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通灵者的世界
作者:煌依0      更新:2015-06-26 17:35      字数:0
  陈烽在阴鸷男子化作灰色气息的瞬间,一屁股坐倒在地,全身无力酸痛,大汗淋漓,而空间在一阵波动后,街口竟然就在面前不足3米处。

  而过往的行人都诧异的看着坐在胡同中间的陈烽,陈烽在脑海中寻找着信息,原来刚才空间波动是因为结界主人死亡而失去作用的效果,结界能在现有的空间中以一种特有的方式表现出来,就好似一小段平行世界一般。也可以说是这个世界截取一部分的投影。

  刚才危机时刻墨封玦散发的紫金色光芒是陈烽家族的传承之光,由血液激发传承,若非如此的巧合,墨封玦被陈烽的血液的激发传承,有着传承之光的防御和治疗,恐怕眼前的陈烽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传承之光传承着他们这一族的知识和信息,由每一代人的知识和经验注入,关于通灵者世界的信息和自身家族的特有传承,会令陈家的每一个传承者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在遇到特有的情况下,脑海中便会出现某一方面的信息,属于通灵者世界的百科全书,那阴鸷男子通过自己的御鬼也就是医院那被消磨的东西,看见这在通灵者世界的传说之物便动了夺宝之心,却死于非命。

  而自己那在车祸中突如其来的能力,也就是那眉心的清凉气息,是属于通灵者的特有能力,通俗的说法叫精神力,而通灵者们叫它冥力。冥力能让自身沟通天地,贯穿阴阳,通过不同的修炼有不同的表现,而通灵者最显著的一点是:能看见灵魂体和接触他们。

  通过墨封玦的传承,陈烽了解到平常人所不知道的另外一个世界,通灵者的世界,通灵者有着等级高低之分,从普通通灵者到超阶通灵者有六个分界,最普通的阴阳师,能看到和沟通灵魂。更高点的御鬼士,能操纵无主的灵魂。御鬼士之上是镇魂使,算属于高等级的通灵者,能通过冥力创造普通人所看不见的魂刃,魂刃能赋予使用者更强的力量,迅速从世界中抽取冥力填补到自身。而镇魂师之上还有弑神者,通俗叫做死神,能抬手间抽取生魂,令人身死,更能操纵无穷恶鬼,即便是所谓的神也会湮灭在无穷恶鬼的啃噬下。弑神者更进一步,则如古时大神,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威势无穷,称之为通神者,最后便是超阶通灵者,名为逆神者,与天地同寿,举手投足毁天灭地,甚是了的。而每到一个境界也有三个阶段,高中低来区别同一境界不同实力的通灵者。不过据传承,镇魂师之上的通灵师出现的很少,而通神和逆神者只有传闻而未见过其身。

  而陈烽其实并不是那阴鸷男子口中所谓的高级通灵者,也就是能制造魂刃的镇魂使,只不过,陈家传承与一般通灵师有些区别,一般的通灵师便是前面所说,到了镇魂使境界才能制造魂刃战斗,而陈烽得到的传承却不是,只要是通灵者是陈烽这一族,通过血脉开启的墨封玦传承人,便会得到与众不同的魂刃制造方法,即使刚刚有了冥力的阴阳师也能制造魂刃,操纵一般的鬼物,墨封玦的传承就如电脑游戏的BUG一般,把其他人远远甩在身后,所以在通灵者世界,陈姓通灵者很少有人招惹,传承不同各个通灵者家族的秘法也不相同,因为能比肩陈家传承的家族少之又少。

  陈烽还是个练武之人,爆发力和忍耐力比一般的人强了很多,在传承之后的瞬间利用传承之光的余势,出其不意的干掉了一位镇魂使。其实陈烽现在在通灵者的世界中才属于最低等的阴阳师而已。

  夜晚的凉风吹过,陈烽感觉了冷意,全身衣物被汗水打湿,被血液氤氲成紫红的颜色,陈烽抬头望着空中明月,心里自语道:上天让我开启通灵者之路,是否宿命?传承的最后竟是爷爷遗留的一段话:烽儿,本来爷爷是把你的冥力窍穴封印了,只是为了让你平凡的过完这一生,若是真有意外封印被破,得到了传承,那么,一定要查出你父母的死因,堂堂弑神境界的高手尽然无声无息的死去,若没有意外的话,谁能令他们逝去,其下的鬼侍乃通灵境界的鬼魂,却也不知所踪,烽儿,如能找到它,也许能得知你父母的死因。

  陈烽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和悲哀,谁能想象被剥夺了亲人失去童年快乐的伤感?孤寡老人为了儿孙竟然用去生命力封印灵窍,只为孙儿能平凡过完一生,陈烽眼里没有泪水,昏黄路灯下的影子被拉得颀长和无声的落寞。

  紧握着墨封玦,陈烽往住所里走去,脚步蹒跚。

  京都公安事故研究处,处长慕容雷恩正看着手下从京沪高铁传来的文件,读到一处时眉头不禁一皱,032次列车刹车阀全部松脱而造成了这起714特大交通事故?此处大出蹊跷,高铁动车的刹车阀不是像汽车那样只有一个,而是许多刹车阀,即便有一两处有故障也不会影响,全部松脱,那么便不是机械事故而是人为所致,拿起电话,慕容雷恩朝正在事故现场的手下拨去。

  在平原上的夜晚,列车事故现场一片通明,蚊虫飞蛾不停地在灯光下扑腾着,蛙叫虫鸣声声,洛云正在处理手中的文件,此时铃声响起,接通了电话,慕容雷恩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小云,收集一下铁道部的电脑记录,看是否有什么问题,现场还发现其他的问题了么?”洛云轻轻捋了捋耳边秀发,清灵的声音说道:“处长,这起事故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今日晚间特勤7处的刘飞来到这里查看了一番,好像发觉了点什么,现在已经回去报告了。”身着警服,英姿飒爽的警花洛云向京都的慕容雷恩报告道。

  话筒另一头的雷恩处长沉吟了一会儿,沉稳的声音轻轻说道:“小云,如果七处的同志们接手这个案子,那么你就把资料准备好移交给他们,以我们的能力无法插手他们的案子。”洛云虽然有些疑惑,却也肯定的回道:“是的,处长,我明白。”

  果不其然,凌晨的时候,特勤七处的外勤一组组长带着队员们搭乘直升飞机来到现场接手了这个案子,洛云把文件资料交接了后被安排乘坐直升飞机回到京都,所有办事人员全部撤离,只留下武警部队隔离和特勤七处外勤一组的队员们,队员们身着深蓝色的作战服,男女皆有,共有七人。

  其中一人脸型略尖,浓眉大眼,身形高瘦,就如一高中生模样的男子在洛云等办事人员和调查人员撤离完后,双身伸开,眼睛紧闭,眉心处传出阵阵波动,好似在探查着什么,之后面色有些阴沉的问道他们中间长的魁梧高大的男子:“韩风队长,这次我们可能有些麻烦了。”说完右手摊开,散发出点点光芒,继而形成一段影像,一个全身笼罩在灰色气息中的人影出现,手中握着闪耀着漆黑光芒的画扇,扇里游动着无数哭号的灵魂,令人头皮发麻。

  “高级通灵者,至少是个镇魂使!”魁梧男子韩风声音浑厚平静,令人有心安的感觉。接着,魁梧男子朝着刚才手里放出影像的年轻人说道:“刘飞,追寻这人的气息,我们必要将他镇压,如此草菅人命,当真以为天下无敌了?”貌似高中生的刘飞双眼闭上,眉心处散发出点点光芒融入夜色中。

  大家都静静的围在刘飞身旁,没过多久,光点渐渐从夜色中聚龙过来,在刘飞身前形成三角形的标示,就如指南针一般指着一个方向。

  韩风队长迅速安排,几人收拾好自身的武器,组成战斗阵型,跟随着刘飞身前的光标快速跑去。

  七人在跟随光标跑了大约半个小时,光标来到一处小村庄停了下来,诡异的是,村里静静的,既没狗吠也没鹅叫,就好像死寂了般。刘飞口中轻语,光标慢慢散成光点,回归眉心。

  韩风示意大家小心,向其中一个女孩子点了点头,轻语道:“阎娜,圣光结界!”娇俏可爱,有点婴儿肥的女孩子双手合十,然后指尖迅速的活动,结出漂亮的指印,不消片刻,一阵炽白的光芒把村庄笼罩,然后淡化在夜色里,而笼罩在结界里的村庄此时如白昼一般,清晰可见,如果在村外看去,却和平时夜里一般无二。

  死寂的村庄突然传出一阵嘿嘿的冷笑声,回荡在半空中。空间一阵波动,浑身灰色气息缠绕,手拿漆黑画扇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身前半空,沉冷的声音平静如水:“特勤七处,久仰大名,竟然能查出我在此地。”

  韩风望着眼前的人影,双眼出现电芒隐隐流动,魁梧的身体沉稳的站在那里,语气沉凝:“杀人者偿命,即便你有通天彻地之能,国之有法,不容你法外逍遥。”

  人影的灰色气息收敛,显露出自身,此人是个面色如雪的中年人,看起来成熟帅气,鹰钩鼻却破坏了面相,显得有些奸诈,穿着得体的褐色西装,就如一普通商业人士。听闻韩风的话语,此人手中漆黑画扇轻摇,传出一阵凄厉的啸声,镇魂摄魄,继而语气平静的说道:“弱肉强食,上古至今未变的真理,生存便如此现实,我欲杀人,不过一念之间乐趣而已。”说完,嘴边泛起讥讽的笑容。

  韩风眼中电流涌动,身旁响起噼啪的放电声,双手扬起,一道拳头粗细的闪电向半空中的人影打下,所谓先下手为强,既然话不投机,何必多言。

  韩风身后几位队员随之组成一个阵型,将韩风围在中间,玄异的脚步游走,而韩风发出的闪电越来越疾,越发粗大,那通灵者画扇轻轻扇者,闪电湮灭在灰色的气息中,云淡风轻,开口说道:“我乃高阶镇魂使,区区闪电也能奈我何?”

  灰色气息弥漫全身,画扇摇动,一阵强过一阵的灰色气息形成龙卷风朝着队员们汹汹而来,漩涡中不时闪现黑色的火焰。

  队员中一人挺身而出,双拳向着漩涡用力扛去,淡青色的盾牌出现在他们身前,灰色气息所成的龙卷风碰撞上淡青色的盾牌,发出急速摩擦的怪异声音,终于,嘭的一声,那名队员盾牌碎裂,被灰色龙卷风的余势扫中双臂,咯嚓一声,双臂就如被汽车急速撞上,雪白的臂骨插出皮肉,鲜血殷殷流出,闷哼一声,翻滚在地不知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