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胖子
作者:煌依0      更新:2015-06-26 17:35      字数:0
  “阿梁!”队员们焦急的喊道,脸上带点婴儿肥的可爱女孩阎娜快步跑到受伤的队员身边,手中急速的捏着印决,一阵莹白光点洒落在叫阿梁的队员身上,伤口迅速的止了血。

  韩风见攻击无功还伤了一名队员,脚步急速靠近中年男子,带电的劈啪声和急速出拳带出的声音威势凶猛,嘭,中年男子被韩风出其不意的重拳打飞出去,撞到身后的墙上,胸口出现一片焦黑。

  轻咳两声,中年男子闪过韩风追击而来的劈腿,画扇如飞盘甩出,闪着漆黑的光芒,带着死亡的气息,发出凄厉的鬼啸斩向韩风。韩风双手蓝色的闪电缠绕,双手紧握向前,一道碗口粗细的电芒从拳头上冲出打在画扇之上,画扇被电芒冲击,摇摇晃晃,突然掉在地上,不时弹跳两下,扇面上电芒闪烁。中年男子闷哼一声,身形忽变,幻影般同时出现在几位队员身旁,画扇在幻影掠过瞬间回到中年男子手中。几名队员抵挡不过那急速掠过身体的画扇,同时受伤倒地,鲜血染红了地上的泥土。

  韩风面色突变,双掌间出现一个四四方方,刻着繁复小篆的紫色盒子,电光闪烁,电芒注入盒子里。那中年男子一见,气息突然提升,冥力急速注入画扇,使出全身力气打破结界飞遁出去,同时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M的,特勤处的疯子,老子可没疯,灵爆之后大家尸骨无存,本使者可不陪你们。”话音越来越远,竟然被一个盒子吓跑了。

  韩风看着几位同僚都身受重伤,苦笑一声,向耳麦说道:“总部,任务失败,队员们重伤,需要救援。”说完摸出一根香烟点燃,烟雾袅袅升起,远处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

  话说特勤七处外勤一组的队员们无功而返,回到基地韩风向上级做出了报告,特勤七处的五个外勤小组的队长被安排全部归队,在外休假的也迅速赶回基地报到。而在京都另一头的陈烽此时正抱元守一,静坐在床,天色微亮,陈烽轻嘘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陈烽起身在房间里锻炼了一下,洗脸漱口,提起自己的大包,走到房东门口敲门,一个四十左右的眼镜男子开了门,看到陈烽,笑着说道:“小陈,有什么事么?”陈烽腼腆的说道:“刘叔,我要回老家去了,我把钥匙交给你。”房东注意到陈烽手里的大包,接过陈烽手里的钥匙,拍拍陈烽的肩膀说道:“呵呵,小伙子想家了吧,路上要小心,在车上要多注意点。”陈烽感激的一笑:“谢谢刘叔,我会注意的。”房东有点感叹:“小陈,大家在一起几年,你要走了,刘叔还真舍不得,你等一等。”说着回到屋子里提出一个盒子,北京烤鸭。

  把盒子塞在陈烽的手中,陈烽推辞,刘叔把眼镜一瞪:“叫你拿着就拿着,在车上饿了吃,刘叔没其他东西,只能给你拿点这些,回到老家记得给刘叔打电话,月儿知道你走了可要伤心咯。”陈烽心里感动,这几年在京都,刘叔一家把自己当做自己的孩子,还有那可爱的把自己当做哥哥的小女孩儿。陈烽看着房东,眼眶有些发红,揉了揉鼻子,陈烽说道:“刘叔,叫月儿好好用功读书考一个好的大学,我回到蜀中就给你们打电话,刘叔保重,我要走啦。”房东看着眼前的男孩,说道:“小陈,好好照顾自己,刘叔就不送你啦。”陈烽点点头,提着手中的大包,转身向街上走去,在胡同口,房东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陈烽慢慢走远,直到走出胡同。

  陈烽提着大包来到火车站,人来人往,只见密密麻麻的人头就如蚂蚁一般,陈烽抬脚朝候车厅走去,陈烽买的是早晨九点三十分的车票,这时进站刚刚好,正在检票。陈烽微微一笑,走向检票口。

  在陈烽走进检票口得同时,一个身着褐色风衣脸色苍白,鹰钩鼻的中年男子走进了车站,手中车票显示他的目的地也是和陈烽一样,蜀中。

  经过了两天的车程,陈烽回到了久别的家乡,蓉城。走出车站,炙热的阳光,熟悉的语言,让陈烽感到无比的亲切。

  出站口,一个胖子对着陈烽大声叫道:“烽子,烽子,这里。”陈烽抬眼看去,只见一个胖子正挥着手叫着自己,憨厚的圆脸,不高不矮,穿着一身红蓝相间的球衣,一双白色的运动鞋,看起来很是可爱,满脸兴奋得通红。陈烽走近,咧嘴一笑,一巴掌排在胖子的肩膀上:“郑之龙,哈哈,死胖子,看样子过得不错啊。”

  “靠,烽子,老子可受不了你的巴掌,大高手,回来就不会走了吧?”胖子对陈烽问道。

  陈烽笑笑,看着眼前人流汹涌,轻声说道:“大概不会了吧!”

  “嘿嘿,那就好,走,先回家,中午我做东,请你大吃一顿,哈哈,蓉城烽子回来了,那些尾巴翘上天的混子们这下可得老实下去了。”胖子眼睛都笑成一条线,陈烽略有些苍白的脸色浮现出点点笑容。

  胖子许之龙是和陈烽一起玩到大的兄弟,两家是邻居,小时后从小学开始,陈烽便跟着自己的爷爷练武,胖子也跟着凑热闹,爷爷的要求很严厉,常常搞得两人满地打滚,胖子的父母对陈烽的爷爷很是尊敬,也乐得自己孩子跟着老人学习。不过胖子惫懒,练武常常偷懒,而陈烽却严格的按着爷爷的要求练习。

  十几年下来,胖子和陈烽的差距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小学到中学,胖子在外惹了事就把陈烽拉上擦屁股,慢慢的,陈烽在教训过几次小混混后,陈烽在蓉城能打的名声传了出去,烽子的大名被胖子大吹特吹,混子们都不敢惹上两人。自从陈烽出去了之后,胖子也不在外惹是生非,在大学里当着一个乖宝宝,在学校里,都以为胖子是个乖乖男,没有丝毫危险性,却不知胖子从小就有暴力倾向。

  胖子家里父母开了一家物流公司,公司里有八九辆货车,算小富之家,胖子提上陈烽的包扔在自己崭新的雪佛兰小车里,陈烽坐上车调笑道:“胖子,混的不错啊,怎么从你老妈手上拐来的?”

  胖子嘿嘿一笑:“烽子,哥可是在我爸妈那里打了三年的暑假工赚来的,你可是我这车第二个接触的人。”说着放下手刹,流畅的开出停车场,朝两人家中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