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跟班
作者:悠悠雨滴      更新:2015-06-26 18:50      字数:0
  恍恍惚惚灵仙儿来到一座开满梨花的亭园,一位身穿象牙色的翩翩公子站在花众中,四周飘荡着淡淡的清香,公子对着她露出灿烂的微笑,灵仙儿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他好象是自己最亲的人,他拉着她的手,漫步在繁花中,很温馨,他轻轻在她耳边低语,她脸上洋漾的幸福笑容。忽然乌云盖地,狂风大作,梨花被吹的满天飞舞,慌乱中他失了踪影,灵仙儿惊惶失措地大声呼喊,“回来,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公主……公主……”似乎听到有人在焦急的叫喊,灵仙儿想睁眼,可眼皮沉沉的,怎么也睁不开,

  “怎么还没醒?都已经四天了,你们这些医生要有何用,今日公主再没醒来,你们统统都得陪葬!”陈霄天震怒无比的声音,带着丝谯悴和不安。

  “……皇上……公主,象是中,了……不知名的毒,臣等……”一个惶恐的声音,

  “不知名的毒?!你现在给朕说你们不知道?是不是?”陈霄天冷冷的看着眼前这群吓的发抖的太医们,心也一点一点的往下沉,灵仙儿这个让他有感觉的女人,怎能就这样离开他,他还没来得及细细翻阅呢!

  回头再次看了一眼仍睡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灵仙儿,陈霄天的心竟有丝丝的疼痛。

  想起第一次在雪中看见她,她娇弱的身子站在雪中,大红的披肩映在白雪中,美得让人眩目!她轻轻靠在他身上,那样自然温馨,不带半分的娇作,在那一刻,心灵深处被轻轻划过一道裂痕,从来没有的感觉,陈霄天的心里荡漾起层层涟漪.

  美人他见得多了,可从来没有上过心,他是皇上,女人对他都是殷情妩媚,抚眉贴耳、挥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可是在灵仙儿的生辰上,灵仙儿对他态度却是180度大转弯,让他气愤不已,她竟敢冲撞他!…….难道真是因为那个叫尹怡风的?

  尹怡风!想起这个名字,陈霄天的心里隐隐泛着恨意,他居然还敢拿剑指着他,让他给一个保证,不然就带起灵仙儿走!哼!想的末免太天真了吧,他是谁?乃堂堂一国之君!岂会受你威胁!灵仙儿乃是和亲的公主,岂是你说带就能带走的!她注定是我皇家之人,是朕的人,岂容你染指!

  不过回想起尹怡风临走时欲言又止,眼神中复杂难辩的神情,心里不免有丝疑惑。

  “公主醒了!公主醒了!……”春雨惊喜的大呼,陈霄天从思绪中清醒,迫不及待地冲到床边,见灵仙儿微微睁开双眸,虚弱的笑了笑,陈霄天的紧张心一下子松懈下来。

  她,总算是醒了!

  紧张的太医们也大大的松了口气,伸手拂去额头上的冷汗!真是上天有眼啊!要不然自己还真是死得冤枉。

  “公主既然醒来,我等会了诊,也好给公主配药去。”太医道。

  陈霄天冷冷的瞟了一眼面前这群太医,没有做声,从床边离开.太医们赶紧上前,春雨也起身让开,看着太医时眼中却闪过一丝讥屑.

  太医们终于都退下去了,陈霄天坐在床边,关切的看着灵仙儿,“你现在觉得好点没?”

  灵仙儿轻轻点点头,见陈宵天脸上多了几分谯悴,眼圈下有明显的暗影,心里也不由生出几分谦意“我没事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陈霄天握着灵仙儿冰冷的手,有些不确定“你真的……没事?”

  灵仙儿马上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陈霄天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站了起来

  “我晚些再来看你”转身走出房门,他已有四天都末能好好上早朝呢!不能再担搁了。

  灵仙儿安静的躺在床上,看着屋顶,心里对自己这次奇怪的昏倒也有些了然,细细想来,那个神秘人所对她那样肯定的说,她是他的,恐怕其原因在此吧。

  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怪怪的!

  不过就目前而已,也许是件好事,只不知那神秘人何时会现,到那时她又该如何办呢?

  尹怡风你到底在哪?知道现在我很需要你陪在身边吗?真的很想你,这里到处是危险,我真得很害怕!想起那奇怪的梦,难道说我再也见不到你呢?……

  “公主,来喝药吧”春雨端着药坐在床边,灵仙儿轻轻摇了摇头,不想喝了,此刻她心中那苦涩的味道……

  “喝一点吧,只有养好了身子骨,公主才有力气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春雨看了灵仙儿一眼,眼晴盯着碗里的药,“其实公主的心思,奴婢怎会不知,只是现在咱们在宫里,有些事得从长计划,慢慢的来太急反而会坏事,”

  有些惊讶的看着她,灵仙儿没想到春雨竟会这样为她着想,心里顿时暧洋洋的,眼角有些湿湿的.顺从的喝了她手中的药,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这一次灵仙儿又在床上呆了两个月,连一年才举行一次的开年(相当于春节)也没能参加,春雨因为她的原故留在宫中也没能去。

  听宫中去的人说那日可热闹了,皇上陈霄天和太后带着王公大臣们和几个嫔妃在天坛举行了胜大的祈福仪式,全国上下一片喜庆.

  胜大的烟花连深居宫中的灵仙儿和春雨也能依稀看见,那满天的火花飘浮在半空,形成一道眩丽的风影线。

  两个月里,陈宵天隔三叉五的过来看看,也没再有过热的举动,双眸中有明显的恼怒和隐忍,看到这种结果,灵仙儿的心里还是感到一丝安慰,至少目前是安全的.

  而那个让她心惊的神秘人居然也没再来,真是值得庆贺的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没能见到李月如进宫来探视,

  尹怡风的消息更是半点也没有,曾让春雨想法回李月如府中探探也因种种原因而夭折。唉!如今才深切体会住在皇宫深院有多么不方便!

  总算可以出门走走了,看着已近春意的亭院,踩着碎石路,迎着略带寒意的春风,耳边是小鸟悦耳的叫声,灵仙儿的心情也变的愉快起来,唉!能在外面多走走,竟然也变的有些奢侈。

  啊!好好享受一下吧!忍不住伸展一下手脚,弯弯腰,哇,好久不活动,身子都僵硬了,真该活动一下了,从明天开始做瑜珈!

  “瞧你的样子是没事了,”冷不丁传来那带着磁性,低沉而性感的声音,还是把灵仙儿吓了一跳,

  灵仙儿连忙站直,刚做一个下弯动作。

  陈霄天轻皱了皱眉头看着灵仙儿,灵仙儿意识可能是她刚才的动作对他而言太不成样,难堪地笑了笑,有点郁闷。

  “既然如此,明天就在听政房来伴驾吧。”陈霄天面对着前方,漠然道。

  呃?伴驾?什么意思?

  灵仙儿有些茫茫然,嚅嗫道“我……没听明白.”

  陈霄天回头深深的看她一眼,双眸中有太多意味不明的东西。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了“早朝后在听政房候着。”

  灵仙儿不明所已然,呆呆的站在那,他到底想怎么样?让她天天对着他,岂不是一点自由都没有了?好歹她也是个公主嘛,怎么就成了跟班的了?郁闷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