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慕容梅烟
作者:燕可      更新:2015-06-26 18:57      字数:0
  怜心用蓝色的纱稠布料做了一顶帽子,带了起来,嘻嘻……这样就不用怕刺眼的阳光了,还给自己做了围巾手套戴起来,明明是夏天,却把自己包着像个过冬的人儿似的,有些可笑

  “你怎么把自己穿成这样!不热吗?”慕容安有些奇妙的看看怜心这装备,虽然也知道怜心不可吹风见光,可也不用穿成这样啊

  “那要穿成什么样,这样已经最好了,虽然有些热,”怜心伸了伸脖子,只感觉浑身发热,难受的很,没办法,忍着吧!慕容安没说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还让她把这些脱了不成

  “那我们也该回去了,这几天那些奄奄一息的稻子也有了些起色,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了,”话音刚落,人也转身走向房间里,慕容铭风也跟随者慕容安离去,怕是在多带一会儿,又不知道这怜心要怎么整自己了

  怜心见慕容铭风见了自己就想溜的样子,心里有些不爽,撅嘴哼了下,这慕容铭风居然敢躲,看自己以后怎么收拾他,狠狠的踢了地上的一刻小石子,碰……

  坐在马车里怜心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撇着眼一直看着慕容铭风,铭风被盯着有些皮痒痒,怎么感觉邪恶真在靠近自己呢!躲,躲过那眼神,嘿不行,还是一扫就会发现那汹汹的眼神

  “怜心啊!能不能不要这样看我,”说话间有些讨好,?不错,这男人还是很可爱的,居然知道求饶了,嘻嘻………

  “好啊,铭铭,陪我玩吧!”怎么感觉这话像是击中了自己,浑身一抖,呵……呵…….

  “怜心不是好好休息吗!不能见光的哦,”

  “没关系的,只要两个月就好啦,偶尔我还是可以去找铭铭玩的,”话语很是调侃,带着天真的笑意,眉头不时的上扬,有些可爱,可怎么感觉是一股邪风呢!慕容铭风僵着脸闭嘴不在说话,只是看着怜心邪邪的笑

  “大少爷,二少爷,到家了,”外面的马车停了下来,传来了马夫的声音

  “啊…大哥,我好像还有些帐没算,这事情已经拖了好几天了,我先去处理啊!”好像想起了什么,慕容铭风看了一眼怜心,随便找个借口一溜烟的跑了,还没等怜心反应过来,人都已经跳下马车不见了,本想追过去,可一掀开帘子见光就难受

  “把帽子戴上吧!还有,把这些脱了,”慕容安举起的手已经将怜心的围巾和手套脱了下来,随手拿起身边的一件白色长袍披在了怜心身上

  “这样就不那么热了,”还真不错,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的东西,这慕容安怎么就不早些拿出来,害的自己瞎忙活了半天的东西居然没什么用了,现在倒好,一件袍子倒是美观了很多,而且还挺方便的,不用那么麻烦。

  “有那么好的东西,怎么不早点给我啊,真是的,”这怜心,慕容安帮了自己居然还数落起人家来了,也不知道说声谢谢,只顾看袍子,好像把被自己没看过一样,

  “还真别说,挺漂亮的。”怜心扯了扯袍子

  “哥哥回来了,”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好甜美,好温馨的声音啊,怜心忍不住探出脑袋来

  哇…好美,身着一身淡紫色纱衣,给人一种澄澈透明的感觉,双肩批着一条浅红色的纱带,一阵风吹过,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犹如仙女下凡一般,无风日,纱衣丝带,紧贴在身上,精巧细致的身形,体现得淋漓尽致,细致乌黑的长发,常常披于双肩之上,略显娇媚妖娆,有时松散的数着长发,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绝对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啪…….怜心已经跳下马车,讷讷的盯着此女子观看,还好,蒙着脸,否则要让人家看到自己流口水的丑样了

  “怜心,你看够了没!”身后传来慕容安的声音,而且有些严肃,收回目光,不看,只是偶尔的撇撇眼,反正自己现在的样子,人家也看不到,自然自己眼睛在做什么,人家也是看不到了。

  “梅烟,别理她,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见梅烟有些惊讶的看着怜心,心里也猜到了几分,怕梅烟误会,先转移话题吧

  “哦………大哥,父亲和母亲大人都回来了,他们说这次回来就不准备出去了,以后都会待在山庄里!”虽然话语是对着慕容安说,可怎么眼神还是会偷偷瞄一下怜心,倒是有些好奇了,难道这女人是大哥的心上人,那可真的是太好了

  “你别瞎想,怜心也是我们的妹妹,”什么时候自己又多了个妹妹,这时候慕容梅烟倒是瞪大了眼,不可思议,原来是自己想错了

  “大哥,这姑娘…….是你妹妹?”显然不相信

  “是,是我认怜心姑娘做妹妹了,以后就叫她慕容怜心吧,”瞟了一眼怜心,见怜心也没什么意见,慕容安便说出了这番话

  “哦…是这样啊!”

  “好妹妹,姐姐带你进去!”说着就拉着怜心的手向屋里走去,啊……好滑腻的手,自己的手背触碰的一瞬间,居然感觉有种幸福感

  嘻嘻…….不过,自己居然有了个这么漂亮的美女姐姐,不吃亏啊,算了,妹妹就妹妹吧,以后就可以好好让这些哥哥照顾照顾自己了

  “姐姐真漂亮!”怜心边走边冒出这么句话,听到这么天真可爱的话语梅烟也能感觉到这个妹妹的可爱之处,对着怜心淡淡的一笑,天,快晕了,居然可以笑的那么迷人,醒醒,醒醒……别傻了,怜心使劲的摇两下头。

  跟随着慕容梅烟进了房门,天,好雅致的房间,一张圆形楠木桌首先入了怜心的眼,左边一个高台阶上放着一张小四方桌,桌上摆着黄菊花,特别的艳丽夺目,放射出淡淡的清香让整个屋子有了生气,旁边一副山水画,层出不穷的叠山一层高过一层,一条长长的瀑布汹涌流下,景色十分壮观,瞥眼望去,一架古筝横在架子上,显得极为优雅,斜后边是一排雅致的珠屏,看不清里面的东西,却能给人一种享受的美妙…….右边还有内堂,想必应该是卧室吧!入眼之下处处透着情趣雅致,无不显示出一个大家闺秀的风范,还有陶瓷器做装饰,让人耳目一新…………

  “妹妹请坐,在姐姐这儿,可别客气了,”拉过怜心的手,让怜心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妹妹何必掩着脸呢!”慕容梅烟疑惑不解

  “姐姐,不好意思啦,怜心现在不能见光呢!”嬉皮笑脸的语调让慕容梅烟觉得很是可爱,罢罢手,示意丫鬟们把门关上,丫鬟白竹明了的顺手关上房门,怜心也能感觉到光线暗了下来,迫不及待的将帽子摘下

  “嘻嘻………就知道姐姐对怜心最好了。”给慕容梅烟甜甜一笑

  “妹妹长的好可爱啊………”见到怜心取下帽子的一瞬间,就有这样的感觉,不觉有些亲近,更何况刚才怜心的一番话,让梅烟觉得这怜心真的就是亲妹妹一样感觉,好不开心。

  “白竹,将我的手镯取来,”白竹接到看到小姐难得那么开心,心里自然也是十分开心,点点头应声就走进了内堂

  不一会就取来一只精致的锦盒放在桌上,梅烟打开锦盒将一只白玉手镯取了出来,轻轻扶起怜心的手,套了进去……

  “妹妹,姐姐没什么好送给你的,这白玉手镯就当是姐姐送给妹妹的见面礼吧!”慕容梅烟将手镯套进了怜心手腕上

  “这…….这么漂亮的东西,妹妹这么能夺了姐姐索爱呢!”怜心想脱下手镯,却被梅烟轻轻的按住了手

  “妹妹………你难道不喜欢姐姐吗!你这样见外,姐姐可生气了!”嘟着小嘴故意撇过眼不去看怜心

  “啊…….姐姐,不是的,不是的,怜心可喜欢姐姐了,姐姐那么漂亮,妹妹这么会不喜欢姐姐呢,而且,姐姐还对怜心那么好!”怜心底下头手指开始在桌上滑弄着什么

  “这就对了,我们姐妹两,还介意什么呢!而且姐姐好不容易多了个妹妹,一定要好好宠宠你啊!”伸出食指宠溺的在怜心的额头上点了下,眼里满是温柔

  “嘻嘻………有姐姐真好,”怜心起身跑到梅烟的身后抱着梅烟的脖子一阵撒娇,逗得梅烟一脸开心

  慕容安和慕容铭风准备去钱庄,一路上慕容铭风静静的好像在想什么,这几天好像都没这么见到怜心的影子了,奇怪了,难道这丫头改邪归正了!

  “你在想什么?”见慕容铭风想事情想的太出神,差点撞到人都不知道

  “啊……….哦…哥,你说怜心这几天在干吗啊?这么好几天不见她了!”这男人是不是想怜心了,几天不被人整,居然还会念叨起怜心,难道是有被虐症?

  “怎么?想让她来陪你玩?”淡淡的语气并没用多大杀伤力,可听到要陪那丫头玩,一想到以前的种种,有些心寒后怕

  “算了,不问了,”慕容铭风抖抖精神,大步向钱庄走去,无视慕容安的存在

  慕容安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难道这家伙看上怜心了?看他那心虚的样子!

  这几天啊,怜心天天黏在梅烟那听梅烟谈琴偶尔聊聊心事,到处走走散散心,让梅烟可算是找到个伴了………二人整在后院里放风筝,看着风筝高高飞翔的样子,怜心开心的手舞足蹈,蹦蹦跳跳的好像个孩子一样,而梅烟拉着绳子慢慢的放线,上手时而松懈时而紧握,完全能把握住风筝的起落……….

  “姐姐好厉害啊,风筝飞的真高!”东张西望的盯着风筝左右飞舞,看着很是兴奋

  啊……….“线………”梅烟紧张的向前跑了几步,手上好像想握住什么,可失落的脸色让她停了下来

  “线怎么断了?”怜心见梅烟有少许的失落

  “姐姐别难过,没关系,有怜心我呢!”怜心走过去拉住梅烟的手,一副天真的笑,虽然看不清脸,梅烟却能感觉到怜心的真诚

  “线都断了,看……风筝都掉在那房顶上了,算了。”梅烟指指远处的房顶,嘴上虽然安慰自己,也安慰怜心,不过心里确实不太好受,明明玩的正尽心,出这么点破事,能心情好的起来吗

  “看我的,”怜心话语说完就向前迈了几步,右手轻轻一撩,整个人飞腾起来,犹如腾云驾雾一般,让梅烟看的惊呆

  “天哪,”不自觉的吐露出两个字,却见怜心已经腾飞到了屋顶,轻而易举的将风筝拽在了手里

  “姐姐你看!”怜心站在房顶上挥舞着风筝

  “好了,妹妹,太危险了,快下来!”梅烟提心吊胆的担心怜心让身边的白竹也泛起丝丝担忧

  见姐姐发话了,怜心哪敢不从啊,来到这个世界开始,怜心也最听梅烟的话了,她说什么怜心都不会拒绝,因为在怜心看来,梅烟也是真的把自己当妹妹的,而自己早已经将梅烟看做姐姐了。怜心挥一挥右手,怎么感觉胸口有些闷,咳咳……忍不住咳了二声,再一挥手,却感觉气血攻心的样子,胸闷的更难受了

  “妹妹,你怎么还不下来,让姐姐好担心啊,”因为隔得太远,梅烟并没有察觉到怜心的怪异

  “呵呵……姐姐,我只是看看这里风景,很美啊!怜心马上就下来了!”安慰了梅烟下,怜心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空间,伸出手再次挥开来,整个身子慢慢的升起,怜心有些满意,可明显感觉胸口更加疼痛。

  “啊………”随着声音从空中袭来,怜心也失去控制般坠下,这可吓坏了梅烟,差点没晕过去。完了,这次死定了,这么高摔下去一定不死也要残废了。正想着,一个身影飞升而来,却感觉到自己已经落下了,而且好像,有人接住了自己!??咦………

  “安安……是你啊!”本来闭着的眼睛当睁开发现是慕容安的时候,幸福的抱住慕容安,让慕容安好一阵尴尬

  “妹妹,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回过神赶过来的梅烟摸了摸怜心的手臂,一副担心的花容失色的样子

  “嘻嘻……姐姐,放心啦,安安来的很及时啦,这不是接住我了吗!”嬉皮笑脸的看向梅烟,一点也梅烟劫后余生的感觉,可某人的脸青的不行了。

  “噗呲…安安?”梅烟盯盯这个被指安安的大哥一阵好笑

  啪………慕容安横抱着怜心的手一缩放到了身后,只听得一重物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

  “哎呀…….安安,你放下我的时候就不能温柔点嘛!是不是男人啊,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摸摸自己的屁股,狠狠的白了一眼慕容安,撅嘴不理

  “哎呀……妹妹你没事吧!”梅烟赶快扶起怜心,帮着拍拍怜心身后的灰尘

  “哥哥,你也真是的,妹妹是个女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真的如妹妹说的一样,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看以后还有那个女子瞧你一眼,”梅烟也白了一眼慕容安,心疼的看向怜心,嘴上挂起了疼惜的笑

  看看梅烟又看看怜心,这两个女人是怎么了,怎么变得一条心了,而且才几天不见,自己这乖巧听话的妹妹怎么站到怜心那个丫头那边去了,可千万被把这梅烟给带坏了。

  “下次别用法术了,你的身体还复原,若是在出现这样的事情,下次可没人救你!”淡淡的抛下话语,也不看一眼,就离去

  “哼…….”怜心在身后气的直跺脚,抓狂啊,还不是因为你,要不然自己也不会耗体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