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午膳相见
作者:芷奚      更新:2015-06-26 18:54      字数:0
  翌日,暖暖的阳光,透过纱窗,洒在水翊媣的苍白的小脸上,直到晌午时分,她才悠悠的从梦中醒来。

  身下受伤的地方,灼痛万分,像是有一把火在炙烤,撕裂的剧痛仍在,又新添一抹尖锐的绞痛,实在让人难以忍受,不一会儿,身上就出了一层汗。

  她感觉身体软棉棉的,使不上一点力气,小手缓缓滑行,触手的是红艳欲滴、柔软滑溜的锦缎,很凉!

  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身子才恢复些许气力,她拧着眉头,忍痛撑起身子,才发现屋内空无一人。

  她的长发如丝缎般垂落,柔如轻雾的的双眸,注视着床头的鸳鸯双枕,眼眶湿润,瞧见散落一地的衣物,脑中立刻闪过,昨晚如同噩梦般的画面,粉嫩的娇靥变得惨白无比。

  深吸一口气,想到现下的处境,不禁自嘲一笑,她有什么时间自哀自怜。一手揪紧被褥,护住胸口,端坐起来,白晳粉嫩却淤痕累累的后背,裸露在外,分外惹人心疼。

  许是外面有人听到里面的声响,没过多久,门被推开,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丫鬟,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隔着幔帘,轻声唤道:“小姐,你醒了吗?”

  闻言,水翊媣赶紧缩进被子里,粉白的脸颊,泛起一抹红润,问道:“兰儿,现在什么时辰了?”她突然想到,按照惯例,府中的侍妾都得向新王妃请安,要是错过了,只怕会招人话柄。

  “都已经午时三刻了!”兰儿马上回道,知道小姐已经醒了,她快步上前,意外瞧见床边一地的碎布,一向早起的小姐,居然睡到午时才醒,想是,昨夜王爷一定很疯狂,思及此,清秀的脸庞,不禁染上一抹红霞。

  “已经这么晚了!”水翊媣叹了口气,低声问道:“兰儿,府中的侍妾有没有前来请安?”

  兰儿摇摇头,见她气色不好,忧心道:“小姐……”

  水翊媣忍住酸涩,摇摇头道:“我没事!兰儿,替我准备一下,我想沐浴。”经过昨夜一番折磨,浑身早已酸痛不堪,如果不用热水泡一泡,今天别想下床走路,况且,腿间的粘腻,让她感到极不舒服。

  兰儿贴心笑道:“早就为小姐准备好了,兰儿先拿件衣裳给小姐。”说完,她转身走向衣柜,拿出一件裹身的衣裳,披在了水翊媣身上。

  垂眸间,意外瞧到小姐身上大大小小的淤痕无数,不像夫妻间欢爱过的印记,倒像被凌虐过的伤痕,脑中思绪千回百转,不禁皱眉问道:“小姐,王爷昨晚上,是不是对你动了粗?”

  水翊媣避重就轻道:“兰儿,爹爹不是交代过,到了王府,能忍则忍!”这里毕竟不比相府,凡事都要有分寸,况且,骁王爷一早就表明自己的态度,她还不如他府中的一个摆设。

  看到兰儿眉头紧皱,为她气愤难消,心中有些感动,至少,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还有一个人真正在关心她,握住她的手安抚,“兰儿,一点也不疼,只不过,看上去有点吓人罢了!”

  兰儿愤愤不平的报怨道:“可是,王爷也太欺负人了!”

  水翊媣抬首,柳眉微颦,淡淡道:“好了,兰儿,别生气了,快扶我去沐浴。”

  兰儿扁嘴轻应,扶起水翊媣走向内房。

  内房里,飘着淡淡的龙涎香,屏风后,放着一个很大的木桶,里面热气氤氲,微微晃漾的水面,漂浮着许多花瓣,木桶旁的架子上,放着沐浴用的桂花胰子(香皂),准备得十分妥当。

  兰儿探探水温,柔声道:“先前怕小姐醒来时,没有热水沐浴,兰儿过一会儿就添上一桶热水,这下,水温刚刚好。”

  “兰儿,麻烦你了!”水翊媣感激一笑,交代道:“这里,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出去休息吧!”

  “好的!兰儿守在外边,要是有事,小姐叫兰儿便是。”兰儿微笑点头,顺从的退了出去,体贴的将浴室的门关上。

  待兰儿走后,水翊媣将薄透的衣裳脱下来,露出绝美的酮体,如果没有那些难看的青紫,将是一尊完美的玉质雕塑。

  踩在凳子上,抬脚踏入桶中,将身体完全浸泡在水中,温热的水缓解她身下的酸痛,轻轻解开了头顶盘绕的发髻,让如瀑布般的黑发都散落下来。白嫩的手指将发丝梳成一缕缕,然后,涂上带着桂花香气的古代香皂,细细的揉搓起来……

  洗完头发,再将身上各处,都细心地清洗一遍,轻轻闭上眼,惬意地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将身躯在水中完全舒展开来。

  沐浴完毕,水翊媣换上了一件软银轻罗百合裙,仿佛带着清晨露水的痕迹,手挽薄雾色拖地烟纱,袅袅婀娜的窈窕身段,清雅之中,平添一份飘逸的气息。

  待发干之后,兰儿帮她挽了个简单的发髻。

  头顶的发丝,绾于脑后,用白色的发带紧紧束起,两颊旁,分别垂着一缕青丝,剩下的发丝,顺滑的披在身后,髻中斜插一枚小巧精致的宝蓝吐翠孔雀吊钗,质地玲珑剔透,细密珍珠的流苏,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晃。

  望着镜子中的人儿,身材纤细窈窕,肌肤白晳胜雪,秀发乌黑柔顺,星眸顾盼生辉,樱唇红润饱满,气质雅致秀丽。

  虽不是绝色倾城,但也算是清丽脱俗,按说这样的相貌,应该很得男人怜爱才对,但是,骁王爷对她的态度,仿佛是对待杀父仇人。或许,纵使她有绝世美貌,憎恨厌恶她的骁王爷,还是会对她不屑一顾。

  突然,兰儿的声音响起:“小姐,这身月白色的衣裙会不会太素净了,小姐才新婚,还是穿红色比较吉利。”

  水翊媣回过神,转头淡笑道:“就这样挺好,清清爽爽,夏天穿得太艳,会显热。”

  正当她准备起身之际,门外来了下人通传,说骁王爷请她去大厅午膳。

  水翊媣和兰儿互看了一眼,尽管王爷讨厌她,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做?或者,只是准备给她一个下马威。

  兰儿打开门,门外等候的下人,将轿子停在院子里,见到水翊媣之后,躬身说道:“王妃,请上轿!”

  午后的阳光,透过轿窗照进来,肌肤稍感灼烫,暖风吹拂,桂花的清香扑面而来,鸟儿在树梢上,声声鸣唱,美妙悦耳,妖娆的花儿,在炎阳之下,依旧绚烂绽放,蝴蝶舞动着美丽的翅膀,在娇艳的花从中嬉戏。

  骁王府府邸,占地面积广阔,不仅院落众多,偌大的后山,还将京城名景‘碧湖’包揽其中,回旋的明廊暗弄、亭台楼阁、青砖铺路,花石为阶,白玉雕栏,啼鸟清鸣,庭院天井、峭壁假山、小桥流水、花园池塘,朱扉紫牖、精雕门楼,富丽堂皇,美仑美奂。

  水翊媣暗叹,怪不得要用上轿子。约莫十分钟的时间,软轿停靠,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她缓缓下轿,忍着腿根的酸痛,迈着优雅的步伐,步入春色无边的大厅中,要不是早知道,她们是府中的姬妾,她还以为,自己到了选美现场,四色美人,真真是堪比花娇。

  突然,一个娇媚入骨的声音响起,“王妃姐姐真是明艳动人啊!”

  说话的是腻在李闵骁怀中的美艳女子,梳着飞月髻,头插亮晃晃的孔雀钗,眉镶金钿,很是娇艳,一身镂空淡紫轻丝鸳鸯锦月牙裙,绛红色百蝶戏花罗裙,明艳艳的粉红绣鞋轻佻露出。

  水翊媣刚想说话,女子却对李闵骁暧昧眨眼,青葱玉指抚弄上他健壮的胸膛,暗暗挑拨,似嗔非嗔道:“难怪,王爷会让姐姐如此劳累,已至于睡到晌午才醒。”说完,便发出一声娇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