “喂!哥们,你在哪打扮的,介绍介绍吧!哈哈哈哈哈!”青年一脸夸张的表情向将晨提问道。

  “喂,哥们够了吧!”将晨瞪着青年说到。

  “喝!小子,你敢瞪我啊,喂!你看,蒙面侠瞪我呀,我好怕怕啊!哈哈哈哈!”;青年一边给小太妹说话一边拍拍胸口脸上露出心惧的表情佯作害怕。

  “你”将晨指着青年叫到,可还没讲完青年就打断吼道“你什么你啊!你想怎么样啊你!”。

  “要不是现在我不能打架,不然我不把你”将晨恶狠狠的讲到。

  “不然把我怎么办啊?我就站在这,你现在来咬我小JJ插我PP啊,我好怕怕啊”青年一脸讥讽的说到。

  “你你!我惹不起我躲得起吧!”将晨彻底拿青年没发,到最后就只有用出了这招。

  “呵呵,本大爷今天心情好,就放你一马,不然有你小子好受的”青年做出一副宽宏大量的表情向将晨说到。

  将晨扭过头不再理那青年。

  “你知道不,我今天在城外意外的赚了一笔”青年一脸自豪的向小太妹吹嘘到。

  “哦,是什么,说来听听”小太妹一脸的好奇之色。

  “今天上午我本来打算和几个朋友去城外办点事的,可到一荒野,你猜我们看见了什么?”青年故卖关子的问到。

  “看见什么了?”小太妹好奇的问到。

  “呵呵,一辆摩托车,不知道是哪个傻比,把车放在那还不上锁,喝喝,到最后,便宜了我们,你说这是不是意外的收获啊?”青年满脸的兴奋之色。

  “呵呵,那肯定是啦!不过一会那可要请客啊!”小太妹在青年怀中撒娇的说到

  “好!好!好!”青年捏了一下小太妹答应到。

  “小子,看什么看啊!没见过啊!”青年向将晨叫到,原来将晨在听完青年的话联想起自己的摩托车,不由满眼怒火的向青年瞪着,而刚好被青年发现。

  “你偷的那车是我的!”将晨要牙露齿的讲到。

  “额!——那傻逼是你啊!哈哈哈,笑死我了”青年一阵错愣就指着将晨捧腹大笑的说到。

  “你把我的车弄到哪去了?”将晨满脸恶狠狠瞪着青年的问道。

  “怎么!看你这表情真的想咬我啊,知道我是谁不,我可是大名鼎鼎阿博,阿博!你知道不?道上混的谁不认识我的,知道道上的人怎么称呼我的吗?一看就知道你不知道,不怕告诉你,道上的人都叫我博(勃)起哥,知道不?小子,我偷你车那是看得起你,现在你就算知道是我偷的,你能把我怎么办啊!”青年阿博在车上就恶狠狠的向将晨唬到。

  “你!好!你给我记着,下次别让我遇见,司机,下车!”将晨指着阿博青年丢下一句狠话等车一停下就快速的下了车。

  下车后;

  “唉!终于下了,那小子有纹身,好吓人啊。靠!要是我是僵尸!等等,我现在不就是僵尸了吗?我是僵尸我开始干嘛怕他啊,他妈的,那小子别让再遇见,否则我一定把他吸成人干”将晨意淫了一会后就捂着脸向家里走去。

  到家后,将晨快速的把门关上后就倒在了床上。

  “啊——现在该怎么办呢?肚子好饿哟!对了!叫外卖”将晨翻身起身就拿来电话,拨号后。

  “嘟!嘟!嘟!嘟!”。

  “喂!”。

  “李叔啊,我小晨啊,我感冒了,就不下来了,你给我做点菜端上来吧!”将晨语气尽可能的平常化和李叔讲话。

  “哦,是小晨啊,怎么,人不舒服啊,那我叫小月把饭菜给你送上来啊,你等等啊!”李叔在电话里交代了一下就挂了。

  就这样将晨在屋里挨着饿等着饭。

  二十分钟后:“嘭!嘭!”“晨哥,饭来了!”一阵敲门声后传来了小月的声音。

  “哦,是小月啊,我开门让你把饭递进来吧!”将晨因为自己僵尸的身份所以不敢见小月。

  “晨哥,你不舒服啊,那我进来陪陪你吧!”这年头怕什么来什么。

  “啊!——哦,不用了,我这病会传染的!”将晨刚要开门听见小月这么说就又不敢开门了。

  “那你开门让我看看啊!我不怕你传染”小月吹促到。

  “你不怕我怕呀!不行,你不能进来,不然我就不开门”将晨大声的叫到。

  “这!那!那你也得开门我拿饭给你啊”小月对将晨彻底没法了。

  “你把饭放在门口就好了,一会我自己来拿!你先去干活吧!”将晨背靠屋门向外面的小月叫到。

  “哦,那我放在这了,我走了,你要有什么就打电话啊!”说完小月就下楼去了,同时还在嘀咕将晨今天怎么怪怪的。

  “你走了没?”将晨不确定的向门口叫到。

  又过了一会将晨才开门把饭拿进来。

  饭菜是将晨平时最爱的饭菜,将晨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鸡肉放入口中;

  “呸!呸!呸!呸!这是什么味啊?好难吃啊!”鸡肉入口,但味道已不是原来那诱人的味道了。

  “呸!呸!呸!呸!呸!呸!”将晨将所有的饭菜都实验了一边,发现自己都不适应这些饭菜的味道了。

  “难道我真的只有吸血吗?”将晨无力的自问到。

  拿起电话;

  “嘟!嘟!嘟!”。

  “喂!”。

  “李叔啊,你那有没有鸡血猪血什么的,要新鲜的”将晨语气恭敬的问到。

  “你要这些东西干嘛?”李叔疑问的问到。

  “没什么!就是要点有用,你又没有啊?”将晨打马虎的再次问到。

  “鸡血猪血就没有了,不过黑狗血还有几斤刚刚才杀的,保证是新鲜的”电话中传来李叔的答案。

  “黑狗血啊!好吧,你叫小月拿上来吧!”将晨沉吟一会后就略微失望的向李叔说到。

  “好吧!,我叫小月马上给你送上来”李叔讲完就把电话挂了。

  两分钟后;

  “嘭!——嘭!”“晨哥,血拿来了,你开门啊”小月在门外向将晨叫到。

  “啊,你把它放在门口,我一会自己来拿啊!”将晨慌乱的叫到。

  “哦,那我放这了!”小月把黑狗血放在门口就下去店里了。

  一会后,将晨开门把黑狗血端了进来。

  “哎!——好恶心啊算了不管了,死就死吧!”看着盆里的黑狗血,将晨一阵头晕,在一阵适应后,将晨下定决心将盛有黑狗血的盘子端到口边。

  “咕!咕!咕!咕!”一阵饥渴狂饮的声音后。

  “嗨!——真饱啊!,不过这味道就看来我以后要多到医院的血库去光顾光顾了”。

  就这样,将晨在饿了就喝黑狗血饱了就照月光的循环下渡过了他成为僵尸的第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