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魑鬼
作者:煌依0      更新:2015-06-26 17:35      字数:0
  在珍品居,胖子和陈烽好好的吃了顿蜀中菜肴,胖子自道英雄救美不免有些得意,在美女眼前耍帅了一把,结了帐,胖子念念不舍的看着蓝欣出了饭店,那经理憋着笑看着胖子,脸色绯红,把蓝欣这小姑娘羞得跑进了厕所,陈烽看着胖子一脸受伤的表情哈哈大笑。

  那被打的年轻人的跟班看见胖子和陈烽走出了饭店,连忙给主子打电话:“老大,那个胖子出来了,怎么弄?”年轻人洗过澡,换了一身白色的休闲服,看起来却也不惹人厌恶,表情却是怨毒和暴躁:“你他妈是猪啊,跟着他们,我叫熊哥给你打电话,你只要说地址就行了。”挂了电话,拨通另外的号码,有些谦卑的小声说道:“熊哥,有点事麻烦你?”那头传来故作豪爽的声音:“是凌少啊,有谁得罪了我兄弟,我叫人去砍了他!”那凌少狠狠的说道:“熊哥,帮我收拾一个人,刁三再跟着,价钱好说。”那头传来大笑:“嘿嘿,还是凌少爽快,要怎么搞,骨折3000,残废5000,瘫痪10000,要哪种?”

  “我要他的命……”那被称作凌少的年轻人恶狠狠的说道。话筒里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传来严肃的声音:“凌少,不二话,5万。”

  “好!”对面挂掉电话。

  而此时胖子却不知有人在背后欲将他置于死地。陈烽把手臂搭在胖子的肩头,两人摇摇晃晃在大学里的街道上走着,应陈烽的要求,胖子做导游带着陈烽在校园里东拐西跑。

  当路过来时路旁的一栋双层楼时,陈烽站住不动了,一种阴暗的气息凌陈烽心里很是烦躁,和通灵者的御鬼气息相似,却又更加浓厚和邪恶。叫住往前走的胖子,陈烽问道:“胖子,那楼是干什么用的?”

  胖子撇撇嘴:“哥咋知道,只听说那里死过人,闹过鬼,反正我是没闲心跑去那地方,妈的,阴气深深,学校怎么不把这鬼玩意拆了。”那栋双层楼确实如胖子所说,在茂密的大树下,爬山虎布满了墙体,老式的玻璃窗从外看去有着压抑的黑暗,大门陈旧斑驳,墙体水泥有地方泛着发霉的污痕,即便是夏日炎炎也觉得那里冷气森森。

  胖子在说着把房子拆了,一阵疯狂渗人的吼叫尖利的从那楼中传到陈烽的耳中,胖子当然听不到,只觉得一阵阴风吹过,不自觉地打了个颤。

  陈烽冷哼一声,眉心冥力流转,一阵清凉的气息流传到眼里,精光一闪,眼前的小楼顿时变了个模样,无数凄厉尖叫的头骨组成了这楼的主体,黑色的气息围绕着楼房不住的盘旋环绕,楼中,一个漆黑的影子被一条精光闪闪的冥力锁链紧紧的捆缚住一根柱子上,疯狂凄厉的咆哮传到陈烽耳中,一双恐怖的猩红色眼瞳残忍的盯着陈烽和胖子,满嘴尖利的三角牙齿卡卡的碰撞着。

  陈烽脑中突然出现一段信息,楼中被锁着的怪物是魑魅魍魉的魑鬼,以迷人心智吃人魂魄而生,当然,陈家也有着收服这种鬼怪为御鬼的祖先,然后一段莫名的口诀和阵法手印出现在陈烽脑海里,陈烽感觉这信息好型本来就被自己熟悉和掌握的,不禁感叹传承的不凡,看着楼中气息强大的魑鬼,这传说中的鬼怪,陈烽嘿嘿的笑了。

  “烽子,发烧了,怎么一个人莫名其妙的笑?”胖子轻锤了下陈烽嘿嘿说道。

  “胖子,老子是不想吓到你,如果我说我能看到鬼,你信么?”陈烽看着胖子,笑着说道。

  “切,你以为我是白痴啊,这世界上哪里有鬼?”胖子不屑。

  “靠,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忘了六岁的时候,是谁吓得屁滚尿流跑到我家说看到鬼啦?”陈烽毫不留情的打击到。

  “烽子,你爷爷不是说了么,那是我有灵窍,偶尔看见不寻常的东西,不一定是鬼!”胖子心虚虚的说道。

  “死胖子,知道什么是灵窍么?哥今天重新让你开开灵窍!”陈烽一脸邪恶的嘿嘿笑道。

  冥力运到掌上,陈烽一巴掌拍向胖子的额头,校园里,突然传出一阵凄惨的大叫,吓坏不知多少柔情男女:“妈呀,鬼啊……”声音传得很远很远。

  胖子就如受了欺负的女生,紧紧的抱着陈烽的臂膀,哆哆嗦嗦的看着面前冤魂缠绕,头骨组成的双层楼问道:“烽,烽子,真他妈有鬼啊!”

  陈烽运用冥力冲击胖子的眉心灵窍,使胖子也能看见自己眼中所瞧见的事物,更是将自家传承修炼冥力的口诀一并传给了胖子,如他所说,只是默运一边口诀,就能自行运转冥力,果然不愧是爷爷眼中有灵窍的小胖子。

  阴森的楼层,恐怖的头骨,凄厉嚎叫的冤魂,在炎炎夏日显得那么的恐怖,陈烽拉着畏畏缩缩的胖子道:“胖子,这下开眼了吧,一般人可没这个机会。”

  胖子战战兢兢的说道:“我的亲哥哥呐,你要考虑小弟我是粉嫩新人,这些东西总要有个适应阶段吧!”

  正在胖子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的跟着陈烽走进老旧斑驳的楼层时,那凌少的手下刁三躲在一棵高大的梧桐树后接着蓉城黑道上有名的老大黑熊的电话:“小三儿,那小子在哪儿,我带人来啦。”

  刁三干笑道:“熊哥,那小子和他朋友进了交大的那栋老楼里面,我正盯着呢?”

  “那好,我们马上到。”黑熊挂上了电话,没有两分钟,两辆金杯面包车停在了刁三的面前,一个肌肉发达身材彪悍的男子首先下了车,紧身的黑色衬衣和作战裤,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凶历。刁三恭恭敬敬的叫道:“熊哥好!”

  黑熊点点头,看了看旧楼,又瞧了瞧学校里的街道,这时正是午觉的好时光,街道上空无一人,烈日火一般炙烤着地表。

  黑熊招招手,刷,两辆面包车的中门打开,出来近20个桀骜的年轻男子,人手拿着一支用报子裹着的长条形物品,跟着在前面的黑熊,不发一言的走向陈旧的楼房。

  陈烽手捏着印决,给胖子和自己在身上附上一层淡金色的保护罩,这避灵罩是阴阳师最常用的东西,保护自己不受恶鬼的伤害和迷惑,也有着一定的物理防御。

  其实陈烽和胖子眼中的头骨并不是真正的头骨,而是怨灵恶魂的气息的具现,是因为被魑引诱迷惑所害的人心有不甘,却没有能力对魑鬼报复,久而久之形成凶恶残忍的样子一种体现。

  陈烽走进楼层便口中颂道:“吾即为汝之灵魄,天地乾坤,无极阴阳,颂者引汝等,道之冥冥,六途明净,善恶者各行之,即入轮回,灵者颂之,无凶戾恐惧,如三千光照。”冥力随着陈烽的低颂,传出阵阵妙音,从空间中散发出一圈一圈的莹莹之光罩在怨魂上,如能平息灵魂的一切负面情绪,那些怨灵恶鬼全都平静下来,缓缓消散在空中,把胖子看着张大了嘴巴。

  “烽子,你上辈子不会是唐长老吧。这么神?”平静了心绪的胖子一脸你是和尚的表情说道。

  陈烽对这胖子无语。

  来到锁住魑鬼的柱子旁边,胖子瞪大了眼睛,呼吸急促,心跳加快,那是吓的。眼前的魑鬼,全身黑色气息缭绕,猩红的双眼光芒射出有三尺远,手脚皆有巨大的骨爪,关节如牛,却细长且肌肉发达,关节处伸出白色的骨刺,眼如铜铃,凶神恶煞,牙如三角形的钢刀,血红的舌头长长的伸出血盆大口,满头黑色的尖角。

  看着被锁的紧紧的魑鬼,陈烽再次嘿嘿的傻笑,和高阶镇魂使媲美的魑鬼,送上门来的御鬼啊。

  “胖子,把我注意周围,不要让人打扰到我,这魑鬼我要收了他,这期间千万不能让人碰到我。”陈烽有点兴奋的对着脸色有些苍白的胖子说道。

  胖子吞吞口水点点头。

  陈烽围着锁住魑鬼的柱子,用冥力围绕着魑鬼在地上开始刻画阵纹,魑鬼恐怖的咆哮着,挣扎着把身上的锁链弄得咔咔作响,长长的骨爪疯狂的抓向陈烽,仿佛感觉到不妙,不过锁链闪烁的光芒把魑鬼紧紧的勒住。

  一个闪烁着紫金色光芒的阵纹被有些精疲力尽的陈烽刻画出来围绕着魑鬼,繁复玄奥的文字从阵纹中飘出围绕着魑鬼旋转,事情离成功只差一步了,陈烽手中紫金色长枪出现,在左手中指上轻轻一割,出现殷红的鲜血,点在魑鬼的额头上。

  就在这时,黑熊带着混子们走进了楼房。

  刁三指着站在柱子边得胖子,说道:“熊哥,就是他们。”

  在黑熊的眼里,胖子脸色苍白好像被他们的到来吓傻了一般,另外一个年轻人对着柱子正张开双手双脚离地仿佛抱着什么东西,其实陈烽将血点在魑鬼的额头那一瞬间,繁复玄奥的文字就将陈烽和魑鬼紧紧的缠绕在一起,而魑鬼也变得平静下来,低垂着头,缓缓地变得虚幻,融进陈烽的身体内,此刻是最关键的时候,若被人打扰,便会被魑鬼反噬,灵魂湮灭于虚空,只留下躯壳被魑鬼占据,身不如死。

  胖子眼中,黑熊他们不足为惧,只是人有点多,万一打扰了陈烽,坏了大事可就不好。

  黑熊见到确定了人,也不多话,招呼小弟们拿着武器上,那些看上去桀骜的年轻们,撕开报子,露出一把把西瓜刀,超胖子和陈烽砍去。

  胖子表情一变,眼中出现狂暴的神色,一把抓住上前的混子,一拳重重的贯在地上,发出清脆的骨裂声,双肩抖动,脚下轻震,一阵噼啪的声音从胖子全身关节处响起,爆豆一般。

  邪邪一笑,胖子出手闪电般抓住砍向陈烽的刀背,臂膀如鞭子般甩出,砸在握刀人的脸上,那人就如被火车撞上,头朝后飞了段距离,连续碰倒三个混混,砸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脸上血肉模糊,胖子冲进人群,拳拳到肉,打得兴奋异常,地上躺了一片痛苦嚎叫的混子,不过几分钟后,胖子一个不注意,被人抱住腰间,黑熊瞅准机会,拿着片刀,推开身前几人,一个助跑,跳起身来刷的一刀朝胖子脖子砍去,眼看胖子就要丧命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