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暗涌
作者:悠悠雨滴      更新:2015-06-26 18:50      字数:0
  灵仙儿安静的立在屏风前,除了伴驾,她几乎哪也不去,后宫的事还是能免则免的好。自那日夜里受到惊吓后,春雨格外小心,倒也没再发生奇怪的事情了。

  陈霄天的神色看上去很疲倦,他轻轻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懒懒的对灵仙儿说

  “灵儿,帮朕揉揉,朕觉得头痛的很”

  灵仙儿顺从的走上前坐在陈宵天的身边,将他的头轻柔的放在自己的腿上,前世做过一阵子义工,知道头痛时要让他精神放松些,平躺着会更舒服些。

  陈宵天诧异的看了眼灵仙儿,只好灵仙儿对他莞尔一笑,陈宵天愣了一下就将眼慢慢闭上了,灵仙儿用手轻轻替他揉着,过了一会,见他紧皱的眉也缓缓舒展开来。

  房中不知不觉弥漫着一种自然温馨的气息,陈霄天贪婪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气息,灵仙儿仿佛也回到过去和凌峰在一起时,常常为他这样轻揉。

  可惜这个气息很快就被德公公尖尖的嗓音打破“贤王殿下到!”

  灵仙儿本能的想站起来,可陈霄天却没有起来的意思,正在此时贤王陈霄安已走了进来,

  可能是过于震惊,陈宵安竟忘了给陈霄天行礼,灵仙儿有些尴尬的瞟了一眼陈霄安,却发现他双眸中透射出深深的恨意和怒火。

  灵仙儿大惑不解。感觉到他强制的压抑气的颤抖的身体,半响陈霄安方缓缓垂下眼睑,仿佛什么也没看见,声音平缓的听不出任何情绪“皇上圣安,”

  陈霄天轻轻皱了皱眉,很不情愿的缓缓睁开双眼,慢慢坐起,又是一副若无其事道“你来了,昨天和你说的关于近日南边发生平民聚中闹事……”

  灵仙儿知趣的为陈霄安倒了一杯茶后就退到一旁,陈霄安面无表情,半响,突然打断陈霄天的话“太后昨天向皇上所提之事,不知皇上是否同意?”

  陈霄天好是早知他会有此一问,轻描淡写的看了陈霄安一眼“你希望朕怎样回答,”

  陈霄安抬起头,直视着陈霄天,一字一落的说道“臣弟希望皇上能同意。”

  陈霄天意味深长的看了灵仙儿一眼,转过头看着陈霄安“你认为朕会同意吗?”

  陈霄安的脸轻轻抽了抽,没有言语,过了半响,嘴角方渐渐向上轻轻扬了扬,“臣弟,无心之语请皇上见谅,皇上乃是一国之君,臣弟冒昧了,一会就到慧宁宫去回明太后,不再让皇上烦心”

  陈霄天冷漠的看了看陈霄安,忽然回头对灵仙儿说“灵儿,给贤王重新沏杯新茶来,这碗茶不适合贤王”

  灵仙儿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绪,只能顺从的为贤王重新沏了一杯茶。困惑的扫了他二人一眼。

  陈霄安轻轻看了看灵仙儿,眼中竟含着温柔和笃定,端起茶慢慢喝了一口,笑道“皇上说的果然不错,这杯茶才适合臣弟的口味。”

  陈霄天淡淡的笑了笑,“灵儿,十日后是太后的生辰,你可提前两日不用来当值了,准你回质子府一趟。……太后很想看看你,到时朕会来接你,你好好准备准备。”

  灵仙儿猛然听到可以回质子府,心中一喜。可一想起太后的生辰就觉得头大,一个楚妃就够让人心烦了,还要再加个太后,不知还有多少女人来烦她!

  心情一下子就晴转阴了,闷闷的嗯了一声,灵仙儿呆呆的看着窗外的高墙红瓦,心里的郁闷和惆怅真是无法言语……

  “怎么了?站在这里发呆,朕叫了你几次都没听见,是不是害怕太后不喜欢你,放心吧,你这么美,又这么可爱,又那么善解人意,何况……现在朕虽然还不能册封你,等明年你过了笄立之年,朕一定会给你一个惊喜……”

  陈示天在身后轻轻环着灵仙儿的肩,脸在她的秀发上轻轻触摸,声音低迷。灵仙儿却怅然若失,只觉得心不断的向下沉,她的末来在哪里?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终于拖着疲惫的身子坐在自己房里的桌前,春雨轻轻替灵仙儿揉着大腿。唉!灵仙儿长长的叹了口气,伴驾才几天,没想到这么累,做皇帝也真是无趣。

  微眯着眼,用手支撑着头,灵仙儿望着窗外,脑子里一片空白,

  “听宫里很多人都说,贤王殿下是个贤能之人,不但人长得俊美,长萧更是吹得出神入化,……贤王和皇上的关系最是亲近了,公主近日在皇上那没见到贤王殿下吗?……”

  淡淡的瞟了一眼还在八挂的春雨,心里只觉得好笑,倒是没看出来,原来春雨还是贤王的粉丝!把贤王说个神乎其神的……

  春雨大概是见灵仙儿一脸打趣的样子看着她笑,春雨的脸竟泛起一缕红晕,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公主见过贤王吗?他是不是真的那么好?”

  灵仙儿故意沉思了片刻,方慢悠悠的说了句“没看出来!”

  春雨错愕的望着灵仙儿,半响方反应过来是灵仙儿在故意逗她,

  春雨气恼的瞪了灵仙儿一眼“人家只当公主是个有心的人,才和你说说,可没想到公主只是一味的打趣奴婢,宫里那么多人都说贤王好,而公主却不知,定是公主对他尚不了解的原故,如若相处的日子久了,一定会相信奴婢今日所说的话。”

  灵仙儿好笑的看着春雨,没想到还是个超级粉丝,见春雨真是有些恼了,忙压制住想笑的念头,拉住她的手撒娇道“好了,是我孤陋寡闻,下不为力!”

  夜里睡的迷迷糊糊的,感觉身上好重,脸上麻麻洋洋的,伸手去拂了拂,一会又开始了,心里有些气恼,怎么回事,难道有虫子?

  思及此,灵仙儿的脑子顿时清醒,蓦然睁开双眼,还是吓了一跳!

  一张俊脸正含情脉脉的看着她笑,那张脸几乎快贴到她的脸上,让灵仙儿心惊的是那双妩媚诡异的凤眼!

  他就是那个让她心惊胆战的神秘人!

  只见他用唇轻轻在她脸上碜了碜,麻麻的洋洋的,灵仙儿伸手想将他那可恶的脸推开,却发现双手被他握着,丝毫动弹不得,心里有些慌乱,双眸却定定的看着他,

  男子的嘴角高高的扬着,唇在灵仙儿的耳垂下低迷“你不想我吗?……我可想死你了!……”

  突然肩上传来一阵巨痛,灵仙儿差点叫出声。

  “……痛吗?……我的心更痛!,你知不知道……我几乎要发狂了……怎么?你哭了?……喔,别哭,别哭……对不起,对不起,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嫉妒……”

  男子语无伦次的边说边吻着被他咬伤的肩,又轻轻吻着灵仙儿的眼,眉,唇,颈…

  灵仙儿死死咬着唇,眼泪却止不住的流,心里的恐惧在不断的膨胀,男子见她这样,他停止了吻,转而是一直不停的道歉,

  终于他停了下来定定的看看灵仙儿,半响方幽幽的叹了口气,伸手轻柔的替灵仙儿拂去不断涌下的泪水,那妩媚销魂的声音竟带着无限落寞和忧伤

  “你,对我真的没有感觉吗?抑是,唉!罢了,”说完,又深深的看了灵仙儿一眼,起身而去,瞬间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灵仙儿惊魂末定的卷起被子,绻在床角双手紧紧抱着双脚,一夜竟不能入睡,睁着眼直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