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伴驾
作者:悠悠雨滴      更新:2015-06-26 18:50      字数:0
  踏着轻快的脚步,迎着朝阳,灵仙儿满面春风的跟着前面领路的小太监史公公,前往听政房。

  想起昨晚春雨说的话,原本郁闷的心情就豁然开朗了,她说的没错,伴驾,也许并不是件坏事,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嘛!要想从这里走出去,伴驾之行也许就是能从这里走出去的转折点。

  既然无法逃避,何不勇敢面对它呢?

  想到这,灵仙儿的嘴角也不由轻轻上扬。

  没想到皇宫真的是太大了,跟着史公公东弯西拐的走了大半天,脚都酸了,却还没到,这时开始后悔没听史公公的话,坐马车来。唉!原本想走走路,就当是活动活动筋骨,没想到……唉!……

  足足走了近一个时辰才看见听政房的大门,老远就见皇上身边的德公公急急的奔来,满面焦急

  “哎呀!我的公主奶奶,快点进去吧,皇上正找你呢!”

  灵仙儿抱歉的对他笑了笑,就马不停蹄的随他进了听政房。

  踏进听政房,一股压抑的气息扑面而来,灵仙儿小心看了一眼坐在榻上阴沉着俊脸的皇上,忍着脚上的酸痛,对他福了福。

  低着头小心翼翼道“对不起,迟到了,下次我会早点来的。”

  半响没听到动静,小心抬起头刚好对上陈霄天恨恨的双眸,灵仙儿赶紧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走上前为他倒了一杯茶。

  陈霄天“哼!”一声就转头翻阅桌上的折子,不再理灵仙儿,脸色却没那么难看了。灵仙儿只好立在他旁边,心里把他腹诽了一翻。

  陈霄天认真的看着折子,脸上时而露出欣喜,时而又眉头紧皱,灵仙儿禁不住有些好奇,悄悄凑上前正想看看,不提防门外传来德公公的声音

  “贤王殿下到!”

  就见一个身着象牙色的翩翩公子走了进来,

  灵仙儿有瞬息的恍惚,怎么象是在哪见过?

  “臣弟参见皇上,”翩翩公子优雅的行了个礼,瞟了一眼仍旧发愣的灵仙儿,微微扬了扬嘴角,

  灵仙儿掩饰的笑笑,低下头。

  “你来了,快过来看看这条参见,朕觉得提得有些意思。”陈霄天抬起头笑着招呼贤王坐在他的对面。

  贤王坐了过去,又瞟了灵仙儿一眼,

  “灵儿,给贤王倒杯茶来。”陈霄天一边和贤王说着一边向吩咐着灵仙儿。

  恨恨的瞪了陈霄天一眼,有没有搞错,还真当我是个使唤丫头呢!

  小心的端起一杯茶送到贤王跟前,贤王看了看灵仙儿,笑着对陈霄天说“皇上想见那参见之人,可不就在眼前。”

  “呃?是你参的?”陈霄天是笑非笑的看着贤王。

  贤王却指着灵仙儿笑道“哪里是我,正主在这呢!”

  灵仙儿一脸迷惑的看着同样迷惑的陈霄天,

  贤王看着灵仙儿,意味不明的笑了笑道“怎么,这么快就忘了,陈霄安!”

  陈霄安?名字好象在哪听过,可就是想不起来。

  见灵仙儿仍旧没想起来,贤王的脸上有些暗然,又提示了一句“还记万人节那天,在茶舍……”

  万人节,茶舍,陈霄安,哦!想起来了,灵仙儿又仔细看了看他,是他!那双妩媚的凤眼,可那销魂的声音却不是,不知上次下毒之人是不是他?

  灵仙儿脑中飞快的转着,双眸却定定的看着贤王的双眸,希望从贤王的眼中能看见她想知道的东西,可那双眸明亮清透,没有任何杂质。心里不免的些困惑。

  突然闻得陈霄天一阵干咳声,“这个参见是你参的?倒是让我看走了眼,看不出你对国家政策也很感兴越嘛?……灵儿!……灵儿!……”

  呃?灵仙儿回过神,转过头见陈霄天恶恨恨的瞪着她,双眸中还带着一丝恼怒,灵仙儿眨了眨眼,有点不明白,他好象在生气?

  忽瞟见贤王望着她贼贼的笑,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双眼一直盯着贤王看,没留心陈宵天在和她说话。只好低着头,沉默。

  “朕问你话为什么不说?”陈霄天冷漠的问道。

  唉,真是伴君如伴虎,半点也不能马虎呀!

  “我那天只是胡乱说的,不信你问贤王殿下”灵仙儿垂着眉,小心翼翼的轻声道。

  陈霄天瞟了一眼贤王,贤王赶紧笑道“想来灵儿姑娘是随口说说的,要不然也不会掩去女儿之身,出现在茶舍,如不是这样本王又怎能见识姑娘的才华,还着人将此参见呈以皇上。早知你是皇上的侍女,本王就不这么多事了,”

  灵仙儿瞪了贤王一眼,只觉得此番话不象是在解释,倒有几分在火上浇油。果然陈霄天的脸越来越阴沉,看她的眼神也越来越冷。

  却不料,贤王顿了顿又自顾自的说了一句更要命的“不知那天和你同行的那位兄台…….其实我是很想认识认识的,……”

  灵仙儿恶狠狠的瞪了瞪脸上仍挂着笑意的贤王,总觉得今日这事是他故意的,不由对他翻了翻白眼,难道让皇上对她发火对他会有什么好处不成?

  忍不由又看了贤王一眼,却见他双眸中闪过一丝狡吉,不由愣了愣,果然他是不怀好意的,可她也没得罪他,他为什么要害她呢?

  “朕的肩膀有些酸,灵儿!替朕揉揉,”陈霄天微眯眼,冷漠地对灵仙儿说道。

  呃?揉肩?灵仙儿忍不住又恨恨的瞪了贤王一眼,这回你该满意了吧!

  郁闷地走到陈霄天的身后替他揉肩,因为三人的沉默使房中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贤王缓缓合上折子,站起身对陈霄天道“皇上,臣弟家中有事先告退了”

  陈霄天也不睁眼,只轻轻摆了摆手,陈霄安走到门口突然回头对灵仙儿诡异的一笑,就在眼前消失了,灵仙儿彻底糊涂了。

  陈霄天微闭着眼,一副很受用的样子,可灵仙儿的双手却已是酸软无比,两脚更是不堪重负,原本就酸痛又站了这么久,真想坐一会!

  “皇上,累了吧,不如你先躺一会,我等一会再来?”见他没出声,正准备悄悄离开,冷不防被陈霄天一把拉入怀中,灵仙儿惊魂末定就听见他冷冰冰的声音“贤王刚走,你也想走了?居然敢在朕的眼皮底下和他眉来眼去的,当朕是瞎子吗?!”

  啊?!你那是什么眼晴?没看见她对贤王恨恨牙直痒痒,还和贤王眉来眼去?亏你想的出来。

  “我的脚太累了,只想找个地方坐一下而已”灵仙儿有些气恼的瞪着陈霄天,

  陈霄天定定的看着灵仙儿的眼,半响才道“是吗?既然不舒服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朕……哪里痛让朕瞧瞧……”说着就将她拦腰抱起轻轻放在榻上,

  灵仙儿一惊,慌忙道“已经没事了,晚上在热水中放点盐泡泡就好了”一边用手将脚抱着。

  陈霄天的脸色难看起来,手僵在半空,终是缓缓落下,神情有些沮丧,双眸瞟了灵仙儿一眼,坐在一旁。

  见他如此,灵仙儿心中不免有些软,柔声道“我的脚真的只是因走累了又站的太久,回去泡一下就没事了,你是一国之君,要处理的事很多,多保重身体才好,我不是……那个……不是……”说到最后竟不知该怎么说才对,反道是越说越不清楚了。

  两手扯着衣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陈霄天轻轻抬起灵仙儿的脸,妩媚的双眸中带着怜惜,还有一滩浓浓的情意浮起层层涟猗,形成一个深深漩涡将她缓缓吞没……

  “皇上,太后召你去慧宁宫有事商议。”门外传来德公公尖尖的声音,

  灵仙儿蓦然清醒忙将陈霄天一把推开,只见陈霄天的诱人的双眸中盛满恼怒,恨恨地瞪了她一眼,忿忿道“朕知道了,一会就赶去慧宁宫。”在房中度了二步,拿起茶杯猛喝了一口,回头对灵仙儿说

  “你先回宫吧,记得明日一定不要再走路了。朕现地要去太后的慧宁宫。”说完又看了一眼灵仙儿,随,拂袖而去。

  灵仙儿坐在马车上,心里觉得奇怪怎么一对上他那双诱人的凤目就会迷失自己呢?想来想去也没想明白。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她撩起帘子,正好见贤王陈霄安走过来,陈霄安对灵仙儿轻轻笑了笑,“看不出他对你倒是很上心嘛,”

  我看了看他,“你刚才为什么……”

  忽然觉得不知该如何说,他刚才那翻话说的都是事实,倒没法反驳,张了张口就算了。

  陈霄安定定的看着灵仙儿,俊眉轻轻向上扬了扬,嘴角浮起一缕是笑非笑的笑意,突然伸手在灵仙儿的脸上轻轻滑过,在她怔忡之时,人已从灵仙儿的眼前走过

  “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还要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