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皇上的戏弄
作者:悠悠雨滴      更新:2015-06-26 18:50      字数:0
  北风呼呼的吹,像是要将大地吹裂。

  灵仙儿望着窗外被风吹的摇摇欲醉的扬柳,心也被风吹落,不知飘荡到何方?

  自从那日生辰后的第二天,皇上就下旨,让她进宫居住,说是公主生性顽劣,需先进宫熟悉熟悉环境,以免日后生出事端。

  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就让灵仙儿提前入了宫。

  这时她才真真体会什么是皇权,什么是至高无上的权力!什么是强权下的无奈!一个没有任何谈判筹码的和亲公主是没有选择权力的!

  抚摸着手中的玉佩,灵仙儿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念着尹怡风,想起和他在灵秀山的日子,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进宫已有半个月了,她也有半个多月末曾知道关于尹怡风的任何消息,李月如也一直没进宫来看过她,不知是不是皇上不让,总之她象是被这个世界忘记了。

  刚进宫时很担心皇上会来,可奇怪的是皇上竟一次也没来,虽然心里有些疑惑,却也有些放心,半个月过去了,心也渐渐平稳。

  “公主,你要不弹会琴吧,总是那样坐着发呆对身体也不好,况你本来身子骨就弱,要保重些才好,毕竟身子是自己的。”春雨担忧道,

  灵仙儿看了看她,心里也觉得有些对不住她,别的丫头跟着主子吃香喝辣的,而她跟着她却是受苦,进宫也是她主动要求的,说是侍候她习惯了,令她很是感动。

  灵仙儿对她微微笑了笑,是啊!身体才是自己的,她可不想一生都在这冰冷的皇宫中度过,何况她还想着去找尹怡风!

  思及此,心中蓦然开朗,灵仙儿重重的伸了个懒腰,啊!舒服多了。

  轻轻抚上琴,一曲清快的谙符从指尖滑过,灵仙儿忍不住轻声唱到

  “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交侍,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她一遍又一遍的唱,只觉得心情也越来越愉快,带着丝捉狭,看着春雨惊奇,不可置信,还有一丝羞涩的表情。

  门突然被推开,一股冷风迎面而来,灵仙儿和春雨愕然起身,门外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皇上!”

  春雨惶恐下跪,灵仙儿一时愣了,只见他摆了摆手,春雨退出去随着带上了门。

  “看来你的心情满不错的吗,”陈霄天微眯着凤目,脸上带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灵仙儿垂眉对他福了福,淡言道“不过是偶然唱唱,倒叫皇上笑话了,如有冲撞之处,还请皇上见谅,”

  陈宵天淡淡的扫了灵仙儿一眼,笑道“几日不见,你也没什么变化吗?……这歌倒有些意思,不知叫什么?”

  “女人是老虎”小心道,灵仙儿的心里七上八下的,表面仍是淡淡的。

  “呃?女人是老虎?呵呵,有点意思,你做的词和曲?”陈霄天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

  “嗯,不是,以前听别人唱过,觉得好听就记下了,今日想起就随意唱起,没想到皇上会来…….”灵仙儿轻轻咬了咬下唇,好不容易这么开心就被你破坏了,心里那郁闷。

  “过来,”陈霄天轻声唤道,

  呃?灵仙儿疑惑的抬起头,望着他明亮黑漆的凤目,双眸中带着少有的一丝柔软竟是说不出的诱或,

  权衡再三,灵仙儿还是小心地向他走去,刚走到他跟前,他手一揽就将她拥入怀中,

  灵仙儿受惊般的推开他,一脸的惊恐,耳边只听到自己咚咚乱跳的心跳声。

  陈霄天脸一寒,狭长的凤目闪着一丝愠怒,定定地看着她,

  半响,方淡淡道“你怕朕?”,

  灵仙儿低头不语,他向上前走来,灵仙儿下意识的向后退,他毫无放过她的意思,直将她逼到床边,令她无路可退。

  仰起头,灵仙儿鼓足勇气看着他,他迷人的双眸里带着猫捉老鼠的狭意,唇角的笑意在她抬起头后更加浓烈,他微微低下头,温热的鼻息拂在她脸上,令灵仙儿的脸一下子红了

  “你怕什么?怕朕亲你,还是怕朕现在就要了你?”陈宵天的声音充满诱或,一种怪异的气氛在四周漫延,忽然,他反手将灵仙儿抱起放在床上,在灵仙儿的惊呼声还末落下,他已压在她的身上,

  灵仙儿惊愕万分,忙大声喊道“皇上你乃千千君子,岂会做苟且之事!况且我还没到及笄之年….太小…….”

  “扑哧”,陈宵天轻笑出声“想不到你在这时候还能说这么多的话,你真是让朕越来越觉得有趣,怎么,现在不舒服吗?”

  他用手支着脸,故意动了动,饶有兴趣的看着灵仙儿变化莫测的脸,嘴角挂着邪恶的笑。

  灵仙儿气结的瞪着他,舒服?简直就是挑战极限!还长着那么帅,简直要人命!

  敌不动,我不动,灵仙儿垂着眉,隔着厚厚的衣服也能清晰的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呃,那个,皇上想不想喝水,我替你端来。”半天没听到陈宵天的声音,灵仙儿实在忍不住,她侧着脸,低眉顺耳道,现在能从他身下离开是最重要的。

  半响没有动静,忍不住回头看陈宵天,只见他那双明亮如漆的凤目正定定地看着她,眼神怪怪的,灵仙儿的心不由开始慌乱,伸手使劲将他推开,竟然成功了!

  赶紧下床,就听到陈宵天轻轻的笑,脸上带着愉悦和满足。

  灵仙儿恶狠狠的瞪了他二眼,气不打一处来,什么事嘛!

  陈宵天缓缓从床上下来,走向灵仙儿,灵仙儿本能的向后退,见他又走来,连忙作了一个打住的手势,

  “停!有什么话请你就站在那里说。”

  陈宵天玩味的看着灵仙儿“怎么,还想再来一次?”

  说着便作势要过来,灵仙儿紧张的摆摆手,一张脸急得通红“你别过来!……我……我有些困了,你先回去吧。”

  陈宵天懒懒的伸个腰,“嗳呀,你不说没觉得,这会我也有些困了,就先在你这睡一会吧。”说完就径直走到床边,翻身睡下,临了还不忘说一句“你不是也困了,一起睡吧,天这么冷,两个人还可以相互暧和暧和。”

  看着陈宵天佯装睡下,对着他的背翻了翻眼,这时知他是故意刁难,灵仙儿的情绪也渐渐平稳下来,深吸了一口气,坐在桌前,盘算着怎样才能让他离开,得想个什么法子呢?

  正想着头发被人轻轻理理了,还没反应过来,一双温热而有力的大手将她的双肩轻轻环住,陈宵天将脸紧紧贴在灵仙儿的脸上。

  真是要命,这么亲密!他是不是会轻功?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灵仙儿只觉得心几乎要从胸腔中蹦出来,紧张之下,她在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说要冷静!要冷静!

  只觉得陈宵天在耳边说了什么,竟是没听见,心里越发紧张窘迫,他不知是不是发现了,竟将唇在她的脸上,颈上若有若无的点,她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意识也变得有些迷糊,感到他温热的唇轻轻盖在了她的唇上,脑子只觉得“轰”的一声,一股灼热的热浪迅速传遍全身,身体禁不住轻轻颤动,

  感觉到灵仙儿微弱的异样,原本轻柔的吻,迅速化成排山倒海的狂热,灵仙儿几乎要致息,呼吸被完全夺走,身子软软的偎在他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陈宵天才将灵仙儿放开,一双凤目情意迷蒙的看着灵仙儿早已迷失自己的双眸,“你真美!美得让人情不自禁,真想现在就要了你……”

  他低声细语,手轻柔的顺着灵仙儿的脸向下慢慢滑……灵仙儿只觉得身体好是有一团火,在烧,在不断的烧……

  突然,一股巨大的疼痛,象是要将她的五脏六府撕碎,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滑下,这时听见到陈宵天惊慌的呼叫,灵仙儿的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