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魂刃
作者:煌依0      更新:2015-06-26 17:35      字数:0
  当陈烽再次醒来时已经在医院的病房里了,夜空明月洒下清辉,铁道部的工作人员前来慰问之后就走了,出了这么大个事故,还要去现场处理善后。

  躺在床上,陈烽脑海中不断盘旋着那冰冷嗜血的眼神,那低泣的灵魂,那些都是真实的么?陈烽很是苦恼,眉心处的伤口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提醒他,那些事情恐怕都是真实的,这世界上有着人们无法理解的事物。

  轻轻抚着胸口那块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饰物,想起幼时爷爷把这东西递给自己时所说的话:“烽儿,这墨封玦是神奇的事物,传到你手上已经有着千年历史啦,老祖宗们靠它延续我们这一族,爷爷希望你能普普通通过完这一身,不会用到它。”说完把这个形似一把阔剑,剑把三对翅膀名叫墨封玦的东西戴在陈烽的脖子上。

  就在此时,陈烽病房门口突然刮起一阵奇异的旋风,把地上的垃圾卷在空中,陈烽紧张的看着那阵奇异的风,过了有一会儿,那阵风才平静下来,卷在空中的垃圾也悄然落地。而陈烽感觉,在这阵风之后,有着什么东西在慢慢的靠近他,无来由的,陈烽想起车厢里那面目狰狞,拿着铁链的那个“东西”。心脏紧张的砰砰跳动,陈烽感觉自己能听见心脏输送血液的声音,冷汗布满了那张清秀的脸。

  此刻夜深人静,只有白炽灯光不时在走廊上吱吱的闪耀,明灭不定,突然,胸口上的墨封玦发出紫金色的光芒,在房间里闪现出一片繁复的阵纹,向着陈烽的床边压去。

  陈烽有些惊愕的看着,阵纹所压之处发出诡异的凄厉之声,一个影子出现在阵纹之下,而且正在磨灭,陈烽定神看去,那影子正是列车上套取别人灵魂的那东西,狰狞的脸上此刻更加恐怖,血色的纹路布满苍白的脸,嗜杀冰冷的眸子散发出血一般的红光,痛苦在在阵纹下扭曲挣扎,而陈烽此时看见那怪物一般的家伙,心中充满快意,一种憋压后心里得以轻松的快意。

  那影子在阵纹中渐渐变淡,身上的灰色气息被阵纹消磨吸收,终于消失不见,陈烽心想恐怕是魂神俱灭了吧,M的,还追着来了,死了活该。高兴地亲了亲墨封玦,陈烽拿着它不停地观看。

  深紫的颜色看起来黝黑,仔细观看,内部竟然散发出点点光芒,若非特别仔细,也不一定观察得到。

  寂静的夜,陈烽思潮起伏,这一天太不寻常了,概率极小的列车事故,见了传说中的鬼魂,还有那不同一般的满面狰狞的东西。而刚才却没看见那东西靠近自己,是什么原因呢?那阵清凉的气息?想道这里,陈烽将注意力集中在眉心,一阵清凉传出直达双眼,眼中的世界突生变化,眼前的事物变得无比清晰,就如在水中一般明净,窗外的夜晚在眼中是那么的明晰,树叶上的纹路,地上的蝈蝈觅食中蠕动的钳嘴,夜如昼,而且陈烽又看见了那些灵魂游曳在路上,有夜归之人直接从他们身体里穿过,陈烽看着不禁一个激灵,清凉气息迅速收回到眉心,视野便恢复了正常。

  摩挲着墨封玦,陈烽心里渐渐平静,缓缓睡了过去。

  第二日,在医院办了手续,去火车站领了自己的背包,和附带的列车票,陈烽回到京都,打算辞职不干,回老家蜀中生活,在外几年也没回过老家,却很是想念了。

  回到京都之后,陈烽将居所内的生活所用收拾好,接着便来到做了几年的公司,看着生活过的地方,陈烽有些不舍,整理了情绪,把辞职书递给了老板,老板在公式化的挽留了几句,便爽快的签了字。陈烽办完了手续,心里一下子轻松许多,走在人潮汹涌的大街,烈日炎炎,陈烽散漫的看着这些年从未注意的京都景致。

  陈烽在昨晚的试验下,发现只要把注意力集中在眉心处,眼前就会出现一个绚烂明净的世界,而且只要自己用心观察哪一样事物,那东西就会在眼前缓缓变慢,甚至就如停止一般。

  乍然得到一种能力,陈烽很是兴奋,却也有种不安,说不清道不明,仿佛有着某种危险跟着自己。

  突兀之间,陈烽抬头朝着对面的金光大厦望去,一百五十多层的楼顶上,一个黑点站在那里,眉心清凉气息迅速流转,眼前事物不停地变大,黑色风衣,面容阴鸷的青年男子,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眼神如饿狼一般紧紧盯着陈烽,发现陈烽竟然看见了自己,龇牙冷笑,蓦地在阳光下失去身影。

  陈烽在那风衣男子的冷笑中,心里一寒,炎炎夏日中只觉浑身冰凉,那人眼神真是可怕,好像一直在跟踪自己,看那眼神对自己好像有所图谋,可是是什么呢?

  陈烽也没心情在街上闲逛,乘上公交急匆匆跑到火车站买了张回蜀中的票,时间是明日的早晨,揣好车票,陈烽回到住所里,大口喘着气,陈烽抱着冷水喝了一肚子,感觉心里舒服了点,呆呆的躺在床上,身体好似疲累不堪,一动也不想动,直到天色渐晚,华灯初上,陈烽才坐了起来,抚摸着唯一能几年亲人的墨封玦,心神镇定了些,感觉肚子咕咕的响,才想起一天都没吃东西,那风衣男子的冷笑把自己吓坏了。

  苦笑一声,想起自己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从小练武,虽然实战较少,可也把家传功夫练得精通,每天不懈,气血雄浑,虽未到炼神还虚的最高化境,却也是能发出暗劲的高手,这两日惶惶不安还是因为未知的恐怖,所以把自己心境都破坏了,一时间,想通这一点的陈烽只觉胸中闷气一扫而空,头脑清明。

  陈烽住所在一老居民区,走出小区之后一个常常的胡同,路灯昏黄,只能勉强视物,此刻,胡同里未有一人,只有夏虫鸣鸣,陈烽孤身在胡同里向街上走去,胡同外有一家米粉店味道很是不错,陈烽想在那里去吃晚饭。

  昏黄的路灯令人很不舒服,眉心清凉气息流转,陈烽眼前变得明净清晰,陈烽走着走着感觉越来越不对,以前只要走两三分钟的胡同,怎么都有五六分钟了还没看见街口。

  陈烽默默停下脚步,全身放松,好似很随意的站在了胡同里,貌似平静的说道:“是什么东西出来吧!”其实说话之时陈烽心里却是很紧张,眉心清凉加速运转,家传内劲全身游走,此刻的陈烽血气磅礴,一种平时从未流露出的气息从陈烽身上传来。

  “桀桀,嘎嘎!”一阵怪笑从陈烽身后传来,陈烽迅速转身看去,白日所见的风衣男子,一脸诡异,眼神狂热,怪笑着看着自己,的胸口。

  “小子,把那东西交出来,本使者饶你一命。”阴鸷的声音从脸色苍白的风衣男子口中传出,右手指着陈烽的胸口。

  墨封玦,原来是贪图自家的传家宝,陈烽心中冷笑,寒声说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戏言我命,有种自己来抢试试。”

  风衣的青年男子面容一滞,嘿嘿怪笑,突兀的出现在陈烽的面前,脸都快碰到陈烽了,陈烽微微愕然,那男子的身后的站在原地的影像缓缓散去,原来是风衣男子速度过快而造成的残影,嘭,陈烽双手抵住腹部的重拳,不停地向后倒退,双手被风衣男子的拳劲震得生疼。

  阴鸷的声音有些诧异:“原来还有着几分本事,怪不得在本使者面前大言不惭。”

  陈烽双眼紧盯着自称本使者的青年男子,并不搭话,内劲暗运,消除双手的疼痛,那男子身如轻烟,讯疾如风,其力道之重,每拳都令陈烽只能防御而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击,虽然一身疼痛得厉害,陈烽却没得到实质上的伤害。

  那男子见每每无功,眼神阴冷,突然停驻在陈烽的身后,手中出现一把无形的长刀,一斩而下,陈烽只觉浑身一紧,危险的感觉令陈烽猛的扑到在地,险之又险躲过那刀锋,在地上翻滚起身的陈烽满头冷汗的看着青年男子,在清凉气息流转下的眼中,一把闪耀着乌光的马刀紧握在那人手中,身上灰色的气息缠绕。

  “嘿嘿,小子不错,能让我拿出魂刃来对付你。”冷笑声中身形从陈烽身边掠过。那急速令陈烽来不及反应,腰间瞬间出现一道伤口,鲜血淋漓而下,滴答落在地上,绽放出点点殷红的花朵。

  剧烈的疼痛,腰间的伤口如火一般炙热火燎,陈烽脚步一个踉跄,跪倒在地,内息急速运转,把腰间肌肉收紧,避免流血过多。

  冷风掠过,陈烽朝后一仰,闪着乌光的刀锋从胸口划过,割破了身上的衣服,在胸口上划出一道血线,墨封玦的线被刀锋划断,向地上掉落。

  刀锋入肉半寸,在墨封玦掉落的瞬间,陈烽胸口的血撒到墨封玦上,只见咻的一下,墨封玦发出耀眼的光芒把陈烽笼罩,伤口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迅速复原,同一时间,脑海中涌进大量的信息,一时之间却无法全部理解透彻,而涌入的大量信息在停止灌输时,陈烽得到了现在最需要的东西,能马上应用且战斗的知识,魂刃的创造,魂刃是借由精神具现,运用特殊的方法把精神能量具体化的方式!

  从光芒出现到消失,不过几秒钟时间,那阴冷的男子尝试攻击无果后,冷笑的看着陈烽,待光芒消失,发现陈烽手中无声无息出现的一把散发着紫金色的长枪时,眼神凝滞,不可思议的看着陈烽,魂刃!只有高等通灵者能制造使用的魂刃!怎么可能?一个从未接触过通灵者世界的普通人会突然创造魂刃,自己用了不下于20年才从一个普通通灵者一路厮杀到现在才能掌握的东西,怎么会?

  突然间,阴狠的青年男子好似想起了什么事情,转身便欲离去。突然,耳边出现的声音和胸口部位刺出的枪尖,令他全身僵硬,一双杀意凌然的眸子毫无感情的看着他。

  沙沙的声音从阴狠男子的身体里传出,就如漏气的皮球,灰色的气息从他身体里缓缓飘出,慢慢的,男子全身化作灰色的气息,消失在陈烽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