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胖子请客
作者:煌依0      更新:2015-06-26 17:35      字数:0
  银灰色的雪佛兰在胖子手中平稳的行驶着,陈烽看着车窗外几乎没有变化的城市,心下有些黯然,把自己从小带大的爷爷走了,子欲养而亲不待,所谓物是人非便是如此吧。

  半个多小时后,胖子把车停在一处有些老旧的居民区,七八十年代的红砖楼房,布满青苔的洗衣板,篮球场上陈旧的篮板,高大树木绿荫华盖,把小区显得静谧闲置。

  陈烽提着包,走近其中一栋房子,在左侧第一楼的门前站住,有些龟裂的黄色漆门,门口两株不算高大的梧桐树,蝉鸣阵阵,台阶处有点点绿苔,梧桐树上刻画着当时自己量身高时的刀印,门前的阳台上盆里的仙人球还是如当年一般没什么变化。

  拿出钥匙,陈烽打开房门,屋中一阵清凉,几年来,房间没人打扫已经有了薄薄的灰尘,扯开罩在家具上的遮盖物,把包放在老式的画着猛虎下山的沙发上,叫胖子坐着,陈烽把这个有百来个平方三室一厅的房子好生的清扫了一遍,打扫干净,房间从新恢复了三年前的样子,在爷爷的画像前上了三炷香,深深的鞠躬,看着眼前微笑着的遗像,陈烽眼眶湿润,小时一幕幕从眼前闪过,从幼儿园到中学,无微不至的关爱照顾,令陈烽心里阵阵疼痛。

  胖子在一旁轻轻的拍了拍陈烽的后背,叹息一声,却无话语。

  陈烽收拾情绪,朝着胖子笑笑,全身摊进沙发,舒服的吐了口气,摸出裤兜里的老式手机,拨通京都的房东的电话。清脆悦耳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你好,请问是哪位?”陈烽脑海中出现一个娇俏可爱的身影,清爽的马尾辫,水灵灵的大眼睛,总是安安静静的女孩儿。

  “月月,是我。”陈烽说道。“啊,陈哥哥,你是坏蛋,走了也不说一声。”声音的主人有些高兴也有着埋怨,“那陈哥哥到家咯?”陈烽说道:“是啊,刚刚到家,刘叔在么?”女孩银铃般的声音说道:“爸爸出去上班啦,还没回来呢。”陈烽哦了一声,对女孩说道:“那么月月,刘叔回来你给他说一声我已经到家了,你要认真学习哦,我先挂了。”女孩气咻咻的道:“知道啦,都不跟我多说会话,我考上大学你要奖励我哦。”陈烽呵呵一笑:“行啊,到时你想要什么,陈哥哥都给你找来,月月再见。”女孩听到陈烽许诺,在那头嘻嘻一笑,眼睛都成了月牙儿,甜甜的说道:“陈哥哥再见。”

  挂了电话,胖子在一旁嘿嘿奸笑道:“烽子,你把谁家的小丫头勾搭了,陈哥哥哦……”学着刘月的声音拖得长长地。

  “滚!你这淫荡的家伙。”陈烽一脚踹向胖子,胖子见机不妙,弹身跑到一边,躲开陈烽的臭脚。

  中午,胖子说要去他们大学旁边的一家饭店去吃饭,陈烽换了一身衣服,坐上胖子的车,听着胖子一路上眼睛放光不停地说着那里的饭菜如何好吃,服务员如何漂亮,陈烽想一巴掌把这苍蝇拍死。

  胖子在交大上学,现在大三毕业,正是暑假,学校里的学生不是很多,当路过林荫旁的一栋小屋子时,陈烽不禁眉头一皱,一种很不舒服的气息从那里传出,和当时御鬼的气息很像,却又浓厚许多。

  车子很快驶过,停在一家饭店门前。珍品居是这家饭店的名字。

  胖子停好车,和陈烽一起走进饭店,门口的门童轻轻鞠躬:“欢迎光临。”胖子熟门熟路对收银台前一身职业OL装的饭店经理叫道:“宁姐,还有没雅间,今天我兄弟回来,我要好好的招待一下。”胖子攀着陈烽的肩膀笑嘻嘻的说道。陈烽向那经理礼貌一笑。

  宁经理对胖子轻笑道:“当然有啦,两位这边请。”说着在前方引上了二楼的一个雅间,微笑的说道:“两位请坐,你们先点菜,我去叫服务员过来。”胖子急忙叫道:“宁姐!”宁经理有些疑惑的看着胖子,胖子脸上有些羞涩的谄媚笑道:“宁姐要叫蓝欣过来啊。”宁经理有些好笑的答应,转身叫人去了。胖子搓着手,嘿嘿的对陈烽笑道:“烽子,等会你看这蓝欣怎么样?”陈烽甩了个白眼,无语中,原来请他吃饭是个幌子,结果是跑来见心上人来了。

  没有一会儿,一个穿着黑白相间制服的服务员走了进来,年纪不过20左右,皮肤白皙,长发挽起,个子不高,眉毛弯弯,圆圆的脸蛋,扑闪扑闪的眼睛,显得娇小可爱,确实一个青春漂亮的女孩儿。

  女孩儿看见胖子,有些意外:“啊,郑之龙是你啊?”声音糥糯的,很是好听。胖子看见女孩儿,全然不见平时的样子,有些害羞的说道:“是啊,我和朋友来一起吃饭。”陈烽看着有些好笑。

  胖子直愣愣的盯着蓝欣,小姑娘被看的面色通红,给胖子和陈烽岛上茶水,有些羞涩的说道:“许之龙,你们点什么菜啊?”胖子急忙泛着菜单点菜。

  点了几个菜,胖子把菜单交给女孩儿,女孩子拿着菜单匆匆的报菜去了。陈烽拍了胖子一巴掌,说道:“靠,瞧你没出息的样子,那是你的同学么?”胖子看着女孩儿离开的方向,陶醉道:“是啊,烽子,怎么样,漂亮吧。”陈烽无语中。

  等了一会儿,菜还没有端上来,却从雅间门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陈烽打开门看去,只见宁经理不停地对着一个年轻人和他身后的几位道着歉,而宁经理身后,叫蓝欣的女孩儿双眼泪水盈盈的端着一盘他们所点的炒菜。

  只听到那年轻人咆哮道:“你们的人不长眼睛啊,老子昨天刚买的衣服就这么废了,妈的几千块钱打水漂了,道歉有个屁用。”陈烽看去,那年轻呢男子的白上衣胸前果然一块油污。

  此时胖子从雅间里走了出来,看见蓝欣泪水盈盈,怒火中烧,却也没失去冷静,大步走到年轻人身旁,问道:“出了什么事啊,老兄?”

  那年轻人眼睛斜睨了胖子一眼,说道:“谁是你老兄,别在这里他妈的碍眼,没你什么事儿。”陈烽此刻在一旁对着胖子呵呵一笑。

  蓝欣在宁经理身后有点抽噎的说道:“我端菜过来,走到这里,他突然从旁边冲了出来,我没躲过,菜碰到了他身上,他叫我陪他衣服,我说给他拿去洗了,他说要新的,洗过之后油污会留下痕迹。”

  胖子一听,妈的,这不是无理取闹么?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玩意儿。那年轻人听到蓝欣的话,声音更大:“骂那个笔的,你这个服务员不小心把我衣服弄脏了,不想陪是吧?”说着抬起手向蓝欣脸上扇去。

  胖子一把抓住那年轻男子的手,说道:“你这就不对了吧,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过是弄脏了衣服而已。”

  年轻人被抓住手,怒道:“草尼马,你算个什么东西,又不是你的衣服,老子花了几千块被弄花了一大块怎么穿出去见人,你在这里管个屁的闲事!给老子松手。”胖子眼中闪着凶光,嘿嘿笑道:“哥们,碰了我们的菜,还这么嚣张,我他妈第一次看见。”说着拿起蓝欣手中盘子,铺头盖脸砸了下去。

  菜炒好没多久,还很烫,被砸在脸上的年轻人痛的哇哇大叫,炒菜倒了一地,年轻人头脸都粘着菜叶,蹲在地上叫道:“你找死,给我把他往死的弄。”听见年轻人的话,他身后明显是跟班的几人向胖子冲去。

  胖子跟着陈烽爷爷的武术不是白练的,侧过身体,双手一揽,把其中一人的拳头拦住,一个过肩摔重重摔在陈烽脚下。然后顺势肘击,撞上一人肋骨,脚下一踢,那人噗通跪在地上。最后一人被胖子一脚踹进过道躺在那里。

  胖子解决了这三人,走到已经站起来的年轻人身边,一巴掌把那家伙扇得眼冒金星,脑中轰轰作响,冷笑道:“嚣张得紧啊,你算个什么东西?现在结了帐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又是一巴掌差点把那人抽倒在地。刚才还吼得起劲的年轻人这时灰溜溜的走下楼去,话都不敢多说的结了帐,其他三人也跟着蹒跚的走了。

  胖子看见那几人走后,挠着头,不好意思的对宁经理憨笑道:“宁姐,不好意思把地方弄脏了,还把顾客打了。”

  宁经理笑着摇头道:“还真要感谢小许你啊,这种人不来我们这里最好,我叫人来把这里收拾了,你们点的菜一会就来。”

  “就是就是,那种人就活该被打,欺负女孩子算什么本事?”围观的顾客在一旁说道。

  回到雅间,没一会儿,蓝欣端着菜过来了,感激的向胖子道谢,胖子乐呵呵的忙说道没事没事。

  那灰溜溜的年轻人却在心里怨恨胖子,留下一个人在饭店外注意胖子,开车回家换了衣服,拿出电话拨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