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拾肆 终章 无怨无悔
作者:啦啦小淫      更新:2015-06-26 19:17      字数:0
  说话的少年带着一张什么都没有话的白色面具,从面具中传出的声音有些沉闷

  “黎,你说什么!”站在他的卷发男子双手持藤斜睨着双眸瞪着他。

  “怜卿…”银发的少年按住卷发男子缓缓摇头。名叫怜卿的男子冷哼了一声,放下了长藤。

  “月黎,你想做什么?”银发少年向前一步试探性地问道。

  可对方似是无视一般,自顾说道,“嫇儿,过来。”

  我不解地看着他,此时,抱着我的隐白趁机将我护到身后,而离我们最近的黑衣少年见此一甩之前的迷茫,再次举剑刺来。

  我忙惊呼,“不要!”耳边却响起面具少年淡然地声音,“相信我。”好像条件反射我唰地一下望向他,而他正笑得悠然。

  剑锋正逐渐逼近隐白,他的眸中闪着坚毅的强光,有些炫目,让我心疼。在我心中千呼万唤了多少次,让时间停下,让他、我爱的人活下去!

  然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奇迹?发生了。时间竟硬生生地停止了下来。所有人都僵持在这一刻。

  除了我,和那个面具少年。

  我紧紧抓着隐白的衣袖拼命要摇晃着他,“究竟怎么了?小白,你说话呀?”或许是太过激动,腹部的伤口再次裂开,鲜血就像水中红花摇曳地散开。疼痛袭来,我拉着隐白的衣服渐渐地蹲倒在地,“小白…”

  我吃力地举起单手,却怎么也够不到近在咫尺的那人。

  “有我在。”

  空荡荡的手中突然传来了一股温暖的气息。

  “你是谁?”我问。

  “我是,在遥远的、遥远的另一个世界,杀了你,却比任何人都要爱你的,哥哥。”

  “哥哥?”我重复着他的言语,天真地问道,“哥哥的话,一定会帮我的吧?”

  “嗯,如果你来到我的身边。任何愿望都会帮你实现。”

  听到他的话,不知为何在我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救他、救救小白,他、一定要活下去。”我握紧他的手,语无伦次地说着。

  “好。”他淡笑着扶起我坐在一旁。

  面具少年一步一步走进隐白,突然周围狂风大作,我一手挡在前面,紧闭双眼。然而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在我眼前出现的是——。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

  怎么可能?那个自称是我哥哥的少年,怎么会和隐白长得一样!世界一下子混乱了……

  “不要惊慌。”熟悉的音色却是来自另一人的口中。“我与他一样,犯下了罪孽,几世轮回都偿不清的罪孽。我与他,一样……”

  他一顿,继而满脸忧伤地看向我,“爱上了你。”说完,他的额紧贴在隐白眉间,霎时一阵耀眼的白光吞噬了整个空间。

  脑中突然涌现出许多画面。这是?玻璃城、玻璃房、玻璃般的女孩、玻璃般的心……

  还有一道模糊不清的身影……

  ……

  “是你,杀了我?”

  “是我,杀了你。”

  “为什么?”

  “那个人的愿望。”

  “谁的愿望?”

  “爸爸。我们的爸爸。”

  “爸爸?”

  “让你解脱,从这个束缚你多年的玻璃城中解脱。”

  “为什么不带我走?”

  “因为,我没有自由。所以,给不了你自由。除了杀你。”

  “这是你犯下的罪孽?”

  “嗯。”

  “所谓的爱又是?”

  “没有理由。就是爱你。”

  “为什么当我还是沧嫇儿的时候就出来找我?”

  “因为,有他在。”

  “小白?”

  “只要你能幸福。可是我却没料到其他人的出现。”

  “其他人?沦澜?镜渊?花怜卿?”

  “所有人。你的世界只应该有我、有隐白。其他人的出现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那么,现在。你想怎样?”

  “除了爱你。我别无选择……”

  …………

  …………

  …………

  …………

  仿佛睡了一个世纪般的悠久,耳边莺啼鸟鸣催促着我从梦中醒来。睁开有些沉重的眼皮,满眼尽是翠色。我环视四周,竟是一片树林,阳光透着树隙射在我身上。我惊讶地发现身上的伤口全都不见了。

  “这里是,天堂么?”我细声自语,不禁眯起了双眸有些彷徨。脑中回响着在那片白光中与月黎的对话。

  “是么,是这样么。庄周梦蝶,一切的一切如泡沫虚幻。原来这只是一场令人心碎的梦。”我继续喃喃自语,然而泪水却打湿了我的双眸,体内竟有种被掏空的虚无感。“为什么,若是梦,为什么还会这么痛?”

  “因为,一切都是真的。”

  我抬起头,是那位银发蓝眸的少年,沦澜。

  “对不起。”他俯下身环住我,轻声道,“无论你是嫇儿还是一曰,不可否认的是我曾经爱过你。原谅我的自私。”

  沦澜温柔地拭去我的眼泪,挪到唇边,润湿了双瓣,自讽道,“这就是我即使欺骗你也想得到的,人鱼泪?哼,不是为我而流的,始终是涩的。”

  我怔怔地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在那里等你,快去吧。”

  他?我的心瞬间一颤。忙慌慌张张地推开了沦澜,起身意欲离开。却,夏然止步。

  我转过身望着他,“谢谢。我曾经,喜欢的人。”

  沦澜睁大了眼睛诧异地望着我,嘴边扬起了万分孤寂却十分欣慰的笑容。便垂下了头,不再看我。

  此次,我迈着步子,匆匆离去。

  这是一种错过,却不留遗憾。

  偌大的林子,就像一座迷宫,在找到想见的那抹身影之前先迷失了方向。忽的从远处悠悠传来阵阵笛声。

  我追寻着笛音觅觅而来,却见那颗树上,那个少年,镜渊。

  音色突然止住,他俯视着我,静谧地时光无言而逝。灼热的视线诉说着无尽的悲痛,许久,镜渊一甩长笛指向林中深处,便闭上了他那双无论何时都那么幽邃的黑眸,继续奏笛。

  我含泪离去,多一分停留,就是对他多一分折磨。

  这是一种包容,却痛得要死。

  朝着镜渊所指的方向,我来到一座庭院。而站在那里的是,花骨和风殇。

  他们恭敬地迎我入庭。当我越过他们的时候,身后传来两人的声音。

  “谢谢你给了我爱。”

  “谢谢你给了我弟弟爱。”

  我回眸一探,却已不见他们身影。

  这是一种莫名,更是一份惊喜。

  辗转徘徊。寻寻觅觅。前世的情,来世的爱,集于今生的恋。

  我不会在放手了……

  眼下被花丛包围的那道身影缓缓转身。

  “……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