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十年
作者:青烟渺渺      更新:2015-06-26 18:46      字数:0
  令武国两大权力者关注的主角陈阳,此时却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被附加上了一个婚姻,后者居然就是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

  此时的小丫头正丝毫不见刚才的怯弱,脆生生的叫道:“阳哥哥,不能叫人家小黄,我家的小狗才是小黄,人家不是黄毛丫头,人家叫杨菲儿。”

  陈阳笑眯眯的摸着杨菲儿的小脑袋,一副老学究的样子:“好,不叫小黄,叫菲儿。”

  “阳哥哥,刚才你讲的白骨精和老夫子教我的根本不一样,这世间女人都是在家相夫教子,怎么能抛头露面,堂而皇之的做买卖呢?”杨菲儿显然认为陈阳讲的故事太过离谱。

  “为何不能?女人也是人,这个社会就是由男人和女人组成的,两者共同创造社会财富,人类才能进步。比如盖房子,一个人可能两个月才能盖好,两个人一起干可能一个月就能盖好。”陈阳说道。

  小丫头歪着脑袋想了会,说道:“对啊,既然这样,为什么现在女人都要藏在家里不主来呢?如果我武国的男人女人一起干活,国力会更加强盛的。”

  陈阳惊讶的看着这个眼中闪烁着兴奋光芒的小丫头说道:“没想到小黄对治国安邦还很关心啊。适才我见你对算学很是感兴趣,想不想学一种新的计算方法?比老夫子教你的那套可强多了。”

  “真的吗?阳哥哥快点教我!”小丫头满眼的小星星,拉着陈阳蹦着说。

  ——————————

  宣城的人们依然在平静的生活,皇帝对这个小城简直是圣眷有加,几年前又下旨免税二十年。

  北方的冬季就是如此寒冷,这场雪已经下了一天一夜依然没有停的意思,宣城被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飞雪之中。到处是一片纯净的白色,映衬这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小城好像童话里的世界。

  宣城近几年风调雨顺,人们在这寒冷的冬季尽可能窝在家里,地窖里充足的粮食让宣城的人们在百无聊赖的冬季可以尽情的放松。偶尔有孩子们在院外堆雪人发出清脆的笑声,震下了屋檐上悬着的几片积雪。

  远处宣城郊外的青山上,岁月没有给这座大青山增添丝毫痕迹,巍峨的山峰依然陡峭,大部分全被积雪掩盖,只有呈九十度角的巨大山石可以隐约露出不平的凸凹,散落的不老青松依然耸立,为这座白皑皑的大山增添了一丝绿色。

  肉眼看不到的是,一道年轻的身影猿猴般飞速的从半山腰飞速的往山顶冲去,滑滑的积雪仿佛不能阻挡他的前进。

  身影或用手或用脚,轻点一下稍微凸出的山石和积雪下枯黄的草根,身体便如同被人从上方拉扯一般往上窜去。

  从其身手看来,放眼整个武国,如此年轻而拥有如此身手的人可谓少之又少。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攀岩,还要躲避山下的老人随手弹来的石子。一颗颗拇指般大小的石子呼啸着从下方射来,带着一股股劲风直射年轻人矫健的身影。

  年轻人身法愈发的飘忽,忽左忽右,毫无规律定向,往往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飞啸而来的石子,还未等旁边被石子打中的山壁爆发出的大团飞雪和碎石沾身,便一个起跃向上窜去,几个起落双脚已稳如泰山的站在了山顶,挺拔的身影仿佛这满山的青松。

  只留下满山被石子激起的团团的飞雪,缓缓的向下落去。

  年轻人略作停留,脚尖点地,“哗”的一下如果一只大鸟向山脚飞去。

  此时又是一阵密集的石子从山脚射出,年轻人却毫不在意,闲庭信步的躲闪开来,片刻已是落至山脚。

  这一年,宣城依旧大雪纷飞。

  这一年,陈阳已是十七岁。

  十七岁的陈阳如今已经无须去拿着扫帚扫地了,他永远无法忘记十岁的某一天,拿着那把被磨得很短的扫帚扫地的时候,绑绳老化的再也无法承担天天被驱使的命运,断裂开来。

  于是根根硬茬散落的瞬间,令陈阳惊讶的是———一把通体漆黑的剑从中掉落。

  由于剑尖正巧朝下掉落,这把被一个普通的扫帚雪藏了不知多少年的长剑,凭借自有落体加上自身的重量,在陈阳惊讶的眼光中,一半没入了青石地板中。

  “断帚剑露,小少爷,你终于可以勉强有资格学习这套剑法了。”万老不知何时已经站立在陈阳身旁。

  此刻的陈阳依然还没有被这把剑的震惊中缓过神来,愣了半天才笑嘻嘻的问道:“万老,你怎么把这把剑藏在了扫帚里?如此宝贝你为何不早拿出来。”

  “嗡”的一声,万老略一伸手,长剑便被吸至手中。

  万老轻抚着长剑,苍老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却转瞬即逝,如果陈阳看的不仔细真会以为是错觉。

  这老家伙,万年不笑,看到这把剑却像见到了老相好一样的温柔,见鬼了。陈阳暗自想到。

  此时却听到万老缓缓说道:“此剑,名为墨攻,削铁如泥,断山开石。老夫受人之托雪藏多年,现交还与你。”

  说罢手腕一抖,甩过墨攻。陈阳接过入手一阵冰凉,一股冷冽的寒气自剑身散发而出。

  陈府的下人们从此便发现小少爷手中多了一剑状物体,外面用上等的犀牛皮包裹,没有人见过里面到底包的是什么。

  于是陈阳终于明白万老为何一直让他运行真气扫地,只因陈阳每挥动一下扫帚都会带动真气的运转。

  而地面上的青石上的条条不规则的线路显然是万老事先画上,陈阳扫地时往往不自觉的就会踩着条纹挪动,于是每挪动一步都是在练习这套未知功法的步法。

  脚踩步法自然的挥动扫帚便是整套功法。

  陈阳真是感叹世间居然有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自己扫地也可以练功。

  而陈阳屡次问万老这套功法的名字,无奈老头子死活不开口。记忆里自己那个便宜未婚妻的爷爷貌似知道这套功法的来历,陈阳下定决心一定要勾引杨菲儿把这套看来很牛的功法来历打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