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解放了
作者:燕可      更新:2015-06-26 18:57      字数:0
  和梅烟待在一切的日子总是那么快,原本五天时间就好像是一个世纪一样,和梅烟待在一起倒是觉得一眨眼功夫的事情。站在梳妆台前,怜心扯下帽子和长袍,傻笑起来……哈……嘻………

  “你干嘛呢!又傻笑了!”见怜心对着镜子一阵狂喜,也不知道是自恋还是那根经又开始抽了

  “姐姐,这两个月憋死我了,现在终于解放了!”怜心回转头抓住梅烟的手,一阵激动

  “解放?是什么?”疑惑的俏脸总是那么迷人,好吧,怜心不去计较了

  “解放就是解脱了啊,哈哈………,怜心终于解脱了。”放开手,怜心跑到门口将手放在嘴边呈喇叭形,大叫起来,这声音绝对是震耳欲聋,想什么就做什么的怜心在梅烟的眼里,是值得羡慕的,至少自己永远也不敢迈出终于的步子

  之前因为答应过怜心要陪她出去走走,来到古代这么久也好好出去走走,看到琳琅满目的饰品怜心恨不得再多长几双眼睛,看不够啊…………街边小贩摆摊叫卖的数不胜数,有廉价胭脂,首饰,特产小吃,用品等等,逛了这边又逛那边,来回跑动虽然很累,但每次看到不同的东西,怜心都是狂喜,可苦了跟随其后的梅烟了,紧跟着怜心,生怕这丫头走丢了!

  “妹妹,你慢点!”白竹搀扶着梅烟跟随怜心左右窜动

  “姐姐,你看,你看,这个好看吗!”怜心拿起小贩摊位上的一只发簪,顺手插在了发髻上,转头对着气喘吁吁的梅烟一副可爱的笑

  “好看好看,妹妹带什么都好看,”

  “姐姐你敷衍我,怎么怜心拿什么姐姐都觉得好呢!”嘟着小嘴翘着老高,故意摆出一副不理会梅烟的样子

  “怜心小姐,你都看了那么多了,那这个到底买不买啊!”白竹指指发簪

  “可是我没有钱啊!”怜心转过头落魄的看看梅烟,又看看白竹,平静的低下了头。

  “呵呵.………,原来逛了那么久,你都不买的原因是没有钱啊!嘻嘻………”怜心抬起头见白竹那笑意很是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白竹

  “白竹….,”看怜心生气了,梅烟叶轻轻的瞪了下白竹,示意别乱说话

  马上收回了一脸的笑意,吐吐舌头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不敢多话……

  “给,想买什么就去买吧,别把我这个好妹妹给憋坏了”梅烟从衣袖里掏出一些银子递给怜心,怜心高兴的接过银子开心的抱着梅烟在梅烟的小脸上嘣了一下,羞得梅烟温柔的瞪了怜心一眼,怜心眨眨眼做出极为可爱的样子,转头将一小定银子扔到了小贩的摊位上,拉着梅烟就蹦跳着离去了

  坐在湖水边的一座凉亭里,怜心伸了伸懒腰,一屁股坐到了栏椅上,翘着脚,很没淑女的样子….梅烟可不像怜心,被白竹搀扶着手优雅的坐到了怜心的身边………

  “姐姐你看,有条鱼也!”怜心转头指指身后的湖水,又拉拉梅烟的衣角,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顺着怜心指去的方向看了看,无奈的摇摇头

  “妹妹还真可爱,难道没见过鱼吗!”一脸微笑的朝着怜心,怜心回忘了梅烟一眼,嘻嘻……扰扰脸蛋,傻笑起来

  “姐姐,那里有个人好像在盯着你看呢!”眼尖的怜心指指对岸的一个白衣男子,顺着怜心指向的地方望了下,梅烟真好对视上了那人的眼神,见那男人微微一笑有些亲切,梅烟掩着脸回过了头

  “哈哈…….!一定是迷上了姐姐那闭月羞花之貌了!”怜心站起身抬手向对岸的男子摇了摇手,示意打招呼,还不忘一脸可爱的招牌笑意

  “怜心,你干嘛!”梅烟起身拉下了怜心的手,一脸的不悦,还偷瞄了一眼对面的男子,脸上泛起了一抹红晕,惹的怜心瞪大眼见一副贼笑

  “休息够了,就走啦,”梅烟慌慌张张的逃也似的离开了凉亭,怜心又回头望了一眼男子,还是跟着梅烟姐姐吧,免得丢了

  “好秀气的女子!”站在对岸的男子嘴角勾起了一抹迷死人的笑,深深的眸子有种让人看不透的魅力

  “庄主,您这是在看什么?”一手拿佩剑的男子走到那男人身边,很是恭敬,顺着主人——朗月天望去,见凉亭里什么也没有,这主子到底是发什么呆,而且还一副欣赏的样子!有些不明白

  “走吧,该回去了!”朗月天收回了眼神,潇洒的将手一前一后摆放好,大步迈去,那男子虽不明白怎么回事,可朗月天向来什么事情也不会和自己多说什么,做下人的,又怎么能多问

  朗月庄里,朗月天正坐大堂而上,手上端着丫鬟刚砌好的差,轻轻的吹了口气,闭着眼享受的闻着茶香…….

  朗月庄——是一个集齐众杀手的地方,凡是朗月庄里的人,各个都是身手不凡,深不可测,没有人知道朗月庄的实力到底有多少,只知道曾经外藩来侵,朝廷派出不少将军出兵都不可制服,朗月庄却能在一夜之间将敌人一扫而光,无一生还…………!!

  “高威!让你去办的事情办的这么样了?”这个高威真是随朗月天从凉亭而来的男人

  “启禀庄主,已经办的差不多了,下个月就会派人去帝安国!”高威很是有信心,这让朗月天也很是满意,一直以来,自己最相信满意的便是高威的办事效果,绝对没有问题

  “恩,那就好!”放下手上的茶,大步迈向了大厅外,直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怜心拉着没有一路走一路唠唠叨叨的谈论着朗月天,好像很好奇的样子,毕竟远远望去看着很是不错,虽然看不清脸,却能感受到不一般的气质……….

  “姐姐,你看那个男人怎么样啊!帅吧!”一边拉着梅烟走向房间,一边挑眉看看梅烟的表情,刚才好像有些红红的哦,怎么现在没有了,呵呵……

  “怜心,就你多嘴,哪有你这样看人家的!”梅烟白了一眼怜心,却瞧着怜心一副赖皮的样子

  “不和你说了,”轻轻甩开怜心拉着自己的手,头也不回的跑进了房间,白竹也跟着进了房,却见白竹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就关上了门,哈哈………怜心站在门口大笑起来

  都过去了几个月了,都不见慕容安和慕容铭风的身影,这两个人到底去哪里了,难道是躲着自己了?自己的法术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基本上能收缩自如了。虽然平时偶尔整整丫鬟们,可感觉很无趣啊,还是慕容铭风好玩,嘻嘻………可是这两个人怎么那么忙啊,有时候出去一连几天都不回来,还真把外面当家了,气死人了……….都没人玩了……….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大风大雨里满街跑………”怜心一蹦一跳的甩着头想去后院看看,碰………

  “哎呦也………谁啊?”一头撞击了一个胸膛里,疼啊!怜心摸摸脑袋嘟嘟小嘴,慕容铭风见到怜心吓了一跳,赶忙转身准备悄然离去…….

  “站住,撞了我想逃?”怜心大步拦住了慕容铭风的去路,看到铭风那张熟悉的脸时,惊呼起来,高兴的拉住慕容铭风的手,让铭风倒吸了一口气

  “铭铭,好久不见,想死你了!”大抱住慕容铭风的,将头埋在慕容铭风的怀里,蹭来蹭去,像是个找到妈妈的孩子一般撒娇,可吓坏了慕容铭风,僵持在原地不敢动了

  “怎么了你,看到我不高兴吗?”怜心抬起埋在铭风怀里的头,生气的瞪着铭风,嘟着嘴白了铭风一眼,这举动,让铭风嘴角*筋啊

  “没,没呢,看到怜心太高兴了,呵呵……….太高兴了!”艰难的甩出几个字,看到这个倒霉的怜心,想必自己又该倒霉了

  “啊,是吗?太好了,我正想找你玩呢,好无聊啊!”拉着一脸僵持的慕容铭风风一般的跑去

  “别动别动,你在动,我就画不好了!”花园里,怜心拿着毛笔在纸上画着什么,而慕容铭风则单脚站在假山上,手上还摆出一副冲锋上阵的架势,一副摇摇晃晃的,有些站不稳,天哪!!!好累啊

  怜心向左边走了去,看了看慕容安侧面的姿势,满意的点点头,又回到了桌边开始画起来,一会儿后,又走到右边将毛笔头端放在嘴里抿了抿,又是满意的点点头……….

  “怜心,到底好了没有啊,都已经站了二个时辰了,很累啊!”慕容铭风站着不敢动,可还是不自觉的会摇晃,能感觉到身体的部位都有些僵了

  “好了好了,马上就好!”画了几笔,放下毛笔满意的笑了起来,见怜心终于放下了手上的笔,慕容铭风也松了口气

  “哎呦………动不了了,麻痹了!”站在假山上的慕容铭风一手扶着假山,弯下腰准备按摩按摩腿,可没想到,腰也僵在了那里,那个难受啊,怜心很不情愿的过去扶过慕容铭风,将他扔到一边有坐的地方,一脸的鄙视

  “真没用,这么点时间就站不住了,哼……….”甩了甩头发走向桌边拿起画纸就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也不理会铭风,使劲的白了一眼怜心,居然就终于把自己扔在这里了,心里又气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