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穿越
作者:望蝶清客      更新:2015-06-26 18:48      字数:0
  现在的工作可真不好找!

  公交站牌下,泉水凝边等车边在心里抱怨,念了几年大学,白搭!还是一样找不到工作!

  不是经验太少,就是资格不够老!不是学历不太好,就是刚刚毕业没人要!现在的社会啊!真是让人无语问苍天啊!

  偏偏她学的还是最冷门的古汉语文学!当时选专业时只想着自己的喜好,学起来比较轻松容易!哪想得到毕业后的艰难啊!况且!也没人告诉过她这些啊!

  现在想想,真是悔不当初啊!当时她脑袋一定是被驴踢了!如果上天能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一定……算了!想这些有什么用?还是顾着眼前吧!

  这大日头晒得!抬头,看看太阳,正在头顶!人家都说了,夏日炎炎正好眠,可是悲惨的她却要为了生活四处奔波,受人冷眼!真是不公平啊!

  好像听说今天是高温天气,据说是本市有史以来同时期最热的一天!还是先回吧!工作的事急不来,中暑可就不好了!要不然她真要哭死了!

  可是……为什么她会感到头重脚轻?还胸口发闷?还有,太阳……怎么不见了?天,黑了么?随即身子一软,失去了知觉!

  头,有点疼!不!是很疼!好热!好冷……冷?开什么玩笑!现在可是三伏暑天,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怎么可能会冷?她一定是被晒糊涂了!

  对了,方才,她好像是在等车来着,然后,貌似有些中暑!还真中暑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过,有谁能告诉她,现在,她这是在什么地方?如果没感觉错的话,那么,她应该是躺在床上的,可是,她又是怎么过来的?

  莫非,是遇上了那传说中百年难见的好心人?不会吧!她有那么好的运气?

  下意识的想要睁开眼睛,可是,此时的眼皮,却仿佛黏在了一块儿,任她如何努力,终是无济于事!

  见此,泉水凝也只能暂时的认命作罢,然后,暗暗的在心底长叹口气,随即,安分的耐心等待!

  “醒了没有?”

  好淡漠的声音,貌似,还透露着浓浓的厌恶不屑,话说,她这是被人嫌弃了么?不过这人是谁?

  “没……没有……”

  另一个满是慌乱的女声突兀的在身畔响起,即时,狠狠的吓了泉水凝一跳!

  这声音,离她也未免太近了些吧?还有那显而易见的恐慌惊惧,这个……有必要怕成这样么?

  “仔细点照看!”

  还是那个疏离淡漠的声音,之后,沉稳的脚步急速离去,直至渐不可闻!

  算了,反正这些事也和她没关系,她又何必闲吃萝卜淡操心?还是早点儿弄清楚情况的好!

  一念及此,泉水凝不由得定了定神,感觉自己比先前能略好些,方才艰难的撑开眼皮!

  模模糊糊的,好像有些看不清楚的样子,眼睛也有是说不出的难受,话说,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用力的闭上眼睛,泉水凝在心底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方才再次睁开!

  还好,总算是看得清周遭的东西了,只是……谁能告诉她,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粉色的华贵床帐,同色的精致流苏,还有身下这细腻的雕花床榻……话说,她这是出现幻觉了么?还是说,她还没睡醒,正在做着那不着边际的大头梦?

  “公主!”

  忽然之间,满是欣喜的惊呼之声突兀入耳,即时,引得泉水凝不由得侧首相望!

  头梳双髻,身着繁复的古代衣裙,观其形容,大概只有十四五岁,话说,她这是在做梦吧?

  不过……再次侧首,泉水凝有些无语的望向自己那处于锦衾之外的光滑手腕,还有,那系在腕上的银丝细线!

  悬丝诊脉么?有必要弄得这么玄乎么?还是说,只有这样,才能体现那个所谓的医术高明?

  话说,这梦也未免有点儿太过离谱了些吧?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虽然,她平日是有点儿喜欢胡思乱想的毛病,但,也不至于折腾成这样啊!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算了,反正也只是个梦而已,没必要计较那么多,所谓既来之,则安之!还是顺其自然好了!

  恍神之间,腕上的丝线已然被那守在身边的小丫头解下,之后,交与那守在床头的小婢子手上!

  之后,便听的那宽大的云母屏风之外,一阵悉悉索索的低语之声,随即,便见人影绰绰,很快的,一切便重归宁寂!

  “公主……”怯懦的犹豫呼唤之后,那守在身侧的小丫头谨慎探询,“公主可是哪里不适?”

  见此,泉水凝方才收敛了心神,随即,挣扎着想要起身,只是,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已是周身酸软,全然无力!

  “公主!”

  一声轻呼之后,那原本就守在身畔的小丫头连忙近前,之后,小心的扶着泉水凝坐起!

  “你……”

  别扭的依靠在那小丫头的怀中,泉水凝不甚自在的开口,只是,暗哑的声音刚刚溢出,便觉得喉间彷如吞下了火炭一般,干涩刺痛!

  话说,她这到底是怎么了!不就是有些中暑么?怎么现在的感觉到像是去了半条命似的!这其中难道真的没什么误会么?

  “公主且莫心急!”

  轻声的劝慰之后,那扶着她的小丫头侧首,向着守在床头的婢子使了个眼色,即时,便见那婢子向着泉水凝无声的行了一礼,之后,悄然退却!

  “公主方才醒来,想必身体定是有些不适,先前,奴婢便命人炖好了参汤温着,如今正好取来,给公主提些精神!”

  细心的扶着泉水凝倚坐床头,那丫头侧身,又从床尾守着的婢子手中接过软枕,之后,小心的替泉水凝垫在了身后!

  直到此时,泉水凝方才有了打量周遭的心思,只是,方才抬目,便见原先那悄然退却的婢子手捧托盘,恭敬的无声近前!

  “公主!”

  小心的从那托盘之上取过汤盅,那床畔落座的小丫头轻执玉勺,细心的吹试搅拌!

  “公主且先将就着用些,权当是润润嗓子好了!”

  参汤?

  讶异的睁大了眼睛,泉水凝紧紧的盯着面前的玉勺,难得的觉得有些荒唐!

  那个传说中的救命神药,如今,居然只是为了给她润润嗓子?这绝对是暴殄天物啊!

  “公主……”

  怯懦的轻唤声中,浓浓的惊惧之情显而易见,然而,下一刻,却又惊诧的怔愣当下!

  顺从的张口吞下,暖暖的感觉从喉间划过,果然是比方才略好了一些!

  抬目,看到对面那喂她的小丫头一副目瞪口呆的震惊模样,泉水凝不由得有些好笑!

  “奴婢该死!”

  回过神来,那小丫鬟连忙将手中盅盏放回托盘之内,之后,急切的跪伏请罪!

  短暂的错愕之后,泉水凝郁闷的收回视线,随即,无语的望着头顶的帐幔!

  话说,她就真的那么可怕么?还是说,她就长得那么不堪入目,打击人也不带这样的啊!

  “算了!”恢复了些气力,泉水凝无奈的抬了抬手,“起来吧!”

  “公主?”

  蓦然抬首,那小丫鬟眼底满是不可置信的惊诧,只是瞬间,复又垂首敛目!

  虽然讶异于主子今日的好脾气,但是,有些事不是她这个奴婢可以质疑过问的,所以,她只需听话照做便是!

  否则,惹恼了主子,那便不是简单的“凄惨”二字可以形容了!

  想到此处,那名唤琉璃的小丫鬟生生的打了个寒颤,随即,越发的谨慎恭顺了!

  起身,那小丫头却不敢再越雷池一步,只是谨慎的在床前的绣墩上落座!

  从床头那端着托盘的婢子手中取过汤盅,再次的执起玉勺,那小丫头有些忐忑的细细吹试!

  再次的咽下一口参汤之后,泉水凝抬目,细细的打量着周边的境况!

  所谓东瓶西镜,果然不是空穴来风,以前总听人说,今天,算是真正见识到了!呃……虽然是在梦里!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今天这梦,未免也太过真实些了吧!她几乎都要信以为真了的说!

  还有这屋里摆放的东西,虽然她不是很懂,可是,绝对不会是一般之物!

  话说,这还真是阔气!人说千金闺阁千金闺阁,果然是名副其实“千金”闺阁啊!想想都觉得牙疼!

  略略的打量了下那屋中侍候的一应婢子之后,泉水凝收回目光,饶有兴致的望着眼前喂她参汤的小丫头!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压住心底的慌乱,那小丫头垂眸低首,“回公主的话,奴婢名唤琉璃!”

  “琉璃?”轻轻的重复之后,泉水凝再次询问,“平日里便是你在我身边侍候?”

  现在的这番情形,眼前这小丫鬟的地位明显比其他婢子略高一等,所以,也只有这样才解释的通了!

  “是!”

  “你不好奇吗?”既然是梦,那么,若不好好的玩玩,岂不是对不住自己?“我居然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那琉璃越发的恭谨小心,“奴婢愚钝,还请公主示下!”

  “简单地说!”扫视了床侧侍立的其它婢子,泉水凝有些坏心的宣布,“我不记得了!”

  “公主?”琉璃有些诧异,只是心下却更为谨慎,”公主是说……”

  “不记得你,不记得她们,不记得这里是什么地方,甚至,不记得自己是谁!”无视那满屋的婢子震惊的神情,泉水凝依然我故,“所以,琉璃可以解释一下吗?”

  “公主!”这次,琉璃是真正的失态了,只是,语气中,依然带着丝丝侥幸,“这……真是这样的吗?”

  “当然!”

  话语方落,便见琉璃满目惊惧,甚至于,手中的汤盅,也已失态的打落在地!

  “来人!”反应过来之后,琉璃连忙大声呼唤,“快去前面请严御医回来!不!入宫,去太医院请御医,快!”

  即时,便有小丫头答应着匆忙离去,而此时的泉水凝,却是安静的倚在床畔,坏心的看着一众婢子惊慌忙乱,心下,却是有些惊叹!

  话说,这个梦,还真是真实的令人迷乱啊!不过,倒挺蛮有意思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