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章 归隐(大结局)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一阵厮杀!地上又倒下了一大片敌人……

  何永兴望着远处的白兰背影,何永兴觉得这次真的是该永别了……

  “啊……”敌人又冲来了,来一个!死一个!

  “杀了他!连升3级!”啊顿叫道。

  顿时,利益的诱丶惑是巨大的!人性是贪婪的……

  “哇……”“呜哇……”“啊……”“呜……”

  上来一批人……何永兴挥刀绝不拖泥带水……

  何永兴一口气砍杀十几人!眼色都没有任何变化!简直就是一个杀人如麻的疯子!

  敌人又惧怕了,开始退后了……

  啊顿被气得鼻子又流血了……

  “我们还有一百人!包围他!消耗掉他的体力!为大家报仇啊!还有连升3级啊!”啊顿开始鼓道。

  何永兴终于知道一点点为什么啊顿可以做上统帅了……

  但是敌人们还是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实在是被吓怕了……

  何永兴在一旁借机喘丶息,冷笑着看着敌人……

  何永兴想起了以前的一幕……

  张大德依然抵挡众人,没有敢上……

  是自己把他砍了……多么威风!

  何永兴希望这里可千万别有这样的一个人啊!

  “啊啊……”啊顿气得哇哇叫,又吼道:“谁杀他!连升3级!并且禀告国王赠于爵位!”

  “哇……”敌人开始动心了,那可是直接成了贵族啊!多么光宗耀祖!

  百试百灵,抓住人的梦想!抓住人的贪婪!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一起干吧!谁拿到了爵位互相照样下就好了!”一个士兵说道,然后一古脑冲来。

  敌人又开始敢冲了。

  何永兴开始激战。

  白兰还在跑……茫茫黑影里,白兰一个人在平原上奔跑。

  白兰停了下来,休息一会,她实在太累了……

  突然,白兰意识到。

  “有人追来了?四五个……何永兴、何永兴没事吧!”白兰担心的想道。

  还没等白兰准备好,敌人已经追到了白兰,开始攻击了。

  几个回合。

  敌人全部被白兰干掉了,白兰千人长的位置可不是跑进刘仲强房间得到的。

  白兰继续跑,因为后面还有一些敌人……

  同时,何永兴还在厮杀,与百倍与他的敌人厮杀。

  但是何永兴感觉很快乐!何永兴杀得眼红了,杀得天昏地暗……

  “噗!”何永兴中箭了,敌人施放的暗箭被何永兴一一躲避后,终于中了一支。

  “中了!成功了!”放箭着躲在何永兴不远处的草丛里,正在欣喜若狂,但是被何永兴发现了,放箭者还在笑,恐怕是想道啊顿一定会给予他什么奖励吧。

  何永兴一个箭步就冲了上来,一刀划下,连草带人……齐齐拦腰斩断……那人笑着死了……可见何永兴的刀到底有多块……

  何永兴发现自己挥动大刀越来越吃力了,何永兴很是开心,心想:“这样才有趣……哈哈……垂死挣扎……已经多久没有试过了……”

  “左拜……魔族……”何永兴突然想起了那个可怕的家伙。

  何永兴暗笑道:“左拜!不知道,现在的我,能否真正与你战上一场呢?”

  何永兴在自言自语……

  此时,白兰又是一个摔跤。

  倒在地上的白兰呼着大气……

  “不行了……走不动了……”白兰感叹道。

  敌人也追来了,很快,白兰从地上爬起来,迎敌。

  是三个人!三个人同时白兰攻击而来。

  白兰抵挡了两人的攻击,但是上气不接下气的她,始终还是被敌人打中了……

  “臭娘们!”一人怒骂道。

  白兰的剑已经被打飞,掉在自己跟前,白兰想去拿,但是被敌人一脚踢开。

  敌人用剑顶着白兰脖子,说道:“为了你!可是死了我们不少兄弟啊!”

  “原本是想要直接杀你的!但是……杀你之前怎么也要补偿一下吧!”那个人奸笑道。

  白兰仇恨的看着他。

  “喂!别露出这种表情!”男人一脚踢倒了白兰。

  “去极乐世界之前还能爽一下!多少人想要都不行呢!还不知好歹!”男子喝到。

  白兰真的是全身无力了,甚至差不多连手腕都提不起来了……

  白兰越想越气,眼泪都快出来了。

  白兰想咬舌自尽,但是被敌人发现了,想死都不成!真是倒霉!

  敌人捏着白兰脸蛋叫:“别想着死啊!你那么快死掉了,多么没意思……大爷我还没有爽呢!”

  白兰想起了何永兴。

  白兰担心何永兴……

  “只要你不死!我就不会死!”

  白兰突然想起了何永兴的话……

  白兰似乎看见了刘仲强……刘仲强在召唤她……

  白兰下了决心!绝对不能死!我要证明给何永兴看!

  “我是不会咬舌的!”白兰突然坚定的说道。

  “哦?真的?”敌人惊喜的道。

  “哈哈,总算明白了吗?就是要这样,反抗的话,只会让自己更加疼苦的哦!”敌人淫笑道。

  敌人把白兰推到在地上,色迷迷的盯着看。

  白兰摸到了东西,顶在自己腰上。

  “啊!”敌人突然嘶叫着。

  白兰从腰低抽出了树枝,猛得插向敌人的眼睛。

  旁边两人立即爆叫起来:“你这婆娘!还不死心!”

  立马朝白兰冲来!

  白兰一滚,拿起了剑,准备厮杀……

  然而。白兰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三人已经成了刺猬……

  白兰看着那三人倒下了,一脸的惊愕……

  “喂!你别动了!蓝炎团唯一的女人!价值很高的!”一阵游戏熟悉的声音传来。

  陈东来了!还有刘文军他们……

  白兰开心得快哭了。她终于得救了。

  但是,何永兴呢?

  何永兴还在与敌人周旋着……敌人跟何永兴都疲惫了。

  啊顿采取的是人海战术,就是要把何永兴累死!然后再折磨何永兴!

  可是何永兴就像是个铁人一样……双眼通红,喉咙发出咆哮,大刀挥舞得呼呼作响……

  来多少杀多少……来者不拒!

  敌人一排排的冲上去……一批批的死去……

  啊顿被吓住了,看着众多的士兵倒下去,而何永兴却好像是越战越猛……面无表情……

  “怎么可能……一人只力竟然足足杀我半百士兵……太……离谱了!”啊顿震惊的道。

  何永兴脸色留着汗,但更多的是血……

  有敌人的血,也有自己的血……

  “怎么?还剩这么多?嘿嘿……”何永兴看着还剩下的士兵轻笑着。

  “喂!啊顿!等到砍你头下来的时候恐怕是天亮了吧?”何永兴嘲笑着啊顿。

  啊顿不敢出声,生怕何永兴一下子冲上来给自己一刀……

  敌人不敢上前了,手里拿着武器,颤抖着……

  敌人的脚下就像是拷着铁球,很沉重,似乎也动也动不了……

  “别畏缩啊!爵位啊!”啊顿继续说道。

  “他站着已经是很勉强了!刚才起码砍了他十几下!大家一起上!他快不行了!”啊顿叫道。

  敌人冲来了……

  军令不能违,而且还有如此令人垂涎的奖励……

  何永兴一咬牙,杀啊!

  何永兴什么也不管了,一直杀啊!砍啊!也不管自己是否被敌人砍中了……

  草原。

  “没事吧!”刘文军跑上来问道。

  白兰支吾着想要说些什么。

  “都是那般烦人将军!说服他们就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呢!”陈东接着道。

  白兰筋疲力竭倒在了刘文军身上,望着何永兴那边……颤抖的道:“那、那、那边……快、快快啊!何永兴在那……帮……我抵挡敌人……”

  “在哪?”陈东紧张的问道。

  白兰一咬牙挣扎起来,奔跑起来道:“跟我来!快!”

  一下子想起了还在厮杀的何永兴,白兰心说不出的痛!强忍着疲劳快速奔向何永兴那边……

  “上马!快!”陈东立即拉住了白兰的手,把白兰拉到了马背上。

  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会想其他,所有人都担心着何永兴……

  天已经微微亮了……

  白兰祈祷着老天……千万别让何永兴出事……

  山间的清楚,沵漫着浓浓草木清香……从树林飘向蓝天……

  而然,陈东等人越跑越是闻到血腥味……

  空气中的血腥味与树木的清香混在了一起,有些凝重和浑浊……

  越来越浓的血腥味,令人不如的感觉到恶心……

  到了!

  陈东白兰所有人都震惊了……

  遍地尸体……简直就是乱葬岗……

  长长的血流已经蔓延到了几十米开外……

  “就是这里!何永兴!何永兴!”白兰嘶叫道。

  “好厉害……”刘文军凝重的说道。

  “开玩笑吧……这里最少150左右……就凭何永兴一人……太……”肖振震惊的说道。

  其实,大家都不相信,这样的结果,太吓人了……即使是同归于尽也不可能这样……

  “不会是又有魔物吧?”一个士兵突然道。

  大家不说话,继续寻找着何永兴……个个一脸凝重……

  “何永兴!”陈辛波找到了!

  大家立马跑过去,只见何永兴背靠着一棵大树,手依然提着大刀,只是锋利的刀锋早已经成为锯齿样……可见那厮杀是多么残酷……

  “没事吧!”陈辛波连忙跑上去,试图搀扶何永兴。

  却没有想道……

  “呀!”一刀挥来!陈辛波冷汗都冒出来了,还好自己的身手好,避开了何永兴这致命的一刀。

  何永兴盯着陈辛波,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想怎么失手了?

  然后踏向前来,再次朝陈辛波砍来!

  “喂!何永兴!你怎么了?是我啊!自己人啊!”陈辛波连忙躲避起来。

  “怎么了?”陈东跑上前来疑问到。

  “哐当!”陈辛波再也避不开了,抽出剑抵挡起来。

  刘文军连忙上去帮忙,但是何永兴依旧一样,只是挥着刀,攻击着两人!

  陈东看着何永兴沉思了一会。

  白兰连忙捂住了嘴巴……白兰看见了何永兴的眼睛,双眼全是红的……连黑色的黑眼珠子都不见了……

  “你们推开!何永兴杀红眼了!他现在没有意识!”陈东从后背拿起枪,慎重的说道。

  对于何永兴,陈东还是很担心的,千万别发生一个不留神自己杀掉自己的事。

  陈辛波及刘文军也是退了下去……对于何永兴,他们两个都惧怕了……那力气!那刀风……

  “喝!”陈东提枪而上!

  何永兴也依旧来者不拒!只要敢上,何永兴便敢砍……

  “叮!”“挡!”长枪与大刀再次的碰撞……

  或许是最后一次的碰撞……

  日后。到底会发生什么?

  场上!陈东只是拖着何永兴!何永兴却是刀刀致命!

  终于!陈东的计策成功了!只听见……

  “卡擦!铛!”何永兴的大刀终于受不住陈东长枪的点射了。

  陈东集中力量攻击何永兴大刀的柄处……

  刺了起码十几下,终于把何永兴那把残破的刀刺断了。

  锯齿般的大刀折断在地,何永兴握着刀柄,依然盯着陈东……

  “上!把他困起来!打昏他!”陈东说道,随之也收起长枪。

  熊飞、肖振,刘文军,陈辛波等人,一涌而上……按住了何永兴!

  过了一会,何永兴终于不动了,躺在地上没有声响。

  “快!给何永兴治疗!”陈东立马说道,撕开何永兴的衣服,刀痕,伤口,让人胆战心惊……

  白兰连忙跑过去,看到满身是伤的何永兴,连忙摇起了何永兴,哭喊道:“何永兴!你别死啊!你答应过我……你答应过我不比我早死的啊!……我们来救你了!起来啊!”

  白兰拼命的摇着何永兴。

  满脸的泪水,这是她第一次在那么多人面前哭得如此失礼……第一次为何永兴哭喊……

  “吵死人了!……女人就是……麻烦……又爱哭……”何永兴嘴巴突然动了。

  白兰顿时傻住了,白兰是太开心了……

  “你想我死啊!伤口都被你摇破了……你就是这样的女人!不体贴的女人!真麻烦!”何永兴缓缓坐起来说道。

  “何永兴!”白兰终于笑了!

  大伙也松了一口气……

  营地。蓝炎团的营地,井然有序。

  “喂!南咯!让开!”熊飞大声的说道。

  “啊!”那名叫南咯的士兵惊叫起来。

  大家看见了何永兴回来了,还有白兰,虽然是受了很重的伤!大伙真是又惊又喜。

  “队长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南咯满脸欣喜的大叫道。

  “喂!那家伙果然是死不了呢!哈哈!佩服!”一个士兵笑道。

  “何永兴能够回来!真是让人松了口气啊!”另一个士兵也说道。

  大家都欢呼着何永兴白兰回来。

  何永兴不喜欢这样的声势,还要逞强,在担架上还大叫:“太夸张了!何必这样啊!我又不是什么大伤!放我下来!”

  没人理他,大家都知道何永兴的性格……

  白兰在一旁命令道:“不准动!你再动再叫的话……我就在你嘴里塞点东西!”

  不知道怎么着,何永兴居然听话了。

  “太丢脸了……”何永兴还是低估了一句。

  帐篷中。

  军医帮着何永兴疗伤。

  “啊!不动还没有那么疼!”何永兴叫道。

  “好痛啊!……你这个庸医,会不会看病啊!”何永兴嚷嚷道,这个铁做的人终于受不住了。

  “你这家伙!有没有听见我的话啊!疼啊!”何永兴还在叫道。

  “别把我当成衣服啊!医生就要不让我疼啊!不是把我当成衣服一样,乱缝的啊!”何永兴大骂道。

  “还不停手!再不停手!我凑你了!喂!医生!”何永兴恐吓道。

  何永兴就是这样的,疼急了就拿医生出气,全然不知道医生正在细心的救他,还把医生当成了仇人。

  何永兴捏着医生脸蛋道:“稍微缝少一点,轻一点啊!大叔……医生……”

  医生歪着嘴道:“你弄成这样还没死,还能生龙活虎的,虽然是很厉害!但是……你再叫的话我就把你嘴缝起来!”

  何永兴终于平静了……耍脾气也是有限度的……

  医生轻轻叹了一口气道:“真是的厉害的家伙……”

  “不过,你必须休息一个星期左右!否则你的伤口很容易再次裂开的。”医生又道。

  “胡说!我的身体我比你清楚!真是胡说!哈哈!2天就没问题了。”何永兴大笑道。

  “信不信如你!”医生道。

  “就算是爬在地上,我也会出去砍杀敌人!直到把敌人杀光!”何永兴阴冷的道。

  “蠢材!这样你只会白白丢掉性命!”医生大骂道。

  “没关系了……只要这次战争能够胜利……”何永兴感叹道。

  医生收拾好工具,骂道:“好了!看你两天能不能好起来!我能做的已经全部做了!你想怎么做是你的事……我管不了……”

  “那就好……嘿嘿。”何永兴躺在床上笑道。

  医生掀开帐篷,准备出去,又回头道:“还有!我是个好医生!不是庸医……哼!”说完气冲冲的走了……

  “哈哈……哈哈……这家伙……还当真的……哈哈……”何永兴被这医生逗得大笑起来。

  白兰进来了,看着全身是绷带的何永兴,有些心疼起来……

  何永兴抬起头问道:“怎么不见刘仲强了?”

  “刘仲强要开军事会议,今天去了大本营呢!”白兰答道。

  “哦!这样啊!”何永兴说完,又低头无语了。

  “嗯,很不巧……我们回来了,他却走了……”白兰道。

  “这有什么的……总之他开那什么会也只是做做样子的……”何永兴趴在床上悠闲的道。

  其实,这场战争,我们完全可以避开的。

  “你说得对!”何永兴陷入沉默,一个个死去的人,有自己的战友亲人,也有对方的人。突然间,何永兴对眼前的这一切,再也没有丝毫的欲望。

  “放手吧,我们一起隐居!”

  山清水秀的重阳山,一处木屋静悄悄地耸立在这里,没有人知道,这就是何永兴和白兰的爱巢。(完)